“嘿嘿……小美女,还是你识趣……呃……”话还没说完,小杨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变成了一种惊愕,然后又变成了痛苦!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宛如杀猪。

    一把黑色的龙形刀刺入了小杨的胸膛,然后从他背后露出了锋利的刀芒,红色的血顺着刀刃流了下来,染红了惨白的水泥路面。

    准备转身逃跑的杜瑶,马路对面那一对纠缠的男女,看到这一幕后,突然就愣住了!

    张欣扔掉手中竹签,白嫩小手伸到了小杨面前,眼神冷漠的看着他:“手机呢?”

    “放,放开我!”小杨惊恐喊道,不仅是胸口撕裂般的痛,还有那越来越沉闷的呼吸。

    “放开你你会死的,先把手机给我。”张欣眼皮都不眨一下,似乎在诉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我……我……我会死?不……不会的……”小杨脸色瞬间苍白,然后惊慌的摇头辩解着,他不相信死亡会降临在他的身上,然嗤的一声,他挣脱了胸口黑芒刀,跌跌撞撞往后退去,自言自语:“不,我只是受了伤,不会死的……呃……”

    血水突然从他口中溢出,而他也感觉胸口越来越闷,甚至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大口的呼吸,但是就像离了水的鱼,并没有任何效果!

    砰的一声,小杨倒在了地上,身体抽搐了一下后就彻底没了动静。

    一刀碎心,能坚持这么久也算是奇迹了!

    张欣无奈的耸耸肩,收回了黑芒刀,然后走到小杨的尸体前,弯腰在他口袋里翻找了一下,拿出了一款八成新的魅族4,很好,和自己的一样,使用起来也就方便多了。

    做完这些,张欣走到浑身发抖的杜瑶身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看她前凸后翘,确实有几分姿色,放在前世应该也是个被跪舔的女神级人物,尤其是看到那撕破的黑丝,映衬着雪白的美腿,张欣竟然微微心动了一下,不由叹息一声,尼玛,为毛老子就变成女的了呢?

    末世,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啊!自己真是造了孽了,男魂女身,这绝对是对她的惩罚。

    但一想到这个女人有点婊,张欣立即索然无味,淡淡问道:“会开车吗?”

    “啊?”杜瑶猛然惊醒过来,下意识往后退去,惊恐的看着张欣:“会,不,不会,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动我,我……我……”

    我了半天,杜瑶还是没想到任何威胁的话语,那诡异的手臂,竟然能变成一把杀人的刀,简直太恐怖了,张欣在她眼中就是一个杀人的怪物!

    张欣则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有车吗?”

    “没有!”这次杜瑶很果断的摇了摇头。

    张欣邪邪一笑,右手又变成了黑芒刀,轻轻架在了杜瑶的细长的脖子上:“再给你一次回答的机会。”

    杜瑶脸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浑身颤抖着,吓得都快哭了:“真,真没有,不过,他们有车。”

    杜瑶鼓起勇气,抬手指了一下马路对面最后的那个胖子,解释道:“他,他是我们主管,家里很有钱的,开的是五十多万的宝马3,还有那个人,刘光,也有车,十多万的福克斯,就停在店门口,你找他们吧。”

    “记得这么清楚,看来你们关系很不错啊,好,走吧!”张欣大有深意的看了杜瑶一眼,这个女人果然是个心机婊啊,当即扭了扭头,示意杜瑶回去。

    “我?”杜瑶都快哭了:“我没车啊,美女,求求你,放过我吧。去找他们,他们不仅有车还是都是老司机。”

    “你想死?”张欣脸色一变,已经有些不耐烦了,黑芒刀狠狠砸了砸杜瑶的肩膀。

    杜瑶吃痛闷哼一声,迫于张欣的淫威,只能答应下来,战战兢兢的走了回去。

    看到张欣胁迫着杜瑶走来,刘光一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惊恐的往后退去。而地上的崔姗姗,外面的衣衫被撕裂,黑色的小罩罩也被扯了下来,扔在了一边,当刘光从她身上爬起来后,她也立即站了起来,胸罩都来不就穿就匆匆逃去,但是可能跑得急了,也可能是高跟鞋总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固定情节设定,她一下子摔倒在坚硬的水泥地上,挣扎了几下也没站起来。

    张欣带着杜瑶经过她的身边时,她猛然打了一个冷战,下意识避开了张欣的眼神。

    “姗姗姐……”杜瑶本想打个招呼,说声对不起,但是崔姗姗根本就不看她,只能闭上了嘴巴,把对不起三个字咽回了肚子中,一个念头瞬间闪过脑海:“我真的错了吗……”

    就在这时,那两个男人突然加速逃跑,朝店门口的轿车跑去,他们一看情况不对,立即就想撤离,而崔姗姗也在此时愣了一下。

    张欣放下了杜瑶,冷冷说了一声“别走”后闪身朝

    “我艹,见鬼了啊,那女孩到底是什么怪物?丧尸吗?”胖子一边跑一边询问。

    “不,不知道……”刘光吓得心惊胆战,哆哆嗦嗦的回答。

    丧尸,还有这个女孩的出现,已经远远超出了刘光他们的理解范围,尤其是张欣静若无事的把小杨杀死的那一幕,彻底震撼了他们,极大的恐惧化成动力,奋力朝店门跑去,只想开车快速离开这个鬼地方!

    “靠,刘光,你等等我,你个龟孙——”胖子主管明显体力跟不上,跑得没十米远就累的不行不行的,只能停下来喘气,看着刘光那小子贼溜的跑掉,心中又急又气,嘴里也不干不净起来,只是还没说完,突然就感觉到脖子上一冰,一种刺骨的寒意传了过来。

    胖子惊恐的回头,果然看到了那张最不愿看到的脸,腿一下子就软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张欣面前:“美,美女,不,姑奶奶,我可没招你惹你,求求你放了我吧……”

    张欣也没去管他,直接开口问道:“车钥匙给我!”

    “车?好!这,这是钥匙……”胖子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把钥匙从裤袋上解了下来,颤抖着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