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筑壁垒阁下当年赐给的我一鞭子,是我取得今日成就最大的动力。. .——埃尔文·基恩。

    接近北方要塞,路上的行人变得多了起来,少则三五成群,多则几十上百。种族也很多样,人类、兽人、矮人、甚至是精灵、半龙人、食人魔、巨人都有。

    “哇塞!你快看,那个家伙身上的毛真的分叉!”蒙妮指着一位兽人喊道。

    人家毛分叉关你什么事儿?难道你还想开个洗剪吹帮人家做个造型?

    里奇懒得搭理她,他比较在意的是这一道哨卡两边的天壤之别。在北地,很少见到这种冒险者成群结队出现的情景。

    “格鲁斯,我们跟兽人不是敌对吗?帝国皇室为什么会允许这些兽人堂而皇之地走在大街上?”

    “您理解错了。跟我们敌对的一直都只是钢鬃大酋长,我们奥兰克帝国只跟他控制的区域接壤。在更北的酷寒之地,那里的兽人生活更加艰难,他们比邻的是冰霜巨人、巨龙的领地。由于常年作战,那里出身的兽人每个都是优秀的雇佣兵,冒险团很需要他们这些廉价而有实战经验的战士,即使是我们北地也不能拒绝这种诱惑,只是他们通常都深入山区,您没有遇到而已。”

    这个好理解,外籍劳工嘛,典型的资本市场压倒民族情绪的例证。

    “那他们这是要进山冒险?都做些什么?猎杀高阶魔兽吗?”

    “哈哈,您一定是冒险小说看多了。虽然他们遇到避不开的魔兽也会猎杀,但通常不会主动去找高阶魔兽的麻烦。高阶魔兽大多有一定的智慧,会逃跑、会避战,会呼唤同伴,并不是那么好杀的。他们进山通常是寻找药材、有价值的矿物、低阶魔兽材料。事实上,优秀的佣兵团通常也不会选择野外冒险,他们平时更乐意接一些护送、押运、守城、剿灭盗匪之类的委托。只是冬天来临了,北地这边商贸基本停了,所以小佣兵团才会想着进山碰碰运气。”

    “哦,我的印象中,佣兵团是挺高大上的。没想到他们其实就是一群干脏活累活的糙哥啊。那同样的人数,我们的城防军跟佣兵团比,战斗力如何?”

    城防军是北地最基层的军事建制,规模虽然庞大,但战斗力紧比童子军高一点,成员大多都是三阶以下的士兵。

    高文听了这种比较却很不屑:“如果是一对一,城防军的大部分人都不是佣兵团的对手,毕竟冒险也是需要一定实力的。但如果百人以上规模的战斗,我敢说奥兰克帝国九成以上的佣兵团都是不我们城防军的对手。”

    “这是为什么?”

    “野狗如何跟猎犬相提并论?”

    好形象啊!

    相比起帝国壁垒,北方要塞显得更加雄伟,宽厚高大的城墙给里奇一种巍峨的感觉,从地面看,城头的守军犹如蚂蚁。

    “奥兰克皇室为了防范我们,下了血本啊。”

    这种雄峻的巨型建筑在任何时代都是一个大工程。

    蒙妮是搞建筑出身,对于这座要塞的认识更加深刻:“每块石头都很相似,大约有两百吨重,说明这是批量生产的。看这规模,用了至少六百万块,了不起。但这个设计师应该拉出去枪毙,虽然他把城墙设计成了梯形,但比例明显不对,如果是在地球,这座城墙坚持不了两百年就会因为自身塌陷、垮掉。”

    “那应该怎么做才好呢?”

    “当然是加厚基座了,具体比例多少要经过详细测算才知道。”

    “小姐,您居然懂这个?”

    涉及到专业,蒙妮就显得很骄傲:“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正因为您说的很对,所以我才觉得惊讶。您也许不知道,这些城墙内部都刻画着庞大的法阵,我们有情报显示,北方要塞的防护法阵消耗要比南面金盾帝国类似要塞大很多,我们的阿莫斯壁垒和帝国壁垒也面临着相同的问题,可我们一直找不到原因,您提出的这个说法至少是一条思路,值得我们去尝试改进一下。”

    “消耗比人家多多少?”

    “相同规模的话,足足多出三倍。”

    “哇!那我要是能帮忙改进出消耗更少的城墙模型,是不是这部分省下来的资源可以分我一半啊?可不可以先预支一部分?我一定能设计出来的。我听说帝都有很多很多漂亮首饰、衣服。好久没有血拼了,好怀念!”

    高文的表情显得很滑稽。跟蒙妮这种二货是沟通不了的,里奇永远无法理解,你帮家里省下一百块钱,然后高高兴兴拿着其中五十块出门挥霍掉这是种什么心态。

    北方要塞的守将凑巧也不在,据说是跟帝国壁垒的头儿约好了一起出门打猎了,不过里奇和蒙妮途经的消息他还是得知了,派了一位老法师过来表达了自己对于北地继承人的问候,并让一只护卫队随同里奇一起南下。

    老法师也跟着随行,比起哨卡的那位小将,这个老油条就圆滑多了,明明是带着人过来监视,却让里奇生不出任何恶感,反而一路对于里奇在魔法上的疑问悉心教导,而且随行的伊丽丝好像更能接受他的教导,只三天时间就感觉进步很大。

    “盖勒特大人,据我说知,法师们的时间通常都是非常宝贵的。这一路到帝都应该很安全才是,您让护卫队跟着我们不就行了,干嘛非要亲自陪着我们去帝都呢?”

    老头一脸高深莫测:“大人不敢当,请您称呼我为盖勒特就好了。您说的很对,法师的时间很宝贵,但那是对于您母亲那种伟大存在而言的。像我这种快要入土的老家伙,此生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成就了,剩下的时日不过是苟延残喘,为后人做些打算。”

    里奇感觉老头有话要对他说,只是忌讳交浅言深,话里有未尽之意。

    还没来得及进一步试探,里奇就被打脸了。

    高文一声呼和传来:“警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