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秦钟玉注意到,一旁的嬴政似乎是有些不太明白的样子,她紧锁着眉头,似乎正在努力地理解‘外星人’,还有‘宇宙原初生命体’这些奇怪的词汇。. .

    “也是,阿政虽然已经复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有些东西还不能那么快的接受吧……”秦钟玉心想。

    于是,秦钟玉又和嬴政解释了一番,讲解了一些基本的科学概念之后,嬴政才稍微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地球竟然也只是整个宇宙中十分渺小的一粒沙子吗……看来朕以前的眼光确实还不够远大啊……”听了秦钟玉关于宇宙、外星人和地球的解释之后,嬴政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明显有些期待着什么的样子。

    然后秦钟玉又继续追问妲己:“请继续说,为什么那个什么女娲娘娘要为难我们?”

    “当然是为了维持世界的平衡啊……女娲娘娘会复活亚历山大来对付你们,完全就是因为她认为你们已经开始影响到世界的平衡了,她担心你们会让这个世界上的其他文明覆灭……”

    “这女娲娘娘管得还真宽……”

    “这一点也不奇怪哟,设想一下,假如你养了两只仓鼠,你会希望其中一只咬死另外一只吗?”

    “不会……”秦钟玉承认到,“都是自己花钱买的,咬死了就太亏了……”

    “就是这样啊!”

    “可我们人类又不是仓鼠!”

    “可对她来说,没什么区别……”

    “好吧……”秦钟玉虽然觉得被人比作是宠物有点奇怪,但不得不承认,对于一个远超过人类文明程度的生命体来说,或许人类就真的和宠物一样。

    “唔——你说的似乎有点道理,只是像我这么热爱和平的人,怎么会影响到世界的平衡……”秦钟玉辩解道。

    “钟玉哥哥您当然不会啦……但是某个好斗的女人嘛那就不一样了……”说这话的时候,苏妲己故意看了看嬴政那边,不过嬴政并没有理会,而是在思索着什么。

    “喂,什么时候我又变成你哥哥了……话说,你比我大了几千岁吧……”倒是秦钟玉先抗议了。

    “呀,女孩子的年龄怎么能轻易说出来!”瞬间,苏妲己又像个不经人事的清纯少女一般,露出害羞的样子。

    “真是个戏精!”秦钟玉在心中想到。

    看着这个一点都不正经的苏妲己,秦钟玉感觉真是有些头疼,不过因为还有太多的问题想要从苏妲己那里了解清楚,所以秦钟玉也就懒得吐槽了。

    “那么……女娲的实力到底是怎样?”秦钟玉又问道。

    “嗯,知道你们会问这个,其实她真实的实力怎样妾身也不清楚啦……”苏妲己想了想还是说道,“因为她几乎没有展现过她的真正力量……”

    “没有展现过她的真正力量?”秦钟玉觉得这话简直是有些不可思议,“连你都没见过女娲吗?”

    “嗯,就算是妾身,也没有真正见过女娲本人……”苏妲己认真地解释道,“实际上,女娲自从造人补天后就离开了地球,之后便一直以观测者的身份监视生命的进化历程,即使是有需要干涉人类文明的时候,也是交给妾身来完成了……”

    “那就是说……现在女娲并不在地球上咯?”秦钟玉想了想,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等等,那复活亚历山大和他的马其顿军团的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不是女娲?”

    “就是她做的啊,除了她,没有别人可以这么做了……”

    “那……”

    苏妲己看似轻松地说道,“对她来说,这种程度的法术并不需要亲自降临就可以了做到了……她只需要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投射到地球上,然后幻化出自己的分身就可以施展法术……平时她对妾身发号施令也是这么做的……”

    “这能力已经逆天啊,只是分身就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如果是真身的话……简直是不敢想象……”秦钟玉也感觉到有些不妙了。

    “所以妾身才怕怕啊……”而苏妲己也趁着个机会故意靠到了秦钟玉的身边。

    “嚓!”

    瞬间,一道剑光闪过,正好挡在了秦钟玉和苏妲己两人中间,逼得苏妲己连退数步。

    “你这死狐狸,离钟玉远一点!”嬴政呵斥到。

    “哎呀,不要这么小气嘛,妾身只是想找个宽厚点的肩膀依靠一下呢……”苏妲己又道。

    而嬴政却似乎并没有理会苏妲己的意思,反而是对秦钟玉说道:“钟玉,既然这死狐狸的情报已经知道了,就杀掉她吧……”

    说着,嬴政就要动手。

    “喂喂……这时候动手不太好吧!”秦钟玉连忙阻止了嬴政,“妲己她提供了宝贵的情报不说,而且阿政,你也听到了,这次的对手是前所未有的强,我们这边能够多一份的力量也好啊……”

    “朕有大秦帝国的军团,朕是战无不胜的!至于这狐狸精对朕来说毫无用处……”

    “是吗?难道你不想知道女娲的弱点?”苏妲己又说道。

    “不用了,朕还没有见过朕的宝剑斩不掉的敌人……”

    “好了,不要吵了!”

    看着两个争论不休的女人,秦钟玉终于是忍不住大吼了一声,这一下,不仅是苏妲己,就连嬴政也不再说什么了。

    倒是周围一群秦军有些看呆了,看着自己效忠的帝王竟然会如此的听从一个男人的话语,而且看上去还没有任何怨言的样子,而这和他们曾经记忆中的那个帝王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要知道,当初的嬴政可是何等的霸气,就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入过她的法眼,现在竟然会对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小子言听计从,当然会让秦军将士们感到无比的惊讶了。

    看着两个女人都停了下来,秦钟玉这才说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讨论如何应对女娲,阿政,你要不要生气了,我不是那种随便就能被勾走的男人,还有,苏妲己你也是,拜托你自重一点,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哦……”

    像是被训斥的小孩子一样,嬴政和苏妲己竟然都是轻声地应了一声。

    “好了,这样才对嘛,接下来就让我们……”

    正当秦钟玉准备讨论接下来的应对方法的时候,忽然,秦钟玉感觉到自己眼前一黑,接着便是一阵眩晕,那种全身虚脱的无力感排山倒海地朝着秦钟玉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