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子龙身上四阶初期的源气波动,高个子的修士开口赞叹道:

    “小兄弟年纪轻轻却已是四阶初期的修士,好生厉害啊。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子龙点头憨笑,一副不敢当,不敢当的样子。

    随后,子龙从储物戒中取出了其储备的干粮、肉干与清酒等,拿与二人分食。

    子龙知道自己要在荼罗地中呆很久,于是,除了初初、秀秀为之准备的近一个月食物、饮水外,子龙还暗自走了一遭,动用天法道人的天阶储物戒,又备了三个月的食物、饮水以及二十袋荼罗烈酒……可以说,子龙的物资储备是相当的充足,就算不在荼罗地里额外猎食,储物戒中的东西也能够子龙活上小半年了。

    一高一低两修士急忙接过子龙从储物戒中取来的食物与饮水,随即便狼吞虎咽起来。

    看着二人的吃相,子龙不禁摇头轻笑,不过设身处地的想想,这二人也真是倒霉。

    这无缘旱漠不同于荼罗地中的其它三块地域,可谓是滴水不下,放眼无兽。除了两只脚的人之外,剩下的活物就是些像食髓沙蝎这样的小毒物。再加上夺命风沙与燥旱天气,在这种鬼地方,一旦没了食物和水,纵使是四阶修士,也难以活过半个月。

    想着,子龙又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些腊肉,大饼以及两袋饮水,凑齐了二人份的半月干粮,用布袋裹着送给了二人。

    还在狼吞虎咽的二人看到子龙送来的干粮与水时对视了一眼,然后低个子的修士率先开口,面带不安道:

    “小兄弟,这……这怎么好意思啊。”

    只见子龙面露轻松的道:

    “我备的干粮与水多些,剩下的应该也够我走出无缘旱漠了,这些你们就拿着吧。”

    “这样啊……真是多谢小兄弟了。”

    “小兄弟是个好人啊!”

    ……

    听着二人的赞扬,子龙摆了摆手,讪笑道:

    “都是同道修士,有能力的拉扶一把,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兄弟大义啊。”

    低个子修士开口介绍道:

    “在下道名陆铿猛,我旁边这位外号张怪篇,我们本是同乡,在这无缘旱漠中摸索时碰巧遇到了,只不过我们没有想到会碰到那么一个无赖。唉,不说此事了,还未请教小兄弟大名啊?”

    “我叫赵辞融。”

    “对了,抢你们的无赖是什么人?在这无缘旱漠中把人抢光,有点太过分了吧。”子龙好奇的的问道。

    听着子龙提出的疑问,这二人又是对视一眼,然后低个儿修士开口道:

    “我们也不知道那个无赖为什么要抢我们,不过我猜啊,那个无赖很有可能是是个修匪。”

    “修匪?”

    “所谓修匪,就是专门在像荼罗地这种的地方打劫修士的匪徒。我之前就听说过,进荼罗地中的有三类人,第一种是想我们俩这样的,没有什么背景,想要来此地寻个机缘的普通修士。第二种是有高手保护着的,来此地历练的”太子爷”,就像青木学院那群人一样。

    而第三种人,就是修匪,他们来到这种修士聚集的地方,不是为了自己动手寻找机缘,而是通过各种手段打劫其它修士,从其它修士的手上获取其得到的机缘。就算这些被打劫的人没有获得什么机缘,夺得他们的储物戒,说不定就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听着低个儿修士的的解释,子龙嘴中呢喃的念叨了几遍修匪,这个词,他倒是第一次听到。

    “那抢你们储物戒的那个修匪,是什么修为,五阶王者吗?”子龙开口又问。

    高个儿修士挠了挠头,回想道:

    “我记得,那人好像只有四阶后期修为。”

    “四阶后期修为?抢了你们两个?”子龙愣目。

    “那家伙邪气的很,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歪门邪道,竟然设下了流沙陷阱,我与怪篇着了他的道。”低个儿修士扼腕叹息。

    “那个丑八怪,我忘不了他那张脸,别让我们在荼罗地中再见到他!”高个儿修士愤愤道。

    听着二人的描述,子龙咽了口吐沫,细声喃喃:

    “丑……八怪?流沙?”

    稍稍思索了片刻,子龙眼眸一亮,他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

    “辞融兄弟,你在念叨什么?”

    子龙摆了摆手,搪塞道:

    “没,没什么。我还要看会儿书,就不陪二位了,这里也算是躲避风沙的好地方,二位道友自便即可。”

    子龙告辞之后便转头离去,其刚走了几步,便一拍脑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

    子龙回过身来,一只酒袋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子龙的手中。

    子龙将酒袋向二人扔去:

    “烈酒穿肠过,忧愁不复来,这个里面是极品的荼罗烈酒,两位大哥尝尝!”

    二人接过酒袋,兴冲冲的向子龙回道:

    “谢谢兄弟!”

    子龙微笑着与二人点头,然后独自来到一侧,其指弹源火,借着火光,继续研读起那本五雷轰天拳的图扎。

    这一高一低两修士也识相的来到另一侧,他们一边点查着子龙送给他们的干粮,一边低头细声的密语着。

    “猛哥,这辞融小兄弟在看什么书呢?”高个儿修士低声探问。

    被称为猛哥的低个儿修士随意回道:“谁知道呢,可能是什么武技秘籍吧。”

    “猛哥,这小兄弟的储物戒可真能装啊。”

    低个修士抬起头,其眼中的蛇光亮起:

    “哼哼,玄阶上品的储物戒,你说能装不能装……”

    “嘿嘿,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嘘,小声点,吃饱了赶紧休息,恢复源气。”

    “知道了,知道了……啊,爽!这小兄弟的酒可真不赖啊。”

    “给我留口!”

    ……

    另一边,子龙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五雷轰天拳的图扎之上。

    看到精妙之处,子龙不禁恍悟点头,一副开阔了眼界的受教模样。

    “真不愧是地阶高级武技,单是这五雷入指这一关,其难度就要秒杀所有玄阶武技啊。”子龙在心中默默的感叹道。

    据图扎上所画所讲,修习五雷轰天拳的第一步便是将自身本源真气所化的强大雷霆之力注入五指内部,附于指骨之上。

    而这看似简单的描述,实施起来确是极为的困难。

    纵使子龙的源属中含雷,他也只是能将源气所化的雷元素附于身体表面,而从来不敢引雷入体。

    雷可救人,亦可杀人。

    像子龙雷霆神五针中细微的雷霆之力那般,便是能刺激人的经络穴位,进行救人。但当这种细微的雷霆之力扩大,那雷元素的暴躁之力便会变成杀人的利器。

    而且,不管是外表多么强悍的人,其身体内部也都是较为脆弱的,贸然的引雷入体无异于自杀。

    那么问题来了,要怎么样才能引雷入体且不被其伤到呢?

    而如此关键的一步,这图扎之上竟没有介绍,这不禁让子龙眉头紧锁,一时不知该如何为之。

    子龙挠头苦思了许久未解,便向黑戒中的幽魂求助。

    只听幽魂直接回道:

    “如何引雷入体而不伤自身,这是修习五雷轰天拳的基础,亦是其关键所在。而五雷轰天拳是雷鸣城顾家最强的传承武技,你认为外人有可能会知道吗?”

    幽魂的回答更是让子龙的面容愁苦不已,他在修习五雷轰天拳的第一步上便卡住了,不将如何引雷入体的问题解决,子龙 根本没有办法下手修炼这五雷轰天拳。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着,子龙仍在思考着引雷入体而不伤自身的方法……

    两个时辰之后,子龙的眼皮啪嗒啪嗒,一股浓浓的困倦之意袭来。

    由于天气不好,最近这荼罗地中几乎都是黑夜,子龙也分不清楚过去了多长时间,

    按幽魂的话说,在荼罗地中不必看天亮天暗,困了,就睡,便可。

    只见子龙将图扎收入储物戒,并随即躺倒在地,不过两分钟的时间,便没了动静,入梦而去。

    半个时辰匆匆而过,昏暗的无缘旱漠兴起阵阵邪风。

    在无缘旱漠的一角,一片由大石遮挡,源火照亮的凹陷之地。

    一个少年正在呼呼酣睡,而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已经摸到了少年的身边。

    源火映照之下,众人的面容显露。

    这酣睡的少年正是子龙,而这两个鬼鬼祟祟的来到子龙身旁的人,则是那一高一低,自称是陆铿猛与张怪篇的二人。

    “猛哥,他好像睡的很熟,咱们赶快将这小子的储物戒给撸下来吧。”

    而一旁的陆铿猛则是一改之前和善的脸色,源火之下的阴影让其面容看起来甚是可怕。

    “他是睡过去了又不是昏过去的,会惊醒他的。”

    “那怎么办?”

    张怪篇的声音刚刚落下,陆铿猛的手中便多了一柄长刀。

    “看在他心肠还不错的份上,咱们就做个顺水人情,让他在睡梦中死去吧。也省的他醒来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并在无缘旱漠中遭罪了。”陆铿猛的表情狰狞,其咧嘴一笑,尽显阴险。

    “嘿嘿,也是。”高个儿的张怪篇嘿呵一笑,同样露出令人发瘆的笑容。

    在阴风怒号的寒夜里,陆铿猛宛如一个刽子手一般,高高的举起了长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