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屹听了东门风禀报好奇,这个解秦广敏之危的蒙面人到底是谁呢?

    但是东门风也不知具休详情,林屹也难判断。一秒记住【 ww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来想知详情,就得问秦广敏了。

    林屹又对东门风道:“派人在茶楼、酒肆、瓦肆勾栏等场所散布消息。就说江湖又出新魔。此魔疯狂之极,竟称自己是两百年前血魔复活。用心很是险恶。”

    东门风道:“我现在就去安排。”

    东门风去后,林屹对东门铁胡道:“东门兄,血魔回中原,必会有所动作。不管他有什么打算,我们见招拆招。血魔比预想更难对付,我们得慢慢和其周旋。我先去趟晋州,有要事办。”

    东门铁胡道:“只要不让世人认为他是‘神人’就容易对付多了。离开这么久,我也得回京看看……”

    东门铁胡先回京师,林屹带着小童子便去了晋州。

    既然现在没有血魔消息,林屹准备先去飘花山庄,看秦多多是否让吴烈就范了。

    ……

    林屹他们返回五日后,血魔四人也悄然返回中原。

    四人先来到一座险峻无比大山中。

    在山中行了一顿饭功夫,来到一座峡谷。峡谷中雾带缥缈。两岸的山峰峻岭,如斧劈一般。阳光照映下,河流和峭壁都染上一层红色光彩。峡谷中,滚滚河水发出哗哗声响。

    血魔伫立在崖畔,心里如峡谷奔流喧闹的河水,难以平覆。

    他的思绪仿佛回到两百年前。

    这一路上,所经之处,目光所视之处,一切都变了模样。

    让血魔倍感陌生,也让他生出难以明状的失落。

    但是这座山,还是当年模样。

    这峡谷,也未曾改变。

    血魔终于找到了归属感。

    因为,这座山,两百年前就是血魔老巢。

    血魔徒然发出一声长啸,身形而起双脚踏实若虚朝对面山崖而去。

    两边悬崖距离大,余北血如今年迈,功力也年年衰退,难以掠过去。左朝阳便助他过去。

    余大仙也随后腾空飘飞过去。

    血魔先过去落在地上,他看到前面半山腰,若隐若现有座亭子。知魔心情更是激动。

    他激动自语着。

    “两百多年了……观日亭还在,还在……”

    血魔就朝那边而去。

    到了近前,便看到一座歪斜欲倒的石亭,周围纵横芜草杂木。

    一派荒凉氛围。

    亭中还有一个石桌。

    石桌旁还有四个圆柱形石凳。

    石桌就地取材凿成,与石凳和地面是一体的。

    原本是一块大石。

    血魔走入亭中,然后坐在其中一个石凳上。当年,他就常坐这石凳。血魔抚摸着斑驳石桌。

    他闭上眼睛。

    他脑海中也浮现出一个女子身影来。

    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当年,她总是在坐在对面。浅笑盈盈凝视着他。眼中,充满对他的崇拜和狂热。而她,在他眼中,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血魔睁开眼,女子影像也消失了。

    对面,空无一人。

    对面,荒芜残败。

    血魔喃喃自语:我虽复活,奈何爱人、亲人、敌人、朋友都已成了一堆白骨。天下,再无一人相识。天下,也再无一人懂我……

    这时余北血走到亭边道:“血祖,那两个血魔奴,就在囚在对面山峰一个洞窟中。这么多年来,我儿四仙,一直看守着二人。

    血魔起身,他手指力透石桌,在石桌上写了四个字:是对是错。

    然后血魔走出石亭。

    在余北血引领下,四人来到对面山峰后的一座洞窟前。

    洞口奇石倒悬,犹如欲坠下一般。

    洞内高一丈多,深不可测,一片漆黑。

    余大仙点了一个火把,然后父子俩先行进入。血魔和左朝阳依次跟在后面。

    洞窟顶上,不断有水滴落下,发出嘀哒声响。

    如洞内下着淅沥小雨。

    打湿了几人衣衫。

    朝里走了七八丈,余北血拿出笛子有节奏吹了几下。

    过了一会儿,突然前方阴影处出现一双眼睛。

    如黑暗中魔鬼的双目。

    然后一个嘶哑声音响起。

    “爹!你可来了……你有九个月未来了。我快要疯了……”

    说着,一个身形从黑暗中而出

    这人蓬头垢面,身上缠裹着草叶,就如野人一般。也看不出他年龄有多大。他腰上盘着一条蛇皮鞭。

    这人正是余北血第四子,余四仙。

    他一直在中原,后又奉命守在这里。与昆仑山几个兄弟姐妹,有近二十年未见过了。

    余四仙看到血魔的面孔,很是稀罕。

    他对血魔道:“你是谁?你的脸是面具还是本来面目?如果是面具,真是逼真,我稀罕。你送给我。不给,我就抢!”

    “不得无礼!你可知他是谁?!”余北血用无比激动声音对余四仙道:“这是血祖!血祖复活了!四仙,快……拜见血祖!”

    余四仙听了震惊无比,原来眼前的人竟然复活的血祖。

    余北血“扑通”跪下就给血魔磕头。

    血魔道:“起来带路。”

    余四仙赶紧起身,然后在前带路。

    又向前走了几米,拐进一个小洞。然后余四仙开启机关,出现一个洞口。

    进入洞口,里面是一个大的洞穴。里面还有两个较小的偏洞。洞口装着厚重铁门。

    这时猛得听左边石洞中传来一个苍老狂怒的声音。

    “狗崽子!你已两天没给老子吃喝了……我要吃,我要喝!要不你进来,我把你撕碎吃了……”

    余四仙听了气怒道,正要骂,血魔抬手阻止。

    血魔道:“里面的是谁?”

    余四仙道:“蛇剑老君。”

    余北血也开口道:“血祖,开始我们还能控制蛇剑老君,不过自七年前,他变得极不稳定。我只能在他脑中又放了一根‘锁魂针’,结果他难挺过去,为了不让他死,我只能又取出。所以后来,他有时可控制,有时难以控制。所以就将他囚禁着,不敢轻易放出。”

    血魔便走到那洞口前。

    走到洞口前,顿时一股骚臭气扑面而来。

    可想而知,里面的人就在里面屙尿。

    血魔对余四仙道:“把门打开。”

    余四仙道:“血祖,你进去可小心些。一年前,我以为他安静了,就进去……结果,差点让他打死……”

    血魔笑了,不屑地笑。

    血魔道:“他因修炼了血魔书性情大变。别忘了,是谁创了血魔书!是我!所有修炼血魔功的人,无论多可怕,就是杀爹娘屠亲人,在我面前,也得如狗一样听话。”

    于是余四仙就打开了那个洞门。

    然后几人陆续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