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灾难,伤得最严重的不是雷家,而是莫瑶的混沌世界。ωヤノ亅丶メ....

    那往日巍峨青葱的山脉,现在变得光秃秃的,那绿草如茵,小溪潺潺,湖泊幽碧的小屋前,也变得一片颓败,全无生息。

    梁成飞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心里十分难受,这一次就算莫瑶不骂他,他自己心里也难受至极。

    并且,他也在心里清晰的意识到,自己这一次又爽约了。

    上一次离开的时候,他说自己很忙,需要调整一段时间,并且允诺了莫瑶,为她搬一栋现代的房子进来,但是这些梁成飞都没有做。

    且又是这么长的时间,他才来到了这里面,已经不知道耽误了多久的练武。

    怀揣着一个忐忑的心,梁成飞终于走到茅草屋前,但见草房也是面目全非,失之不存,梁成飞心里从忐忑变成了惊恐,莫瑶如此喜欢动怒,今天若是教训起来,他这弱小的神识岂不是千疮百孔了?

    想到自己吸收了别人的真气,现在刚刚有所恢复,而且是追寻符道的关键时刻,梁成飞甚至都有了掉头离开的冲动。

    但他强行按捺住了,惴惴不安的走了过去。

    莫瑶坐在石桌之前,一袭白衣,恍若仙子,一动不动,神色如常。

    “莫瑶…………”梁成飞轻喊了一声,此时此刻,忽然喊不出师父两个字,因为这两个字仿佛是在求情。

    但梁成飞不需要求情。

    “过来坐吧!”莫瑶的声音,比湖泊里的水更清澈干净,比远谷的黄鹂更加动人。

    梁成飞很不自然的走过去,在莫瑶对面坐下。

    阵阵微风拂面,莫瑶头上的青丝飘动,整个人充满仙气,不可亵渎。

    梁成飞不敢多看一眼,连忙垂下头道:“对不起啊!”

    莫瑶缓缓站起来,负手而立,望着那逐渐干涸的湖泊,凌冽的问道:“不知道,你说的对不起,是指哪件事对不起?”

    梁成飞张口结舌,想来莫瑶是真的生气了,满是歉意的道:“一件,两件……十件,对不起的事似乎太多了!”

    莫瑶闭上眼睛道:“交给你魔道功法的时候,我就嘱咐过你,你能练习,不能用来伤人,一旦让它尝到甜头,以你现在的水平,根本无法控制。”

    梁成飞哀伤的叹道:“是啊,现在的我实在太弱小,就算拥有了那么高级的功法,可惜仍然无法驾驭,而且每次使用一次,都会让我虚脱很多天。刚才如果不是命悬一线,我也不会妄自用魔道功法,还请你原谅!”

    梁成飞语气诚恳,态度恭敬,能让他如此说话的恐怕天下也只有莫瑶一人。

    准确来说,她也是非人,有人偌想让梁成飞如此低下,今生恐怕会很难了。

    莫瑶自然是听得出来梁成飞的意思,转过头道:“我并不是要怪你,现在我将中心骨交给了你,一切都需要你自己,我即便想帮也是爱莫能助,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被自己心魔控制,到时候你心里只有愤怒,仇恨,嫉妒,只有杀欲,而趁此将中心骨激发出来,你就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魔王,你,你让我怎么办?”

    说完这话,莫瑶转过头,心里十分难受,梁成飞是她出去,以及回到自己家园唯一的希望,在这个终生的梦未完成之前,她绝对不容许梁成飞受到任何的威胁。

    梁成飞连忙走上去,咬牙道:“对不起,莫瑶…………”

    莫瑶不再看梁成飞,抬起手指着后山道:“你已经耽误了很久的进程,今日,你不是吸收了那么多充满仇恨和愤怒的真气吗,你现在进去,给本尊将里面所有的神识全部杀了!”

    梁成飞瞠目结舌的看着莫瑶,咂咂嘴,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他耽误了练习的时间,自然是要将所有落下的东西全部做完,这本来就是他该做的事,因为他答应了莫瑶。

    可是,第一次进去,他不过杀了几百,就已经消耗得神识弥散,第二次也顶多杀了一千,也是身竭力衰,现在,里面至少还关着三千被俘虏的神识。

    而且,他们一个比一个强大,都是这几百年来,莫瑶杀过的无比强大的江湖人士。

    尽管他们现在死了,但是以梁成飞现在并没有什么进步的力量去斩杀这么多强大的神识,梁成飞肯定做不到。

    梁成飞纠结的看了莫瑶一眼,将心一横,飞快的朝着后山冲了进去。

    莫瑶这才缓缓回过头,看见梁成飞进入了后山,手掌也不由得攒紧。

    梁成飞在外面便受了伤,神识也没有得到完全的恢复,便匆匆赶了进来,现在,连一口气都没有歇,就冲上了后山,开始与上千的神识打斗起来。

    山巅之上,阴阳结界,本来是一个让这些已死的人不敢跨越的地方,也是梁成飞躲避救命的地方。

    可是梁成飞连进去躲避的意识都没有,他心里憋着一口气,像是一只雄狮,在里面疯狂的厮杀着。

    现在,他所见识的功夫还非常的少,但是,只要他将这些神识全部杀掉,那么天下大部分的功夫他都能见识了。

    其中,梁成飞便是遇见了一个老者,他的点穴功夫,简直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倘若不是梁成飞在这混沌世界能力倍增,想要对付他们,根本就是一件异想天开的事。

    梁成飞心里默默念着,伏魔剑,然后杀掉一个神识,每念一次,便会死一个神识。

    因此,在他脑海里所形成的刀法,剑法,棍法,拳法,腿法,硬派功法,柔*夫,内经功法,外身功法,越来越多。

    梁成飞不仅需要拼尽全身力气和他们战斗,还需要拼命的记下他们所有的功法有什么窍门,有什么漏洞,有什么优点。

    剑法有,伏魔剑,夺命剑,全真剑,迅雷剑,落英剑,金蛇剑,玉女剑,崇山剑,越女剑,罗汉剑…………

    刀法有,金刚刀,鸳鸯刀,阴风刀,*刀,雁行刀,血刀,玄虚刀,罪恶刀,慈悲刀,八卦刀,金乌刀……………

    拳法有,金刚掌,阴阳拳,雷霆拳,地煞拳,天罡拳,玄冥拳,螳螂拳,五行拳:虎行拳,蛇形拳,龙行拳,鹤行拳,豹行拳。七伤拳,奔雷拳,五岳拳,睡拳,醉拳…………

    每一拳出击,都是一种功法,每一种功法出现,都能在他脑子被记忆,每一种功法的利害,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打到一千人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神识又开始如烟尘一般,开始慢慢的消散。

    但是,梁成飞不甘心,疯狂吸收着他们的真气,强行稳住神形,继续战斗。

    打到两千人的时候,梁成飞感觉自己手废了,脚废了,甚至全身都要废了。

    但是,他仍然不甘心,他竟然又开始动用魔道功法,大声喝道:“我梁成飞的身体,神识,意念,只能让我自己掌握,你,还不配控制我!”

    魔道功法一出,整个混沌世界又开始变得翻雨覆雨,电闪雷鸣,万雷轰顶。

    仿佛要颠覆这个本来不存在的世界,仿佛彻底毁灭了这个虚幻的世界,但梁成飞明明是想拯救世界。

    梁成飞利用魔道功法,狂吸着混沌世界中的真气,那正在开始消散的神识,又重新凝聚起来,变得更加坚毅,无坚不摧。

    混沌世界变得真的混沌起来,山不是山,树不是树,仿佛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但梁成飞像疯了一样,继续冲上去,不停的斩杀神识。

    万兽在山间咆哮,频频传来震山响动的恐怖嘶吼,也仿佛在祈求天神的原谅。

    梁成飞用了剑法,刀剑,拳法,他将别人的功法全部用了,但他终是精疲力竭,看见越杀越多的神识,他知道自己恐怕是完不成了。

    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终于还是坚持到了斩杀最后一个神识,最后一种功法的时刻,而后,他开始催动混雷战术,顷刻之间,将剩下无关紧要的所有神识一招全部灭掉。

    与此同时,人也终于倒下。

    ……………

    梁成飞醒来的时候,还是在混沌世界,还是以神识的状态。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竟然在一间小屋,小屋里有一张非常朴素,却白得如雪一般的床铺,他轻轻皱了皱鼻子,闻见被子上那迷人的香味,整颗心都开始漂浮。

    他打量了一眼自己所处的环境,发现竟然似曾相识,猛然醒悟过来这不正是莫瑶的房间吗?

    想到这床是莫瑶睡过的,梁成飞感觉自己呼吸都困难了。

    不对,梁成飞进来的时候,明明将小屋都毁了,为什么现在它又出现了呢?

    带着这个疑问,梁成飞连忙跳下床,仔细打量起来,发现什么东西都和曾经一模一样,仿佛只是做了一个梦。

    他推开门走出去,看见了清澈的湖水,阵阵轻风,涟漪浮动,碧水青山,一切又呈现在梁成飞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梁成飞不可思议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对这个神奇的地方,充满了难以理解的古怪。

    你说它是假的,可是每一样东西都那么真,你说它是真的,可是说毁就毁,这到底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