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维岛,耐克斯城,科米尔堡正厅,恩希公爵拿着一张魔法相片沉默不语,贵族们在他的下首方分成两派争得面红耳赤。『→お℃..

    城堡外,两个军团的士兵已经集结完毕,等待着他们主帅的命令。

    克洛特港口事件过去了三个小时,连绵的烽火从北方港口方向一致延续到耐克斯城外。

    短短三个小时内,哈维岛北方海岸线全线失守!

    现在,霍科群岛的贵族们将要面临一场生死之战。

    群上的贵族并不是想逃避这场战争,对于在海上讨生活的霍科人来说,战斗和麦酒永远都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他们的争吵围绕着海怪,

    就算事实摆在面前,他们依旧不相信大海中会出现海怪,因为他们大半辈子都在海上度过,他们认为这一切都是奈菲特子爵为掩盖失败而故意弄出来的。

    但有的人却坚信海怪的存在。

    所以,贵族们分成两派争吵起来。

    “咚”

    “咚”

    两声轻响在大厅内回荡…是恩希公爵用佩剑敲打地面发出来的声音。

    声音很小,但它却能盖过大厅内的争吵,

    很快,贵族们都相续闭上嘴巴,无数双眼睛瞬间落到老公爵的身上。

    “各位,集合你们的士兵,一个小时后我们出发。”恩希公爵不善言辞,他直接表达自己意愿,“我们将在梅斯托平原彻底击败这些入侵者。”

    他做出了决定,

    他决定主动出击,并选择宽广的梅斯托平原与狼人决战。

    大胆而富有勇气的抉择。

    恩希公爵的话音刚刚落地,欢呼声便在大厅内响起,同时还伴随着无数的赞美之词。

    “那么,我们一个小时后见!”恩希公爵说着便向着大厅侧门走去。

    …

    五分钟后,恩希公爵的私人书房内,老公爵招来他的宫廷首相艾莉-德玛伯爵和军情处处长戴恩。

    “耐克斯城的物资能够支撑这场战争多久?”恩希公爵望着艾莉伯爵。

    艾莉伯爵早有准备,她恭谦且又快速的回答道:“如果是高消耗的正面战场,我们最多能坚持两个月,但如果…”

    “那就行了!”恩希公爵没有继续听下去的打算,他目光一转望着军情处长戴恩问道:“克洛特港口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海怪,我的大人。”戴恩额头不知觉间渗出密集的冷汗,“军情处的探子亲眼所见,他们的传送回来的魔法照片不能作假。”

    恩希公爵却摇着头说道:“狼人如果有这样的东西为什么不在战争一开始就使用?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他们在几个月前偷袭的时候如果使用它,说不定霍科群岛或许已经全部沦陷。”

    艾莉伯爵立刻说道:“我不认为这种东西是可以随便控制的,也许那些狼人不能在短时间控制住它。”

    “狼人为这场战争准备了几百年,难道会在乎这几个月?”恩希公爵有着自己的想法,“关于这个海怪…我需要知道它的一切。”

    “这需要时间…”戴恩说道。

    “在我们重新回到海上作战之前,你有充足的时间。”

    恩希公爵并没有为难他的军情处长,他说完后便挥手让其退下。

    “在我出征期间,你需要召集更多的士兵。”公爵望着他的宫廷首相,“同时,还需要征集劳工在耐克斯城周围修建防御壁垒,护城河也需要加宽,城墙也需要修复。”

    他在准备后路。

    艾莉伯爵不住的点头,她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建议。

    “要对付狼人的魔能装备需要准备大量的紫金粉,我走后你可以用我的名义征集领地内所有的资源,特别是魔法材料。”恩希公爵继续说:“让阿克不要回来,在没有弄清楚那海怪的真实情况之前,先让他待在塞卡镇。”

    “恩希,我们可以向帝国求援…”

    “帝国早已不是往日的帝国…”恩希公爵摇着头。

    “克鲁领的里根家族,我们可以向他们求援!”艾莉说道:“尼克公爵肯定不会希望霍科群岛完蛋,我们的存在事关帝国和里根家族在大陆西南海域的贸易合作。”

    “费德努斯军港是怎么回事?”恩希公爵突然改变话题:“费尔德领吉恩家族支援我们的物资不是早就应该抵达军港了吗?”

    “是精灵,他们截获了我们的物资。”艾莉伯爵咬着嘴唇,“精灵以运输队破坏森林为由,封锁了费尔德领到费德努斯军港的道路。”

    “什么时候的事情?”公爵从他的座位上猛然站起。

    “一个小时前得到的消息。”艾莉伯爵说道:“用的魔法传讯,事情发生的具体时间应该是在昨天晚上。”

    “咯吱”恩希公爵闻言又坐下,年代久远的熊皮沙发包裹着他的身体,他低着头思考了几分钟后说道:“把我们这里的事情告知帝国…不,以我私人的名义给尼克公爵和埃里克公爵分别写一封信,告诉他们我这里的情况。”

    说着,老公爵就站起身走到旁边挂着海军制服的衣架上,“如果这场战争我失败了,耐克斯城就交给你...”他叹了一口气,“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怎么做。”

    “海神会保佑你的。”艾莉伯爵皱了皱眉,然后退出了书房。

    …

    克温镇,

    第五联合军团已经完成集结,尼克公爵正亲自为最后离开的暂编第十五军团送行。

    另外,第六、第八军团早已在昨日从克温镇东西两路同时出发,向哈提斯镇区域东西两边推进。

    计划中,这两支军团会以钳形攻势对哈提斯镇的叛军发动合围战术。

    而第九军团和暂编第十五军团会在战斗开始后,从正面出击压缩叛军在哈提斯镇的生存空间,以保证能够全歼叛军第一军团。

    “如果有足够的骑兵,这场战争我们几乎就已经胜利。”耐普多侯爵望着连绵的军阵感概。

    尼克公爵摇摇头,“密切留意哈提斯镇叛军的动向。”

    “我们的动作很大,我不觉得叛军会傻掉和我们正面决战…如果给我足够的时间,我有把握迷惑哈提斯镇的叛军。”耐普多皱着眉头。

    “你应该知道,这场叛乱必须速战速决。”尼克公爵泛着冷光的双眼盯着阴暗的天空,“最大限度的压缩叛军的生存空间,是这场战争的主要目的。”他呼吸着泛弥漫着严重皮革气味的空气,“卡伦领那边的得尽快结束,如果他们想要独立就给他们独立!”

    “这…”

    帝国首相扬了扬手中的马鞭,低语道:“我只有一个要求,让特洛菲尔和矮人以及支持费罗拉的贵族尽快开战!”

    “我明白了!”

    耐普多侯爵感受到帝国首相的杀意,他目光微微一闪恭谦的点了点头。

    这时,首相的助手克尔曼快速靠近。

    耐普多下意识的让出一个人的位置,克尔曼对侯爵点点头后上前附在首相耳边低语道:“精灵议会的高级议员丽安-凯布莱尔正在您的办公室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