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秦嘴角一抽。『→お℃..

    这是要自己单挑一群,还是一群单挑自己?

    虽然他们实力算不上太强,但每个都虎视眈眈,气息如龙……不是从小地方而来,不是舟车劳顿吗?

    怎么看起来一点疲倦没有,反而听说要比试,一个个满是兴奋地,好像遇到了弱鸡一般?

    “我是圣域一重巅峰,你们有没有和我实力相同的?”

    萧秦道。

    既然要试试对方的实力,找实力相仿的才能发挥最强战斗力,也才公平,不然,压低修为,眼光见识超过一大截,明显欺负人,当然,要求公平,对方也不可能好意思群殴。

    “圣域一重?”

    若欢公子皱了皱眉。

    他们悬悬会的人,基本都是新生,从开学到现在,不过修炼了几个月时间而已,就算进步快,最多归一境,达到圣域的……嗯,好像还有这么一位!

    “去把七七学姐请过来!”转头吩咐一声。

    一个青年跑了出去,时间不长,洛七七来到跟前。

    悬悬会,目前为止,除了实力最强的张悬,就只有这位了。

    “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悬悬会,达到圣域一重巅峰的,只有七七学姐,要不你……和她比试一场?”

    若欢公子有些不好意思。

    洛七七尽管也是悬悬会的成员,毕竟得到过院长单独指点,无论修为还是见识,都比他们要高明的多,让她出来对战,实在有些欺负人了。

    “对战女孩?”

    萧秦皱眉。

    他是战师堂的无上天才,无论真气、肉身速度、反应……都超过同辈太多,随便拉个女孩过来和他比试,未免太看不起人了吧!

    “女孩怎么了?”秀眉一扬,洛七七哼了一声,玉手一招:“出手吧!”

    “既然如此,恭敬就不如从命了!不过,你放心,如果你接不住,我会点到为止……”

    见对方坚持,萧秦叹息一声,十分绅士的鞠了一躬,这才手掌一翻,真气灌输全身,一股浩然的气息涌了上来。

    呼!

    身体一晃,向前踏出。

    他是武技殿的千夫长,最擅长的就是武技,虽然只是轻轻一步,却蕴含了七、八种变化,身形飘忽,宛如瞬间多出好几个相同的影子,让人分辨不出具体要攻击哪个方向。

    武技,千踪幻影!

    千踪幻影是两千年前,战师堂一位元神境前辈创出,一旦施展,幻影连连,让人分辨不清虚实,轻易中招。

    虽然对方是个女孩,但他一出手,还是施展出了全力,没有丝毫保留。

    战师堂的宗旨……不轻视任何一个对手!

    哗啦!

    千踪幻影施展,同一时刻并指做剑,两根手指仿佛毒蛇出洞,向前点去。

    这也是一招武技,叫做潜龙出海,速度又快又准,龙蛇腾跃,防不胜防。

    两招联合,就算在战师堂,同级别也鲜有人胜出。

    “还不错!”

    轻轻一笑,对面的女孩动了,不见有任何武技,也没有太大动作,只是五指张开,向下拍来。

    最简单的挥掌!

    不过,不知为何,看起来简单,萧秦却感觉自己的身法,招数统统被对方压制,好像无论逃到什么地方,都躲闪不过。

    “这是什么招数?”

    瞳孔一缩,身上冷汗直冒。

    对方的招数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却洞悉了他的所有变化,无论如何改变,最终只有一个结果……被一巴掌抽翻。

    “只能硬碰硬了……”

    不愧是战师堂的天才,知道躲闪不过,继续将招数用老,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只好牙齿咬紧,双掌一翻,迎了上来。

    无可躲避,那就硬碰吧!

    他虽然不如防御殿的那群变态,但真气、肉身也达到了一个平衡,硬碰的话,同级别,不弱于人,更何况对手是个女孩,力量上肯定不太擅长。

    呼!

    双掌舞动,正要和对方的手掌接触,却突然发现,女孩的身影一晃,已经从眼前消失。

    “糟了……”

    汗毛炸开,萧秦魂不附体,一身冷汗。

    对方刚才逼得他被迫硬抗的招数,竟然……是个虚招!

    “啊……”

    一声长嘶,急忙将向前攻击的力量收回,向后反拍而去。

    动作虽然很快,但对方更快,只觉得后背,一股巨大的力量碾压而来,还没落下,就要将他的五脏六腑全都撕碎。

    “来不及了……”

    知道对方占据了先机,待他手掌在过去,肯定已经重伤,萧秦牙齿咬紧,急忙将全身的内息,运转在脊背。为今之计,只能硬挨一下,然后再想办法反击了。

    咕咕!

    咬紧牙关,认为对方这掌必然疾风骤雨,却感到身后的气息陡然一消,所有压迫和攻击烟消云散。

    急忙转头,就看到女孩不知何时已经退出了七、八步,安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像刚才没攻击一样。

    “你输了!”

    洛七七淡淡开口。

    “噗!”

    话音结束,萧秦脸色一下变得煞白,一口血箭喷涌而出,这才觉得全身力量像是被抽干了一般,再也站立不住。

    对方和他虽然一招都没碰上,却成功调动了他体内真气的运转,连续两次猛地收回真气,剧烈的反冲,让他承受不住。

    一招没碰,单凭眼光和见识,就让他受了重伤,差点死在当场,这女孩对武技和战斗的理解,堪称恐怖!

    根本不在同一个等级!

    “我输了!”深吸一口气,调息了片刻,强忍住身上的疼痛,萧秦站起身来,一脸的沮丧。

    本来对这个前来交流的名师学院,并不在意,觉得有些夸大其词,真正交手才知道可怕。

    随便一个女孩,都抵挡不住,真不知道其他人,会强到什么样!

    “其实你的真气、肉身、速度、反应都还不错,主要是武技太差了!”

    看到他满是失落的样子,洛七七安慰。

    “武技太差?”

    不安危还好,听到这话,萧秦嘴角一抽,觉得受到的打击更大了。

    他是战师堂武技殿最有名的天才,才圣域一重,就掌握了四套圣域级别的武技,算是整个战师堂都不可多见的天才。

    可以说,武技殿除了比他修为更高的千夫长,同级别内,几乎没有人对武技的理解能够超过……

    这种情况,对方居然说……他的武技太差,等于*裸的打脸。

    “不信?”洛七七轻轻一笑:“你可以随便问在场的任何一个学员,让他们评点一下,你刚才的战斗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评点?他们评点我?”摇了摇头,萧秦向四周看去。

    周围的修炼者几乎都是归一境以下的,还有一些只有合灵境,这种级别的修炼者,换作以前他连多看一眼的耐心都没有,让他们评点……

    能够理解自己招数的奥妙吗?

    能知道自己武技的高明吗?

    评点!

    开什么玩笑!

    “怎么,觉得他们的实力不够,还无法看穿你武技上的缺点?”洛七七摇了摇头:“不是我打击你,以你现在这种实力和对武技的理解,就算压低了修为,和他们随便一个人进行比试,也不会撑过两招!”

    “随便一人?还请不要将话说的太满!”萧秦脸色难看。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战师堂的高手,随便一个连归一境都达不到的人,自己两招都接不住……简直*裸的蔑视。

    “洛七七学姐没说错,你实力的确很差的。”

    “压低修为过来和我们战斗,你不是对手!”

    “我们不骗你,你对武技的理解太弱了……”

    见他一脸不服,众人七嘴八舌的开口劝慰。

    本以为能来个什么样的高手,让他们也过过瘾,没想到这么差,众人实际上也蛮失望的。

    既然挑战,干嘛不来几个像样的,实力稍微高一点的?

    眼前这家伙,对武技理解如此低劣,跑过来不是找挨揍吗?

    哎,太弱了!

    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惆怅。

    “你们……好,本来我还觉得压低修为与你们战斗是欺负人,既然这样,那就来吧!”

    看到众人唉声叹气,一副“你很弱鸡”的模样,萧秦快要气炸,再也忍不住,服用了一枚疗伤丹药,恢复了伤势,一声咆哮,身上的气息不停压低,眨眼功夫,压制到了桥天境巅峰。

    “我已经压低修为了,可有和我战斗的?”

    环顾一周,带着冷漠。

    “桥天境巅峰?我们这里几乎都是这种修为,你随便选吧……”

    见他不服,还想战斗,若欢公子摇了摇头,环顾一周。

    “好!”

    见眼前这位悬悬会管事者,如此有恃无恐,让他随便找,萧秦再次感到脸上被抽了耳光,气的牙齿咬紧,环顾一周,随便指了一个其貌不扬的,此人二十出头模样,脸色白净,略显文弱,有些害羞。

    “你要和我比斗?”被点名,这人走了出来,似乎被幸运大礼包击中,有些不敢相信。

    “是!”

    萧秦甩手。

    “我可以和你战斗,不过,你现在受伤了,我这样动手,有些欺负人……”

    迟疑了一下,想到了一个好办法,白净青年眼中闪过兴奋,一脸认真地看出来:“我将双手绑上,不用手与你战斗……这样,就公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