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的这么惨,江原知道了罪魁祸首,郁闷的咬牙,没有任何犹豫,对着冯勋就冲了上来。ω δwww..

    虽然大家都很危险,可这口气要是忍了,堂堂战师,血性也就没了,还怎么战斗?

    “张师、吴师……救我……”

    江原实力突破,已经达到元神境,冯勋自然不是对手,被一阵狂殴,再也忍不住,急忙求救。

    吴师、张悬等人转过身去,背对着对方,装作没听见。

    “这个阵法的确很难解决!”

    “是啊,要是有办法就好了……”

    “今天的天气也挺好啊!”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救你?开玩笑,刚才你揍人的时候,这么高兴,总让人发泄一下吧!不然是不是也太对不起这位江原了?

    揍了一会,江原这才消了气。

    此时,冯勋脑袋已经肿胀的烫发了一般,说不出的凄惨。

    看到他这副模样,张悬眼睛一亮,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咱们无法破阵,可以让红叶王帮我们破呀……”

    “帮我们破?”众人一愣。

    “不错……”张悬轻轻一笑,手腕一翻,掌心多出一堆阵旗。

    上次韩会长及众人拿出来的,七级阵旗,到现在都没用完。

    “去!”

    一个阵图在脑海中浮现,一声低喝,阵旗笔直飞了出去。

    他现在拥有七星巅峰阵法师的能力,虽然实力不济,无法布置出七星巅峰级别的阵法,但布置出普通七级阵法,还是轻而易举。

    阵旗落地,转了一圈,脚掌猛地一踏。

    嗡!

    阵法启动,顿时一团白雾,将众人全部笼罩在内。

    “张师的意思是……我们藏在阵法之中,引诱红叶王前来?”

    韩会长眼睛亮了。

    之前,他们被困阵中,属于敌暗我明,很容易被动挨打,而现在被笼罩在一个七星迷阵之中,对方看不到自己,成功隐藏,就算红叶王想干什么,也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成功将不利的条件转为有利的。

    不过,这样做,看起来很简单,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可身为七星巅峰阵法师,知道其中的难度。

    在阵法之中布阵,要对周围的阵法了如指掌,甚至很多变化都完全知晓才行,不然,对方大阵一变,周围气场变化,你的阵法就会不攻自破,露出马脚。

    换做其他人,就算想到也做不到,估计也只有张师这个变态才能完成了。

    “对……”张悬点了点头。

    听他确认,众人全都明白过来,眼睛亮了,只有冯勋站在一侧,满头的雾水:看我被打的这么惨,居然想到了这个……

    这个阵法和我被打有毛的关系?你是怎么想到的?到底什么脑回路?

    “有了这个阵法隔绝,大家再不用担心被攻击,先各自调整一下,恢复实力……”

    张悬交代。

    进入这个天宫以后,众人一直被攻击,早已身心疲乏。

    “是……”众人点了点头,各自取出恢复体力的丹药、灵石,盘膝坐在地上修炼。

    见暂时没有危险,张悬也松了口气,正想验证某个想法,就嗅到香风飘来,洛若曦来到过跟前,看向他眼神复杂:“多谢!”

    “不用客气!”

    知道她是为刚才的事感谢自己,张悬笑了笑。

    对方本来也不是天叶王,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谢谢你相信我……”

    摇了摇头,女孩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带着一丝落寞,不过,很快一扫而空,伸出手掌:“你若真想破阵的话,我或许可以帮你!”

    “哦?你知道这个阵法是什么?”张悬眼睛一亮。

    “我不知道,不过,这个阵法层层叠叠,一个小阵,接着一个小阵,无穷无尽,真要硬闯的话,就会跌入无穷的循环之中,永远都无法逃出……除非,跳出阵法!”

    洛若曦道。

    “跳出阵法?怎么跳出去?”张悬苦笑。

    他也知道这个道理,要是能够跳出去,肯定早就有办法了,可惜,图书馆只能看一个小阵的缺陷,无法统管全局,也就不知道整个大阵的走向和趋势。

    “刚才咱们已经连续闯了好几个院落了,每一个院子都有直径数百米大小……按照方位计算的话,就算逃不出天宫,此刻也必然到了边缘……可事实上,就算咱们再闯几十个院子,也同样出不去,你不觉得奇怪吗?”

    洛若曦道。

    “这……你的意思难道说这个阵法,极有可能是蕴含着空间的秘密?”张悬瞳孔一缩。

    按照距离推算,明明可以出去,却无法离开,只有一种可能……空间阵法!

    “对呀,我为何没有想到,丘吾古圣本身就擅长空间,正因如此,才能布置出那么厉害的封印……再说,我们一来到就遇到了阵法空间……我应该很容易就能想到的……”

    不待对方回答,张悬一拍额头,恍然大悟。

    他们一来到就陷入了阵法空间,按照正常情况,进入这个阵法后,应该很快往空间方面上想……怎么就忽略了呢!

    “一语点醒梦中人,多谢了若曦,真是爱死你了……”

    满是兴奋,张悬一下跳起,对着女孩的脸蛋亲了一下,哈哈大笑。

    “你……”

    没想到他会这么做,事出突然,洛若曦没来得及躲避,秀目瞪圆,俏脸粉红。

    这家伙看起来挺老实的,怎么……怎么……

    “不理你了……”

    一转身,走进阵法,找个地方盘膝坐了下来,这才觉得脸色如同发烧,满是滚烫。

    “我……”

    刚才一时兴奋,情不自禁,才做出了过分的举动,看到女孩转身就走,张悬这才反应过来,有些羞愧,不过,摸了摸嘴唇……好香。

    “她不会以后再也不理我了吧?”

    无论前生还是今世,都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单身狗,陡然经历这种事,立刻有些慌乱,和之前指点山河的气势完全不同。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运转了一会心境,让自己恢复冷静,手腕一翻,千蚁蜂母出现在眼前。

    对于空间阵法,他一无所知,但是千蚁蜂母,天生就有这种能力,或许找到出路,带领自己等人逃出去。

    将目前的情况,对蜂母说了一遍。

    蜂母点了点头,趴在地上,嗅了起来。

    千蚁蜂母,只是天生拥有布置空间的能力,是一种本能,但是对所谓的空间法则,并不理解。

    这就好像蜜蜂筑巢一样,完美的正六边形巢穴,建筑师都做不到……总不能说,蜜蜂精通土木工程、建筑力学,是个学霸吧!

    在地上嗅了一会儿,千蚁蜂巢站了起来。

    “主人,这是个折叠空间,我可以带着去找出路……”

    “太好了……”

    见它果然能够找到,张悬眼睛放光,急忙转过身来,通知吴师等人。

    这次,用的是传音。

    很快,众人就集合起来。

    虽然休息的时间不长,但是众人都身经百战,已然恢复了大半的实力。

    “大家都跟在蜂母后面,不要掉队……”

    交代一声,张悬这才来到洛若曦跟前,见女孩并没有生气的样子,才松了口气:“咱们也跟上去吧!”

    说着,捏住女孩的手掌。

    “你……”

    挣扎了一下,发现他越捏越紧,女孩忍不住蹙眉。

    给颜色开染房,越来越过分了是不?

    正想抽回来,顺便教训一下,就听到对面青年的声音缓缓响起来。

    “幻羽山脉,第一次见到你,安静淡然,站在瀑布跟前,与周围的环境融于一体,如同一副油墨画,我就知道我的人生有了目标!”

    “看到你被诸多灵兽围攻,忍不住出手,后来在山洞里,灵魂遭到反噬,是你出手救了我。待我醒来,你已经离开……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是谁,以为今生再也无法见到,怅然若失,好像失去了生命最重要的宝贝。”

    “后来在名师学院,再次看到了你,激动的快要爆炸,觉得一定要问出你的名字,知道你是谁……”

    回忆和这个女孩的过往,张悬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重生见过这么多女子,有的婉约,有的温柔,有的霸气,有的小鸟依人,有的对他有特殊的感情……但是不知为何,只对眼前的这个,有的心动和思念的感觉。

    所以,不想错过!

    “我们一起去封圣台,虽然在那里见到了孔师的意念,得到了他亲笔留下的书籍……可是让我最开心的还是一路上能够和你在一起,每天修炼完毕,就能看到你坐在我不远处,那么安静,那么静默如画,陪我聊天,陪我一起研究功法的缺失和优点……说实话,我真想让那时的时光永久停住,就这样一直在眼前……”

    “你跟我说要一起来遗迹,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所有人都说这里十分危险,有去无回,但是我却觉得,能和你在一起,再危险都值了……”

    “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的内心,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哪怕身死,都不会后悔!”

    看向女孩,张悬眼睛中流露出坚定之色。

    “若曦,请允许我一直这样牵着你,慢慢走下去,好吗?”

    (张悬都表白了,大家月票没有吗?还有,我昨天的单章,是反转啊,还没看完,就说我嚣张,真的好吗?老涯此刻依旧跪在地上,眼泪哗哗的,感觉自己玩脱了。。读者大哥,读者大爷,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