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洛七七。

    “你来的正好!”

    见她过来,张悬眼睛一亮,传音过去:“吴阳子前辈的宝物我找到了!”

    手腕一翻,将之前的铁盒和三件宝物取了出来。

    洛七七和他一起得到了的传承,甚至前者还是对方亲传,有权知道宝物是什么,甚至分享。

    “找到了?”

    洛七七一愣,随即向他手中看去。

    “金晶玄石?”眼睛一亮,洛七七似乎不敢相信。

    “你认识此物?”张悬看过来。

    这东西他虽然在书籍上看过,却从未见过实物,因此吴阳子不解释,他都不清楚,眼前这个女孩,只一眼就认出,难不成眼力比自己还厉害?

    要知道炼器上,他绝对站在了鸿远帝国最巅峰,就算赵丙戌,这位炼器学院院长,都远远比不上的。

    “我曾见过一次,不过……只有核桃大小,就要价……不菲,这么大,太珍贵了……”

    洛七七忍不住道。

    “你见过?”张悬愣住。

    哪怕只是核桃大小,也说明这位洛七七家世的确不简单。

    “是啊!”洛七七点了点头,又将剩下的两样东西看了一遍,暗自庆幸,自己没练错。

    “这本正确的秘籍你先拿着,有空帮你修改一下,更适合你的体质!”

    将正确的五耀金身,随手扔给对方,张悬接着道:“至于这个地图,你可认识是什么文字?”

    “未曾见过!”洛七七摇了摇头,一脸迷茫。

    “这样吧,这东西,先留在我这里,等我研究明白是什么,找到地图描述的地方,带你一起过去!”

    张悬点了点头:“至于金晶玄石,这几天想办法融化,给你炼制一柄兵器!”

    “多谢老师!”

    洛七七点头,眼中满是感激。

    这三样东西,一样比一样珍贵,自己这位老师却没有丝毫隐瞒,足见人品。

    “对了,老师,我过来是找你去参加宴会的……”

    不再讨论宝物的事,洛七七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急忙道。

    玉飞儿邀请参加晚宴,将她和邢远等人一并邀请了,生怕老师不去,又听说了府邸倒塌的消息,特意过来一趟。

    “走吧!”想起自己还要去皇宫看看所谓的圣域菩提树,张悬也不推辞,点了点头。

    离开废墟,二人坐上洛七七早就准备好的马车,飞掠而出。

    时间不长,就来到了皇宫跟前。

    不愧是一等帝国的皇宫,巍峨高耸,气势惊人,高大的宫门前,两排兵士站立,每一个都拥有化凡六重桥天境的实力,数百位组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皇宫内部,各种阵法闪烁,最低都达到了六星初期,不知道布局,贸然闯入,必然会困入其中,再难逃出。

    步步机关,就算圣域一重强者,也不敢贸然踏足。

    有邀请函,没人阻拦,在一个护卫的带领下,一路向前,时间不长来到一座巨大的宫殿前。

    “陛下就是在这里举行宴会……”

    洛七七向前一指。

    “对了,这是什么内容的宴会?为何要邀请我们?”这才想起,张悬忍不住问道。

    “你不知道?”

    见老师什么都不知道,就来参加宴会,洛七七一阵无语。

    “玉飞儿给我邀请函的时候,你就在跟前,什么都没说,我怎么知道?”张悬奇怪。

    “好吧!”

    一摸额头,洛七七满是无语。

    自己这个老师什么都好,就是情商太低。

    人家堂堂公主,邀请你来参加宴会,不管怎么说,都要提前打听一下吧,就算不打听,也应该提前准备一下,有点姿态吧……结果,不去喊他,恐怕还在废墟里徘徊,什么都不知道。

    “是玉飞儿……的生日宴会!”

    洛七七道:“陛下将帝都内的年轻才俊,以及她的好友,都请了过来!”

    “生日宴会?”张悬眼皮一跳。

    “是啊,你不会连礼物都没准备吧?”看向老师,洛七七一脸无奈。

    “准备什么?”张悬摇头。

    你们又没说是生日宴会,啥都不知道就过来了,怎么可能准备礼物?

    再说,女孩子喜欢什么,完全不懂,一天到晚忙的跟兔子似得,也没工夫去找。

    “这……”洛七七摇头。

    就算你不知道是生日宴会,堂堂皇帝陛下邀请,也要准备些东西,增加些好感吧,空手就来……估计也就自己这位老师,才能做的出来。

    “这样吧,我这里有些宝贝,不行,你先拿着……”

    手腕一翻,洛七七取出一些女孩子喜欢的宝物。

    张悬看去,只见她的手上多出七、八样东西。

    有偌大的宝珠、珍稀材料打造的发卡、味道特别的香囊……每一个都十分珍贵,价值不菲。

    “不用了!反正也不想参加,实在不行,离开就是,不算什么大事!”

    张悬摇了摇头。

    他没想参加什么生日宴会,来皇宫,只是想研究一下,圣域菩提树能不能救治魏如烟罢了,如果对方因为没礼物而轻慢,离开就是,不算什么。

    “离开?”

    看到老师一脸认真,不像开玩笑,洛七七只好点头:“好吧!”

    玉飞儿是她的好友,两人相处许久,知道脾气和秉性,也不会在乎什么礼物不礼物的,只要张师人到,就够了。

    抬脚向眼前的大殿走去。

    高耸的殿堂,装修的富丽堂皇,眼睛所到之处,给人一种雍容华贵之感,厚厚的地毯,足有半尺多厚,走上去,松软而有弹性。

    明理之眼蠕动,向四周看去,只见大殿内外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阵法,有的防御,有的进攻,更多的是加固。

    “六级巅峰的稳固阵法,六级巅峰的磐石阵法,六级巅峰的城墙厚重阵法……弄这么多阵法在这里干什么?”

    看了一会,张悬眨巴眼睛,满是不明所以。

    这个大殿的阵法,防御进攻虽然也有一些,但更多的是巩固阵法。

    如此巨大的皇宫建筑,基本都是最顶尖的匠人建造而成,稳固上毋庸置疑,就算再大的震动都难以崩塌,现在却无故加这么多巩固阵法,让人看得莫名其妙。

    “算了,反正也不关我的事……”

    摇摇头,不再多想。

    反正他就是来参加宴会的,这个宴会厅,弄再多的阵法,跟他都没关系。

    “七七,张师,你们来了!”

    还没走进去,就见邢远和吴振迎了上来。

    这两位今天都穿着崭新的名师袍,看样子专门打扮了一番,十分有精神,气质不凡。

    “宴会开始了吗?”

    洛七七问道。

    “还没呢,人还没到齐……”邢远笑道。

    “那就好!”见没来完,洛七七松了口气。

    跟在二人身后,进入大殿。

    整个殿堂足有七、八百平米大小,只有四周四根柱子支撑,房顶无数夜明珠笼罩,光芒耀眼,宛如白昼。

    找个座位坐了下来,这才发现,房间里,已经来了七、八个人,都二十来岁,衣着华贵,气度不凡。

    单看容貌和举止,就知道出身不低。

    “这些都是帝国权贵的后辈……”邢远压低了声音。

    张悬点头。

    其实知道是生日宴会,他就明白过来。

    皇帝陛下邀请青年才俊过来,弄不好,是想给玉飞儿选一个门当户对的驸马。

    虽然对于化凡武者来说,二十来岁还早,但皇家讲究利益,提前将其帮到自己战车上,能让皇权更加稳固。

    这些青年才俊,尽管不是名师学院的学员,却也个个实力不凡,其中强大的,居然和胡夭夭等人的相同,已然是蚕封境巅峰,距离半圣只有一步之遥。

    二十来岁就有如此实力,就算放到名师学院都是超级天才了!

    “邢远,这里面应该有不少你的竞争对手吧?”洛七七笑道。

    做为好友,知道邢远一直追求玉飞儿公主,只不过襄王有梦,神女无情罢了。

    “这个……”

    脸色一红,邢远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张悬,见他没说话,这才尴尬一笑:“我知道自己配不上玉飞儿公主,早就没了那个念想了……”

    他是喜欢玉飞儿,但是后者对他不理不睬,反倒对眼前这位张师,似乎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思索再三,还是决定放弃。

    先不说这位张悬是他的救命恩人,单说在名师学院干出来的那些事,就算是十个他也望尘莫及。

    和这家伙争,真担心会被悬悬会的人,打的名师学院的门都找不到。

    “早就劝你放弃,你非不听,现在能想通也不错!”

    见他这样说,洛七七笑道。

    她闺蜜的喜好,她知道的一清二楚,私下里也劝过眼前这位,只不过不听罢了。

    现在能够放弃,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好事。

    “邢远,你身边这两位面生得很啊,不知是谁?可方便给我介绍一下?”

    几人正在说话,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随即看到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端着酒杯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这个青年,一身青衣,双眉扬起,目光如电,容貌比起邢远,都只强不弱,自带一番贵公子的韵味。

    正是诸多才俊中,实力最强的一个,赫然达到了蚕封境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