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说陆封院长是多嘴驴?”

    “还要挑战炼丹学院?”

    听到台上二人的争吵,下面所有人都疯了。

    老院长失踪后,名师学院的大小事情,基本都由这位陆封院长决策,虽然不是名义上的院长,却也差不多了。

    再加上,他还是十大长老之首,糜长老等人都以他马首是瞻,在学院拥有极高的地位……一个新生,当众骂他是多嘴驴,还让其滚一边去,简直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张师怎么这么鲁莽?”

    卫冉雪、赵丙戌等人全都一晃。

    本想着陆封院长出面,很快就能解决,没想到这位张师如此刚烈,硬抗了起来。

    陆封院长,一向刚正不阿,视规矩如泰山,当面辱骂,无异撕破脸皮,不发疯才怪。

    果然,话音未落,就见这位陆院长脸色沉了下来,眼睛眯起,声音如同闷雷。

    “你说什么?”

    “你聋了,还是瞎了,听不到总也能看到吧!我和尤虚,进行生死斗,都以六星医师身份,算是平辈,没有师生之分……所以,也不用什么师生的大义来压我。”

    “另外,我们还没分辨胜负,你就冲过来捣乱,强行阻止……跟我讲规矩,你这是遵守规矩?”

    目光丝毫不惧,张悬冷冷一笑。

    他是学生,按照规矩顶撞对方的确犯了大忌,但他与尤虚以六星医师身份比斗,属于平辈的比试。

    也就是说,只要比试没结束,他现在的身份就不是学生,而是六星医师。

    对方就算是六星名师,也同样平辈而已。

    有什么资格阻止?

    “你……”

    面容铁青,陆封气的嘴唇哆嗦:“伶牙俐齿,不管你今天怎么说,这位尤虚我保定了,这件事,我会亲自上书名师堂,与医师公会调停!”

    “你要保他?”张悬眼睛眯起。

    虽然有些奇怪,这家伙花费如此代价保尤虚,但仔细一想也就明白过来。

    当初和魏长风购买药物的时候,亲眼看到这位陆封院长,派人来买药。

    价格便宜不说,交易也十分顺利。

    一个炼丹一个养药,二人必然经常沟通、交流,关系不错,不然,也不可能宁愿得罪医师公会总部,也要打断生死斗。

    “不错!”

    哼了一声,陆封一甩手臂,带着无敌的威势:“尤院长,跟我走!我倒要看看,在这名师学院,谁敢拦我!”

    “是!”

    见陆封院长亲自出面,态度强硬,尤虚松了口气,急忙跟在身后。

    生死斗,他已经输了,继续留在这里,肯定倒霉,能离开最好。

    “走?我没让走,谁敢走?”

    眉毛一扬,张悬一声冷哼,随即看向尤虚:“你害死魏长风,置名师的尊严和道义不顾,还有什么脸面为人师表,给我跪下!”

    “跪下?”

    尤虚一愣,正想说话,就觉的膝盖处,一股特殊的力量,猛地刺激穴位,剧烈的疼痛立刻袭来。

    噗通!

    没来得及回答,膝盖一软,跪在地上。

    天道真气在对方体内隐藏,一念为毒,将其制服,轻而易举。

    “你……”

    脸色铁青,陆封整个人宛如锅底。

    刚说完要带回去,就让尤虚跪倒在地。

    简直就是当面打脸,而且还是“啪啪啪”的那种。

    啥时候,他堂堂丹院院长的名头,这么不值钱了?

    “张悬,你真的要和我作对?”

    目光阴森,冷冷看过来,似乎要将青年撕扯的粉碎。

    “作对?”

    张悬摇了摇头:“你还不值得我作对!说实话,你出现前,我都不知道你是哪根葱!”

    身具天道图书馆,天道之下无武不破,一个小小丹院院长而已,不主动冒出来,都不知道是谁,还作对……你真的想多了!

    “你……”陆封气的快要抓狂。

    “好了,懒得和你废话。医师生死斗,还没结束,谁都不能带他走,别说你只是个代院长,就算院长亲自来了,也没用!否则……只能带走个尸体!”

    随意摆了摆手,张悬懒得继续解释。

    天道真气侵入对方骨髓了,这位尤虚的生死只在自己一念之间,管你是谁,想带走,做梦!

    “你敢!”

    陆封咬牙。

    “为啥不敢?”张悬摇了摇头,看向尤虚:“他说我不敢,来,吐个血给他看看!”

    话音结束,跪在地上的尤虚,立刻感到内脏瞬间被一股特殊的力量搅动,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染红了一片。

    “你……”

    身体一晃,陆封眼前一黑,差点没疯了。

    简直就是*裸的挑衅!

    “怎么,不服?来,尤虚,继续,吐到他服为止!”

    双手一背,张悬眉毛一扬。

    “噗!噗!噗!”

    听到了他的命令,尤虚一口口鲜血向外不停乱喷,才喷了几口,就脸色煞白,看样子随时都会挂掉。

    “住手!”

    见老友继续吐下去,肯定会死,陆封气的牙齿都快咬掉,却没有丝毫办法。

    此时,再傻也知道,刚才医师生死斗时,这位张师,必然下了极厉害的毒药,不然,后者也不可能这么听话,说跪就跪,说吐就吐。

    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停!”

    张悬摆手。

    尤虚这才停止吐血,身体一软,大口喘着粗气,只觉得半条老命都快没了。

    自从成为名师,活了接近一千年,哪受过这种屈辱。

    见他停手,陆封急忙向前,取出一枚解毒丹药,喂了下去。

    尤虚喘了几口,忍不住摇头。

    这个解毒丹药虽然厉害,但对他身上中的毒来说,没有丝毫效果。

    对方留在他体内的毒,已然钻入了体内最隐秘,真气都修炼不到的地方,病入膏肓,药石无用。

    “可恶!”

    站起身来,陆封再次看向张悬,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很好,你很有本事!不过,在这里,我要提醒你一句,你医师生死斗是赢了,但尤虚身为六星上品名师,受学院庇护,以你的身份,还没资格决定他的生死!”

    张悬皱眉。

    对方的语气虽然不客气,但他知道说的不错。

    医师生死斗,最多让其身败名裂,杀死,还是不行的,因为……对方除了医师,还有名师身份。

    每一个名师,都是社会的栋梁,名师堂花费无数代价培养出来的,尤其达到了六星上品,没做出罪大恶极,违背人族的事情,同级别谁也没资格处死。

    除非……七星名师亲自开口,或者经过教师法庭审判。

    正因如此,他才利用师言天授,想蛊惑的对方自杀。

    要是真死了,说成羞愧自杀,死无对证,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而现在,吃过一次亏,再想蛊惑成功,很难了。

    “我可以不杀他!不过,我要带他走,至于别人是否动手,就不关我的事了!”张悬摆手。

    虽然很想斩杀这家伙,却更愿意让魏如烟亲自动手,手刃自己的杀父仇人。

    “带走?这里是名师学院,你要带走一个副院长,是不是觉得太天真了?”

    大手一挥,陆封冷笑。

    “你这是不打算遵守生死斗的规定了?”张悬皱眉。

    “规矩自然遵守,不过,生死斗结束,你的身份,依旧是名师学院的学生,我堂堂代理院长,十大长老之首,阻拦一个学生,不算违背规矩吧!”

    陆封目光一闪。

    刚才双方在进行医师生死斗,他插手是违背规矩,现在比试结束,对方再次变回学生身份,他堂堂院长,地位尊崇,无论阻拦,还是教训,都不算违规。

    相反还义正言辞。

    张悬脸色难看。

    对方说的不错,不管怎么说,他都只是个学生,师生有序,尊卑有别,在学院里,老师阻拦,还真没有任何办法。

    用毒药威胁尤虚还行,真要毒死,等于以四星名师的身份,毒杀六星名师,以下犯上,必然要受到名师堂的调查。

    届时,更加麻烦。

    不愧是丹院院长,六星上品的名师,玩规矩,比他还要遛。

    “将尤院长留下,并将毒解了,至于赌斗获胜,我会让他给与补偿……这样,我便会放你离开,当做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否则,身为老师,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学生,传到名师堂,没人会替你说话!”

    陆封哼道。

    “你是铁了心要找我麻烦?”

    见对方不打算让路,只要自己不答应就会随时动手,张悬目光如冰。

    果然,名师无耻起来,比他都要厉害。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找麻烦?我并非找你麻烦,只是教育晚辈而已,如果你的辈分比我高,自然也可以随意教训我!”陆封笑了起来。

    辈分压死人。

    你是学生,我是老师,就这个身份,就能压的你抬不起头,谁都说不了什么!

    张悬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回答,正纠结该怎么处理,就听到台下一个老者着急的呼喊声响起。

    “郑长老、王长老、刘长老,你们也来了,不要上去……”

    紧接着风声传来,几个身影跳了上来。

    随即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陆院长,在下三人是武技学院新招来的客座长老,享受学院特邀待遇,不知……可否与你同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