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

    女子眼睛一亮。ωヤノ亅丶メ....

    飘香舞技,是她目前所修炼的最强绝招,一直都无法练成,如果真能改正,让她练成,实力绝对会大大增加!

    “不错,这套舞技,在于心境,你虽然没有热恋中的长相厮守之感,却有为了修炼,甘于寂寞的冷寂,只要将这种心境,发挥出来,威力同样大的惊人!”

    张思索了一下,悬道。

    “还望……赐教!”

    女子躬身抱拳。

    通过刚才的交谈,已经知道对方对惊鸿师的理解,远超于她。

    达者为师,尽管她是圣域强者,遇到能帮自己解惑的,也会诚恳求教,不会觉得受到了侮辱。

    “嗯!”见对方态度,张悬暗暗点头。

    对方是虚心学习的真名师,完全可以用学识,让其佩服,要是那种不计后果的鲁莽之辈,就没办法了。

    思索了一下,按照对方的心境,仔细推敲了片刻,这才开口将修改后的飘香舞技说了一遍。

    听完他的话,女子在推敲了一番,越推敲越惊讶,知道完全符合她而创出,再次看向对方,充满了钦佩。

    “是我鲁莽了……”

    急忙将张悬周围的真气牢笼化解,女子抱拳致歉。

    之前,如果怀疑此人对惊鸿院不利,想要在藏书阁盗取什么,而现在,这种想法一点都没有了。

    这个藏书阁内的书籍,对学院的学员和老师有用,对她已然没了效果。

    对她都作用不大,眼前这位,对惊鸿师的理解比她还深,又怎么可能有所觊觎?

    看来,那个可以隐身的家伙,和这位,没有任何关系,而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不知……这位名师如何称呼?”

    想通这点,女子态度和善了许多,略带疑惑的问道。

    “前辈客气了,在下张悬,不过是刚入校的一个新生罢了!”张悬忙道。

    “张悬?你就是张悬?”

    愣了一下,女子紧接着眼睛瞪圆。

    “你知道我的名字?”张悬看过来。

    “当然知晓,让糜院长主动追着收为学生,赵院长甘心代师收徒……这两件事,所有老师都在流传,如果我再不知道,真就与世隔绝了……”

    女子苦笑。

    这位新生,一来到就创下如此多的记录,在普通学生中流传的并不多,但在老师之中,快要炸锅了。

    可以说,名师学院,自从创立这么多年,还从未出现过,让两大院长,都甘心结交,却被对方坦然拒绝的。

    “我还以为,张师只在驯兽和炼器上有高深的造诣,没想到对惊鸿也有如此理解……”感慨一句,女子满是佩服的看过来。

    她打听过这位张悬的背景,据说身后有一个能够指点莫堂主的老师。

    如此人物,怎么可能做出对惊鸿院不利的事?

    真是错怪他了。

    “前辈客气了,惊鸿职业博大精深,我也只是学习了皮毛而已!”张悬忙道。

    每一个职业能够传承下来,都有特有的魅力,他虽对惊鸿师理解了不少,但对整个职业来说,也只有九牛一毛,因此,这样说,不算过分谦虚。

    “如此年轻就有这种知识,却不骄傲,难怪能有如此成就!”

    女子点头:“我叫卫冉雪,是学院的长老,你在惊鸿职业上远胜于我,称呼前辈,实不敢当,直接叫‘小卫’即可,以后,恐怕我还会有不少难题,会向你请教!”

    对方帮她指点,算有了半师之谊。

    就算她年龄大,修为高也不敢自称前辈。

    “也好!”

    见对方认真,张悬只好点了点头。

    这种称呼不算什么。

    就好像洛七七和他的年龄也差不多,仔细说起来,还要比他略大一些,同样称呼老师。

    这是名师相交中“达者为师”的一种礼节,也是名师对知识的渴望和认可。

    “张师之前说,要来这里考核惊鸿师,难道……你还没有徽章?”想起一件事,卫冉雪疑惑的看过来。

    “我一直跟随师父学习,从未考核过等级……”张悬道。

    “没考核过等级?这个简单,惊鸿师不是他们那些上九流的职业,必须进行各种考核,才能颁布,你对惊鸿的理解,比我都要高深,是我亲自验证,无法作假……这样,我现在就给你去申请六星惊鸿师徽章,然后给你送去!”

    卫冉雪笑了笑。

    上九流职业,考核比较森严,需要各种考核,甚至对修为也有严格要求。

    惊鸿师虽然是名师学院,十大职业之一,却是下九流,没有这么严苛的要求,自己六星巅峰惊鸿师审核过了,完全可以帮忙申请。

    不需要花费太大功夫。

    “那就多谢了……”

    没想到对方要主动帮自己申请,张悬眼睛一亮,连忙抱拳。

    一旦申请成功,就等于有了两样六星辅助职业,距离考核六星名师,也只差四样了。

    “客气了!”

    卫冉雪点头,笑着邀请:“如果张师不嫌弃,可否去惊鸿堂一叙,也好趁机向你学习!”

    “在下这个样子……还是不打扰了,刚刚顿悟再加上走火入魔,不方便叨扰……”

    低头看了一眼浑身的泥土,张悬道。

    刚才肉身一直撞墙,再加上灵魂被对方攻击,从内到外,都受了不轻的伤,当务之急是回去调养。

    “是我鲁莽了……”

    这才想起对方刚刚走火入魔过,卫冉雪有些尴尬。

    “告辞!”

    松了口气,张悬再顾不上其他,转身向外走去。

    惊鸿院男学员本身就少,现在已经过了中午,走在其中,难免引起不少关注,不过,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一路急速前行,终于回到了精英区,居住的地方。

    “老师,你受伤了?”

    刚走进房间,洛七七就迎了上来,看到他满身狼狈的样子,吓了一跳。

    “没事,我先休息一下!”

    顾不上解释,张悬推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

    肉身上的伤,没啥大碍,天道真气流淌,很快就能恢复,最主要是灵魂上的。

    圣域强者的连续几下重击,让他有种撕裂的感觉,要不是魂体强大,可能都已经维持不住,当场崩溃了。

    呼!

    巫魂出现在房间里,轻轻一抓,一枚上品灵石出现在掌心。

    “天道巫魂!”

    不敢犹豫,张悬立刻运转巫魂的修炼功法,一瞬间,无数精纯的灵气,从上品灵石中滚滚流入全身,修补着受伤的地方。

    魂魄上的伤势,要比肉身难以恢复,即便拥有天道功法,和上品灵石,依旧花费了不少时间。

    足足花费了两个时辰,这才让魂体再次和以前一样,晶莹剔透,充满了力量。

    “看来以后就算想看书,也要小心!”

    魂体回归,思索今天的事,张悬满是无奈。

    之前还畅想,十天看完名师学院的书籍,然后离开,现在想来,还是有些太天真了。

    学院的藏书阁,既然有诸多限制,肯定不是这么容易进出的,哪怕是巫魂。

    今天运气好,学习了惊鸿师职业,才将对方说服,如果没学习,或者对方不吃这一套,恐怕真就麻烦了。

    “继续修炼巫魂吧,提升一分是一分!”

    从惊鸿学院藏书阁,整理出来了两套天道巫魂功法,现在魂力恢复,也该修炼了。

    只有魂魄的实力强,看书才会更加容易,不被发现。

    “呼!”

    将分身放了出来,精神一动,把精简版的两套秘籍传了过去。

    分身的力量来自魂魄,没有功法,一直困在合灵境,好久没有晋级了。

    秘籍到手,刚好一起修炼。

    巫魂同时离体,各自握着一枚上品灵石,张悬和分身,按照刚得到的修炼法诀,运转力量。

    精纯的灵力游走全身,魂魄的气息如同江河汇聚,越来越强,也越来越浓郁。

    不知过了多久。

    轰隆!

    魂魄一阵晃动,两者同时突破,达到了桥天境。

    继续吸收。

    桥天境初期!

    桥天境中期!

    桥天境后期……

    半个时辰后,本尊和分身就同时达到了桥天境巅峰。

    分身虽然修炼的是精简版的天道功法,因为受到九天莲胎滋养,修炼速度,居然和本尊不相上下。

    咔嚓!

    正想继续冲击更高境界,一声脆响,两者手中的上品灵石碎裂开来,变成了粉末。

    本尊和分身都是十米高的魂体,对灵气需要极多,一枚上品灵石只堪堪够用而已。

    “继续!”

    眼神凝重。

    一个桥天境,就消耗了一枚上品灵石,归一境级别更高,恐怕需要的更多。

    吐出一口气,将剩下的八块灵石全部取了出来,和分身每人四块。

    “开始!”

    巫魂出体,继续修炼。

    突破归一境,消耗了一枚上品灵石。

    达到归一境中期,消耗了一枚多。

    很快,四枚上品灵石,全部用完,实力停在了归一境后期,连巅峰都没达到。

    “这消耗也太大了吧?”

    低头看着满地的残渣,见好不容易得到的十枚上品灵石,全部消耗光了,才刚进入归一境后期,张悬一脸的幽怨。

    才归一境,就消耗这么大,伴随级别越来越高,后面肯定需要更多,该怎么办?

    本以为,有了十枚上品灵石,已经成了富翁,谁知……眨眼功夫再次变成了穷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