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鸦雀无声。

    所有人面面相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说人家肉身不强,不够指点龙犀血脉,这下好了,人家站在那里,等你打,就将你震的全身骨头没几块完整,还有什么可说的?

    齐刷刷向青年看去,就见他躺在地上,全身呈不规则的扭曲,已然站不起来了。

    “你……有资格做涛少爷的老师……”

    青年眼泪快要流出来。

    自从开始修炼肉身,啥时候遇到过这种事。

    用尽全力揍人,对方屁事没有,反倒把他全身骨骼都震碎,这种防御,别说是他,就算长老也做不到!

    还是人吗?

    早知道你肉身防御这么强,打死也不找麻烦啊!

    还不如刚才乖乖滚出去,至少还没受伤,现在好了……全身骨头碎成这样,以后怎么办?

    “修炼学无止境,我们虽然是龙犀血脉,却也不是肉身无敌,张师也算给你上了一课,让你知道山外有山,人上有人的道理!”

    叹息一声,袁长老手指一弹,一颗丹药进入青年的口中。

    刚才对方要挑战张悬,他没阻拦,实际上也带了考教的心理,想看看这位张师肉身到底如何,只是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强!

    丹药入口即化,过了片刻,青年恢复了一些,挣扎着站起,头上汗水直冒。

    “你修炼肉身,现在骨骼碎裂,丹药难医,肉身以后恐怕再无法修炼!”

    见他这副样子,袁长老叹息一声。

    肉身修炼,最怕骨头受损,现在全身骨骼碎的差不多,就算有良药救治,恐怕也不可能恢复如初了。

    可以说,这家伙的一身修为因为这一战,付之流水,再难恢复。

    族内虽然有可以让人完好无损的疗伤圣药,但……青年算不上核心,血脉也没那么精纯,是没资格使用的。

    “是!”青年一脸悲凉。

    他的实力本身在家族就不被待见,修为再失,可以想象,以后的结局,必定凄惨无比。

    “好了,吃一堑长一智,对你来说也不算吃亏!”

    袁长老不再多说,而是看向张悬,目光中带着佩服:“张师年纪轻轻,就将肉身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实在让人佩服!不知……可有兴趣来我袁家?以你对肉身的理解和年龄,只要努力不辍,成为客卿,只是时间问题!”

    “去袁家?”一侧的淮王爷,眼睛一下瞪圆,呼吸急促。

    无疆袁家代表的什么,张师等人不懂,他可是一清二楚。

    如果能让他去,当个客卿,哪怕只是个普通门人,肯定都会毫不犹豫。

    就在他以为,这位张师,会直接答应的时候,却见他摇了摇头,一脸的不屑:“没兴趣!”

    身体一震,淮王爷满是着急:“张师,你可知道无疆袁家客卿的真正意义?”

    “管他什么意义,都没兴趣!”张悬摆了摆手。

    再厉害也就是个下人罢了,他可是要成为九星名师的男人,什么家族,什么势力,都是浮云。

    再说,给他学生当客卿,也丢不起这个份啊!

    “那可惜了……”

    见他毫不犹豫的拒绝,袁长老也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再次看过来:“张师,我们少爷……”

    如何决定袁涛的去留,这位张师还没开口,他就算实力通玄,也不能违背自己的少爷。

    “哎!”

    叹息一声,张悬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少年:“袁涛,你过来一下!”

    “老师!”

    愣了一下,袁涛来到跟前。

    用手揉着胖子的脑袋,张悬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回到家族,好好修炼,不要坠了老师的名头!”

    “老师……”

    眼睛一红,袁涛“噗通!”跪倒在地:“我不走,我要跟在你身后……”

    张悬摇了摇头:“既然袁家,拥有龙犀血脉的完整传承,你应该跟他走,这样,也能修为更快,进步更大!跟在我身后,只会成为你的桎梏。”

    袁涛一僵。

    “好了,做为我张悬的学生,没什么可婆婆妈妈的,到了家族,争取早点激*质,也让老师看看你的成就!”张悬一摆手。

    虽然心中不舍,但该走的还是要走。

    学生就好像小鸟,天天守在自己跟前,就算调教的再好,也不如展翅翱翔,畅游天空。

    因为……那里才是属于他的世界!

    只有放手让其飞翔,才能越走越远,才能经历风雨,成为真正的强者。

    “是!”见老师态度坚决,袁涛咬牙。

    “袁长老,我这个学生,有些顽劣,以后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安排完袁涛,张悬看向袁长老。

    “张师哪里话……”袁长老脸色一凝,再次看向眼前的青年,充满了佩服。

    对方与袁涛的感情,他看在眼里,即便如此,知道学生有好的去路,还是毫不迟疑的送走,这份心胸,这份见识,就不是一些名师能够比拟的!

    只要不陨落,这位张师绝对前途无量!

    “袁涛是我的亲传学生,以后如果给我知道,他受了委屈或者不公平,会亲自找到袁家!”

    交代完,张悬面容一沉。

    虽然他现在的实力不行,但不代表以后不行,对方真敢虐待袁涛,他也不介意,去看看这个袁家,到底什么来头。

    “放心吧,涛少爷如此完整的古脉,家族重视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委屈……”

    袁长老笑了笑。

    这么完整的龙犀古脉,家族上万年都没见过了,当成宝贝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让他受到不公平。

    “那就好!”

    张悬点点头,手掌一伸,将不远处桌子上的酒杯抓了过来:“我敬长老一杯!”

    “这……”

    这一下抓到酒杯,看起来平平无奇,袁长老却瞳孔一缩,全身一震。

    张悬距离桌子足有一米五左右,一伸手就抓住,没动用丝毫真气,说明……他的胳膊在瞬间暴涨了最少半米的距离!

    不靠真气,手臂暴涨……

    “难道是……骨骼、肌肉修炼到了不死之境?”

    袁长老身体僵直。

    传说,肉身修炼到了一定境界,不光坚硬无比,还能极其柔韧。

    无论骨骼还是肌肉,都能做出违背常理的延伸,甚至被打成肉饼,都能恢复如初!

    因此,这种级别也叫不死之境。

    虽然不是真正的不死,可肌肉随意拉伸,骨头任意转换,已经十分逆天了。

    就算他们家族,也只有传说中的老祖才做到这点!

    眼前这位青年,没动用任何真气,手臂暴涨半米多就算没达到这种境界,也距离不远了!

    二十岁肉身修炼到极限,达到不死之境……

    这怎么可能?

    眼前这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胎?

    难怪青年会输,这种级别的肉身,就算是他,也远远不及啊!

    之前,他还觉得对方说,找到袁家,是一句玩笑话,而现在,却不这么认为了。

    不管对方修为如何,肉身达到了不死,以后的成就,就无可限量,袁家即便是传承了数万年的超级大家族,恐怕以后在对方面前,都会瑟瑟发抖。

    满是震惊,再次看时,就见眼前的青年已经喝完了杯中的美酒,回到刚才的密室,再次出来,脸上恢复了古井无波的模样。

    “我们走!”

    招呼一声,张师大步向外走去。

    “走了!”

    郑阳等人看了袁涛一眼,紧跟了上去。

    同门这么久,一起修炼,早已有了极其深厚的关系,现在陡然离开,心中也多有不舍。

    “张师……”

    见张悬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袁长老正想说些什么就见不远处的青年手掌一抖,一个酒葫芦飞了过来。

    随手接住,紧接着听到对方的声音响起。

    “将断骨接好,然后把这瓶药酒服下,全身骨骼能够完好如初,不会耽误修炼!”

    “这……”

    愣了一下,袁长老急忙将酒葫芦递给不远处的青年。

    他的骨头,刚才已经用真气接好,知道这个药酒有可能恢复伤势,不敢犹豫,抬头喝了下去。

    咕咕咕咕!

    药酒进入咽喉,一道暖流立刻沿着小腹生出,之前断裂的骨头,顿时出现了酸麻之感,几个呼吸过后,不需要真气维持也能站立,身上的伤势,完好无损,仿佛之前没受过伤一般。

    “这……”

    瞳孔一缩,青年眼睛透红激动的不停颤抖。

    袁长老也身体僵直。

    “疗伤……圣药?”

    这种级别的药物,就算在他们家族,都珍贵无比,对方随手扔出来,这份恩情,实在太大了!

    “张师……多谢了!”

    青年也知道珍贵,再也忍不住,直接跪倒在地。

    刚才他出言相撞,语气刻薄,对方非但没记恨,还赐予如此珍贵的药材……

    以德报怨,胸怀若谷!

    这才是真正的名师风度!

    难怪能让涛少爷,誓死追随,这种人品,这种气度,让人敬仰。

    他这边感激,一侧的袁涛也拳头捏紧,泪水肆意流淌。

    是老师不嫌弃他是学院考核最差一名,将其收为学生!

    是老师让他从一个什么功法都没学过的莽汉,变成了化凡境的高手!

    是老师为了帮他寻找激*质的药材,耗费心血!

    是老师为了给他修改功法,彻夜不眠……

    老师……放心吧,回到家族,我一定努力修炼,不辜负你对我的期望!

    袁涛心中发下了浓浓的誓言!

    (昨天番外复制的时候,少复制了一部分,赵雅光-羞-羞的情节漏了,今天公众号重新发一下,大家可以关注重看,汗。微信搜索“横扫天涯”添加关注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