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想这位白医师面对三位副殿主、诸多长老,如何应对,就听到这句话,大药王只觉得眼前一黑。

    毒心金令代表身份,特使来到这里,对方查看,是十分正常的要求,没有任何问题。

    来一句够格吗……

    现在殿主暴毙,只有三位副殿主和诸多长老,他们不够格,谁够?

    就算特使身份高贵,嚣张也要有个限度,这么嚣张……很容易被打死的!

    “特使说笑了!”

    果然,听到这话,刚才还笑脸盈盈的廖勋副殿主脸色不太好看:“我是红莲分部的第一副殿主,现在殿主不在,职位最高,自然有资格!”

    “你们殿主身陨,这件事我已知晓,今天站在这里,就是处理新任殿主事宜的,否则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我岂会过来?”

    “没确立新殿主之前,所有人身份都一样,如果真想拥有资格,不要跟我说你们担任什么,而是……拿出你们对毒的掌控,对毒的理解。”

    张悬衣袖一甩,眼中露出威严:“我毒殿,需要的是有本领的毒师,不是庸才!”

    “对毒的掌控?”廖勋一愣:“特使这是要考核我们?”

    “不错,我没时间和你们耗费,也懒得墨迹。毒师,还是要以毒的强弱,来定论实力。你们配置毒药,我在一边观察,谁能配出我没见过的毒,或者说出我从未听过的理论,就有资格看我的毒心金令,成为下一任殿主!”

    张悬面无表情的看过来:“否则,与其将毒殿交给绣花枕头,还不如让它自生自灭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