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雪泥手法!”

    “传说是当年的吴道祖师,观察飞鸟徘徊,而创出的作画手段,雪泥鸿爪,转眼西东……用这种手法作画,意境悠远,还没出现内容,已然勾人心魄!”

    “这套手法,数万年来,能够学会的,寥寥无几,没想到紫晴才女不但学会,还施展的如此顺畅,这次比试,肯定赢定了!”

    “看样子,只要书画不超过九星,无人能够胜过……”

    ……

    四周一阵哗然。

    这位张家第一才女,一出手,毛笔、纸张、墨汁、手法,甚至心境……都无懈可击,完美的让人惊叹。

    “不错……”

    张悬也暗暗点头。

    身为八星书画师,他的眼力比四周的众人,更加强大,自然可以看出眼前这个女孩,的确不容易对付。

    比起当初闯名师楼遇到的那位圣子,都只强不弱!

    圣子殿,尽管集合了大陆中无数天才,但也并非其中的圣子,就是年轻一辈的天下第一。

    就好像启灵师公会的张峰,虽然是圣子,启灵之术奥妙无双,但真要和那位新进入总部的天才王颖比,还是略有不如的……不然,对方也不会找张悬帮忙了。

    同样道理。

    圣子殿的那位圣子,书画上很强,但似乎还远不如眼前这位。

    哗啦!

    毛笔轻轻在空中挥舞,给人一种美的享受,张紫晴整个人,机器一般,控制的分毫不差,落在流光纸上的每一根线条,每一滴墨汁,都散发出令人沉醉的光芒,让人一眼看去,就坠入其中,无法自拔。

    “张师……她都画了这么多了,你也快点开始吧,不然,真要输了……”

    正在观察,就听到身边一个着急的声音响起。

    转头看去,就见剑秦生依旧捂着额头,满是无奈。

    “先不着急……”

    看了一眼眼前的长香,看时间还久,张悬摇了摇头。

    他作画十分简单,一、二十个呼吸就能完成,没必要追赶。

    知道眼前这位曾闯过名师楼,胜过书画师公会的圣子,书画一道,十分强大,剑秦生不再多说,满是尴尬的看过来:“不着急就好……咳咳,张师,能不能和你商议个事?”

    “师弟但说无妨!”

    张悬点头。

    “是这样的……你现在代表的是剑道……能不能不要老弄出其他职业了……”

    停顿了一下,剑秦生道。

    说实话,他真有些后悔,将这家伙带过来了!

    过来是比剑的,擅长剑法的高手还没看到,先将人家阵法弄塌,然后,启灵弄的满院子都是石像……紧接着又要和人比试书画……

    阵法、启灵、书画、鉴宝,一个比一个牛……

    你真的……只是来比剑的,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

    你现在可是我的师兄,其他职业上这么张扬,真的好吗?

    “这个……说的倒是!”

    被他一问,张悬满是尴尬的挠了挠头:“是我欠考虑了……”

    只想着给张家一个下马威,忘了这茬了,以剑法的身份来到张家,剑还没开始比,先弄出这么多职业,的确不太好看,给人一种不务正业之感。

    “没事,只要你记得,我们是来比剑的就好……”

    见他承认,剑秦生不方便继续说下去,只好点了点头。

    要不是因为他,对方都不可能过来,就算有些差池,也是感激,责怪不到。

    “我记得……”

    点了点头,张悬正想继续说下去,就听到前方一阵叫好的声音。

    “太厉害了,这么快就完成了!”

    “好美的画,紫晴仙子,可否将这幅画卖给我?”

    “如此短的时间,就作画成功,不愧是书画师公会都千年不遇的天才……”

    ……

    四周满是议论,张悬抬头看去,就见眼前的女孩,空中挥舞的毛笔已然停了下来,一幅画出现在众人面前。

    是一副山竹。

    虽然没有其他植物衬托,但每一根竹子,都像长在纸面上的一样,翠绿欲滴,在微风的吹拂下,不停晃动,随时都会从里面长出来。

    一共十几根竹子,每一根,都似乎有自己的情感和生命,形态各异,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给画出的东西赋予灵性,宛如活了一般,厉害!”

    张悬再次点头。

    本以为随便作一幅画就能获胜,现在看来,并没有那么容易。

    眼前这个女孩的水平,比他想象的还要高明不少。

    书画,并非越复杂,颜色越绚丽就级别越高,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很多真正的名画,其实都十分简单。

    就好像检验一个厨师是否真的厉害,就让他做一道土豆丝一样。

    越简单的,越显示功力。

    眼前这片竹子,看起来轻描淡写,有点“录实”的味道,但实际上,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其中每一根,都像活了一般,拥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生命。

    而且,每一根之间,虚实相见,错落有致,已然有了画中世界的雏形。

    要不是对方年纪小,受限修为,恐怕已然可以做出最巅峰的画作,冲击九星书画师了。

    “难怪其他人说,九星画作不出,想要胜过很难……”

    感慨一声,张悬感到了浓浓的压力。

    想要超过对方这幅画,恐怕只有真正的九星作品。

    “怎么,张师这是要主动认输吗?”

    正在思索,就听到女孩的声音响起。

    抬头看去,就见张紫晴嘴角带着冷笑。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何对方不要赌她的画,而是一枚绝品灵石了,她的画这么珍贵,真要输了,对方必然输不起……

    这才故弄玄虚,好给个台阶下。

    “认输?这怎么可能?”

    张悬摇了摇头:“你的画很不错,既然如此,我也要拿出些真本事了……”

    感慨一声,手腕一翻,掌心多出一柄长剑,在空中抖了一下,摇了摇头收回戒指,又取出一柄,同样抖了一下,再次摇头收回。

    如是再三,终于找到一柄似乎合适的长剑,拿在掌心,左右看了一圈,突然脚掌在地上一踏。

    呼啦!

    脚下一个石板平着飞了起来,落在眼前。

    “我开始了……”

    淡淡一笑,张悬手持长剑,对着石板就刺了过去。

    “你不用毛笔?不用流光纸……用剑和石板作画?”

    娇躯一晃,张紫晴一股无明业火顿时升起,差点没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