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对方,无论是布置聚灵阵增加火焰温度,还是聚集火焰集中力量……都显示出了对炼器的理解,已然达到了极其高深的境界,比起他,都丝毫不弱。 ̄︶︺sんцつ

    可……器胎锤炼怎么如此草率?

    这可是一枚紫英天火石……对他来说都异常珍贵,就算不够一柄大刀、长枪,锤炼成匕首之类的短兵,也绰绰有余,结果,硬生生弄成了板砖……

    面皮不停抖动,憋的有些喘不过来。

    做为炼器师圣子,对兵器的完美,有着近乎变态的要求,他自己炼制的时候,只要有一点尺寸不对,都会推翻重来,对方考核……炼制的哪怕丑了点,也能忍受,可这东西,和兵器,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吧?

    又不是建筑工人,弄这玩意干啥?

    “你检验一下吧,应该能达到上品级别!”

    不去管他的表情,张悬手掌一摆。

    “上品?”

    面皮一抖,吴有道再也按耐不住:“一块板砖……就算达到上品又有什么用?”

    见他质疑,摇了摇头,张悬伸手将桌上的板砖拿了起来:“用处大得很,堪称最厉害的兵器都不为过!”

    吴有道怒极而笑:“你倒说说看,有多厉害……”

    撒谎也要有个限度吧,这玩意四方四正,连个锋刃都没有,怎么战斗?

    “你可有同样用紫英天火石炼制的兵器?强于不强,对抗一下,便可知晓!”

    张悬一脸淡然。

    “当然!”

    手腕一翻,取出三件兵器。

    刀、枪、剑!

    都是用紫英天火石炼制而成,寒气逼人,一出现就给人一种刺破皮肤之感,宛如要将人的血液都吸出来。

    一看就知道级别不低,威力极强。

    这三件兵器,都是用紫英天火石炼制而成,每一件都花费了他极大的心血,耗费了不知多少功夫。

    “用你兵器来对抗我的这件,你能胜出的话,算我闯关失败!”张悬轻轻一笑。

    “好,让我看看你这个板砖,到底有什么威力!”

    没想到眼前这位,居然口出狂言,吴有道冷哼,手腕一抖,长剑当先凌空飞起,笔直飞了过来。

    张悬也没有动作,衣袖一甩,板砖迎上。

    咔嚓!

    板砖和长剑对碰,一声脆响后者断成两截。

    “这……”

    吴有道吓了一跳。

    这柄剑经过不知多少次的锤炼,锋利无匹,坚固异常,与对方的板砖对碰,居然一下折断,怎么做到的?

    呼!

    击断长剑,板砖没有停歇,对着大刀和长枪也冲了过去,咔嚓,咔嚓!再次两声脆响,吴有道辛辛苦苦炼制出来的兵器,全都断成两截,横躺在地上。

    “你、你……”

    牙齿打颤,吴有道说不出话来。

    一件兵器对抗不了倒也罢了,连续三件,全都轻松被对方的板砖碰碎,再傻也知道,这个看起来颜值不咋样的砖块,比他炼制的兵器,高明太多了。

    根本不在一个级别。

    “板砖,看起来没有锋刃,却极为厚重,以势压人,以力进攻……”

    双手背在身后,张悬淡淡看过来,带着教育的味道:“兵器,是杀人的东西,目的为了更好的提升战斗力,好看不好看,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威力!紫英天火石熔炼极难,炼制成的兵器尽管锋利,本身却太脆了,和水晶一样,根本承受不住厚重兵器的攻击!与其对碰,如何能赢?”

    “这……”

    吴有道呆住。

    他用紫英天火石炼制了不少兵器,但每一件都和对方所说的一样,锋利是锋利,可本体太脆了,当然,这种脆,和其他上品圣器比,就算有差距,也不会太大,毕竟长剑,锋利和柔韧,属于两个方面,本身就不可能同时兼得。

    本以为,紫英天火石炼制兵器,都有这个缺陷,做梦都没想到,对方的一个板砖,立刻解决!

    “怎么样?我可算通过考核?”

    见他震惊的难以恢复,张悬不再多说,微微一笑。

    他一向谦虚,这次的目的又是过关,并非打击人,没必要雪上加霜。

    “通过……”

    嘴唇哆嗦一下,吴有道满是疑惑:“板砖不属于兵器,无法雕刻阵纹,也没看到你仔细锤炼,怎么可能炼制到这种级别?”

    尽管板砖厚重,但能如此简单将他的三件兵器击碎,级别绝对比他的只高不低。

    兵器想要提升级别,火候、淬炼极为重要,但锤炼、阵纹,却是增加威力的主要手段。

    相同的矿石,锤炼的越多,越久,密度就越大,淬炼成功后,级别也就越高。

    对方炼制器胎的时候,他亲眼看到,总共三、四个呼吸,铁锤就敲击了四个面,让其成为砖的样子……怎么能比他千锤百炼的级别还要高?

    “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张悬笑了起来。

    “还望指点!”

    不敢装大,吴有道抱拳。

    “其实炼制板砖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却有学问在内,每一下,都蕴含大道,并非简单的锤炼……”

    将砖抓了过来,张悬详细解释。

    他对炼器的理解已经达到了八星级别,随口指点,牵扯到了许多知识,只听了一会,吴有道就佩服的五体投地。

    眼前这位,年纪尽管不大,但对炼器的理解,却深入浅出,让人听了之后,茅塞顿开,有种恍然大悟的之感。

    很快,对方将炼制板砖的技巧全部讲完。

    “告辞了……”

    说完,对方抬脚向第三层走去。

    “原来我之前的炼器方法都是错的,以后再也不炼制长剑和大刀了,专心炼制板砖……”

    目送对方离开,回忆起刚才所学的知识吴有道双眼放光。

    什么长剑、什么大刀,如何比得上砖头?

    进可攻,退可守,这才是他毕生应该追求的目标!

    想到这,取出矿石,开始研究。

    “接近十分钟才通过第二层,是不是有些太慢了?嗯,后面要加快一些了……”

    张悬心中感慨,向上走去,随即看到了天机师公会的圣子。

    他暗暗嘀咕,却不知道,无意中培育出了一个炼砖大宗师,以后终其一生,只炼制同一种兵器,无数强者都为能得到他亲自炼制的板砖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