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是出窍境巅峰就施展出,比他丝毫都不弱的力量,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对方拳头击来的时机、位置,妙不可言,正是他前力消失,后力未及之时!

    也就是说,对方仿佛看出了他战斗中的缺陷,一招就找到了根源,打算将其轰杀。. .

    他修炼的功法、武技,都传自老师,比起张家、洛家最核心的绝招,都丝毫不弱。

    这么高深的武技、功法,即便是费师想要一眼看穿,都做不到,眼前这位,却一瞬间明了,并且找到缺陷,恐怕对其知道的很多。

    “哼,这样就想赢我,没那么容易!”

    这个惊讶,只在脑海转了不足十分之一个呼吸,冯子轶眼神一凛,身体一侧,改变了方位,同样一拳迎接而上。

    他的拳头,对准的是张悬的胸口,和后者对准他的,也是位置相同,没想到居然用上了两败俱伤的招数。

    “看看你防御多强!”

    眼中闪过一道狠辣,张悬也不更换,全身肌肉蠕动,宛如有金色光芒在其中盘旋。

    嘭!

    一拳落在对方胸口,立刻感到像是砸在了石头上,五指都有些发麻,对方的拳头落在他身上,再次感到胸口发闷,后退了几步。

    “你的肉身……”

    张悬惊讶。

    他修炼天道金身,*强劲无匹,比起半步上品圣器都丝毫不弱,没想到对方也有相似的练体秘法,肉身比起他都丝毫不弱!

    二者蛮力对抗,看起来不相上下,实际上,他受限修为,还是吃了点亏。

    “哈哈,痛快!”

    硬碰硬,眼前这位,居然丝毫不落下风,冯子轶兴奋地咆哮,双臂一震,身上的肌肉像是吹了气一般,将本来略显宽松的衣服撑满。

    似乎,短短一瞬间,吃了什么大补丸一样,从瘦弱的体型变化了超级壮汉。

    嘭!

    再次一踏,剧烈的压迫感,碾压而至。

    短短这一下,这位冯子轶的气息和实力,居然暴增了接近一倍。

    “这是什么秘法?”

    满是惊讶,张悬拳头捏紧。

    一路走来,见过不少能让实力瞬间暴增的方法,但是没有任何征兆,就增加肌肉,并且看起来没任何副作用的,从未见过。

    不过,此时知道对方根本不会给他过多的思考时间,体内的热血也被激荡而起,天道金身运转到极致,再次一拳轰击而来。

    嘭嘭嘭嘭!

    眨眼功夫,二人就交手十多招,几乎都是硬碰硬,四周风声呼啸,孙强本来紧跟在张悬身后,此刻和张九霄全都退出了大厅之外。

    即便如此,依旧感到全身火辣辣的疼痛,仿佛被烈焰灼烧了一般。

    “想当初,我和张师的实力,相差无几,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就差距这么大了?”

    张九霄骇然。

    当初在青源城初次见到张师的时候,和对方相差不大,本以为这段时间,努力修炼了,肯定会缩减一些,做梦都没想到……反而差距更大了!

    此刻的对方,就算不用近前,远远一拳下来,恐怕他也会变成肉饼,当场死亡。

    二者,已有了云泥之差,再不可同日而语了。

    呼啦!

    心中正在感慨,就见冯子轶突然手腕一翻,一柄长剑出现在掌心,凌空一划,房间内的空气,开始扭曲。

    “敢不敢和我,用兵器比上一场?”

    “乐意奉陪!”

    张悬手指一点,一百多柄长剑悬浮在眼前。

    “你干什么……”

    瞳孔一缩,冯子轶刚想说话,就感到一道属于剑气的海洋碾压而至。

    嘭!嘭!

    倒飞而出,脊背撞在房间的墙壁上,砸出一个大洞,紧接着凶猛的力量,继续轰击而来,脊背将院落的墙壁,也震成了粉末。

    连续飞出了七、八百米,这才感到眼前的攻击,停了下来,面容发白,手臂不停颤抖,虎口似乎随时都会撕裂。

    “你……这是什么招数?”

    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体内沸腾的真气压制下去,满是不敢相信的看过来。

    他是圣域七重入虚境初期,对方不过圣域五重巅峰,修为相差这么大,一剑就将其击退,差点劈了,这是什么招数,这么厉害?

    “是剑老人的一剑破海!”张悬点头。

    这也没啥可隐瞒的,当年剑老人能够闯出大名气,只要想要查探,应该还是很容易能够知晓的。

    “不可能!”

    冯子轶摇了摇头:“别说破海,就算是一剑凌天都没这种威力!”

    名师堂总部,汇聚了天下的武功,剑老人尽管没将这招外传,但领悟了剑意中的进攻真解,剑招的威力,有多大,还是能够推算出来的。

    别说破海了,就算灵虚三剑中威力最强的一剑凌天,都未必能够爆发出这种威力。

    “剑老人本来的剑法,的确没这种威力,不过,我稍微修改了一下……”张悬解释。

    一剑破海,尽管不弱,但相对于他目前施展的这个,差的还是太大了,不可同日而语。

    之所以威力如此强大,甚至当初的剑秦生都被直接击飞,主要就是因为,将所有缺陷都补充完整,让原本一百多个缺陷的绝招变得完美,形成了真正的天道剑法。

    “修改了一下?”

    冯子轶吓了一跳。

    剑老人的绝招,要说他老师更改,肯定没有问题,可这位,只有……出窍境巅峰,怎么能改的这么强大?

    “是啊,不改一下,怎么可能只是用三分之一的力量,就将你击飞?”

    张悬点头。

    “三分之一?”

    嘴角一抽,冯子轶面皮抖动。

    刚才为了挡对方的剑气,他用出了最强的手段,即便如此,都被打飞几十米,本以为,对方已经用了最强手段,没想到……

    强忍住要吐血的冲动,忍不住看过来:“你这招剑法,华贵大气,宛如海洋倾覆,绝不会是三分之一力量,就能完成的……”

    双方交手,心理战也很重要,刚才打的难舍难分,确切来说,对方还受到他的压制,怎么可能用上兵器之后,三分之一的力量,就能将其碾压?

    会不会是故意夸大其词,好让击溃他的自信?

    “这个……被你看出来了,其实……我是十分个谦虚的人,实际上,刚才只用了六分之一的力量……”张悬挠头。

    对方毕竟是“杨师”的学生,所以,出手的时候,留了很大力量,仔细算起来,和他计算的一样,只用了六分之一的威力罢了!

    本来谦虚一下,给对方些自信,没想到被看出来了。

    既然如此,只能承认了。

    眼前一黑,冯子轶差点没吐血。

    他的意思是想问,对方会不会是用尽了全力,却说三分之一,好打击他,怎么都没想到,对方还谦虚了……

    “别保留力量,用出全力进攻,我想要看看,你这招,到底有多强大的威力!”

    强忍住心中的郁闷,冯子轶一咬牙。

    他不信,威力这么大!

    “全力进攻?”

    张悬皱了皱眉:“用尽全力的话,我怕控制不住,会将你杀了!”

    刚才不敢使用全力,对方是杨师的学生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一旦全力施展,必须真气耗尽才能完结……之前,真气少,倒也罢了,此刻,丹田在葫芦的改造下,真气储备,暴增了五倍不止,再要控制不住……怕会出现大问题。

    (丹田内环形空间,可以让真气储量暴增十倍,但洛玄青雷霆,大部分都被葫芦、分身吸收了,他只让十倍的储量,完成了一半左右,所以,只能算是增加了五倍)

    “控制不住?”

    冯子轶咬牙:“放心吧,我是入虚境强者,而且手段众多,就算你控制不住,想要伤我,也没那么容易!”

    “这……”

    张悬依旧有些迟疑,面带为难:“你实力强劲,我十分佩服,但是……这里是新生的住宿区,万一招数太强,怕会毁掉建筑……”

    才从外面回来不到半天功夫,就毁掉天机师公会和启灵师公会两个地方了,要是再将这个新生住宿的地方毁掉,真怕刚到手的绝品灵石,还没捂热,就被拿来赔偿。

    “这……”

    冯子轶环顾一周。

    刚才二人的战斗,的确将这个小院都震碎了,继续打下去,这里没有阵法保护,还真会造成很大的破坏。

    “这样吧,我们去礼殿!刚好今天费师,带了精英班的人,在那里进行实战练习,敢不敢和我在那里战斗一场?”

    迟疑了一下,冯子轶点头道。

    “礼殿?好!”

    想了一下,张悬点头。

    礼殿,正是学子们比试、战斗的场所,这里有最好的防御阵法,更有可以观摩,总结数据的机关,在这里比试,不光不用怕会搞破坏,还能分析自身的数据和缺陷,让战斗力变得更强!

    “走吧!”

    见他答应,冯子轶身体一转,笔直向五大殿堂的方向走了过去。

    也没犹豫,张悬紧跟其上。

    五大殿堂,目前去过了智殿、礼殿和仁殿,礼殿还从未去过,刚好过去看看,如果这里真不怕搞破坏的话,以后完全可以过来修炼,再不用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