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过好几条街,终于找到了阵法师的考核所在。

    推门走进去,大殿极为冷清,只有几个人,和外面的阵法师公会的盛况,截然不同。

    “圣子殿每年招收的数量不多,能进入其中的,都有一定的特长和能力,除非考核等级,否则,平时没什么人过来的!”陈乐瑶解释。

    “人少了最好,我比较喜欢清静!”

    张悬笑了笑。

    以前考核,都人满为患,干什么都排队,甚至想要进入考核点,都需要先获得资格,麻烦无比,人少就能省去不少麻烦。

    符合他安静的性格。

    “两位来考核阵法师?”

    来到前台,一个三十来岁的服务员迎了上来,一脸笑意,胸口绣着阵法师的徽章,居然达到了六星级别。

    “嗯,我想考核一下八星阵法师!”张悬点头。

    “八星?”

    服务员愣了一下:“你?”

    “是!”张悬点头。

    一路走来,他也知道了,名师大陆对各种秘籍管理的极为严苛,只有级别到了,才能观察相对应的书籍。

    想研究八级阵法,只能先考核成功。

    现在尽管只是七星阵法师,但早将知识融会贯通,通过考核应该不难。

    “不好意思,你的年龄实在太小了,我有些吃惊!”

    尴尬一笑,服务员接着道:“不知七星徽章带来了吗?我帮你申报!”

    “给!”

    手腕一翻,将七星阵法师的徽章递了过来。

    当初在丘吾宫展示过阵法能力,韩会长早就帮他申请了。

    随手接过,服务员看了一眼名字,翻开一本书籍,查了一会,这才点点头,眼中满是疑惑:“根据记录,张师你考核七星阵法师的时间,不到两个月,这么快就要考核……八星?”

    别人从七星考核八星,最少需要数十年的积累,最快的也要数年,这家伙才刚考,不足两个月,就要考八星……太快了吧?

    “是!”张悬点头。

    “那好,我已经帮你申报了,请跟我来……”

    见他确认,又忙了一阵,服务员这才点点头,轻轻一笑,当先带路。

    能进入圣子殿,不是家世显赫,就是天赋绝顶,他只是个服务员,不敢有丝毫轻视和怠慢。

    很快,来到一个房间,对着一位老者躬身:“苏长老,这位张悬张师过来考核八星阵法师!”

    老者胸前,佩戴着阵法师的徽章,八颗星星闪耀光芒,修为圆润,不施展出来看,根本看不出具体等级。

    恐怕不低于圣域七重。

    “孔师曾言,有教无类,天下好学者,皆可成为他的学生。因此,圣子殿,不光有名师,还有各种职业者,这位,应该是单纯的阵法师,并非名师!”

    看了一眼,张悬心道。

    看过身份玉牌上的介绍,对圣子殿也了解了不少。

    名师尽管可以辅修,但要说单一方面,真正达到精通,甚至走上巅峰的,还是对应职业者。

    就好像阵法师,当初的吴堂主,也有阵法师辅修,阵法一途,不算太弱,但和专门的韩会长比,就不值一提了。

    术业有专攻,名师也不可能真正的全知全能。

    尤其是达到巅峰级别。

    因此,圣子殿传授辅修的老师,基本都是其他职业,最顶尖的存在,而非单一的名师。

    这样能让学子,学的更加精细。

    “你考核八星?”将资料看了一遍,苏长老禁不住皱眉:“考核八星,需要修为达到领域境,你才出窍境初期,修为不够,如何能够布置出对应的阵法?”

    阵法,属于上九流职业,对修为要求极为严苛。

    张悬没掩饰,对方一眼就看了出来。

    “回禀苏长老,张师尽管只是出窍境初期,但战斗力,比起领域境初期,丝毫不差!”陈乐瑶插话道。

    “真有这种实力,可以算你通过,带你去阵法阶梯。”

    苏长老点了点头。

    在圣子殿待的时间久了,什么样的天才都见过,如果对方真的有这种本领,按修为通过,也不算什么。

    “多谢长老,请问,如何检测实力?”

    听这样可以,张悬松了口气。

    如果对方真要达到领域境初期才能考核,恐怕还需要寻找高等级别的灵石,以及修炼功法……这样算起来,可能还需要多花费几天的时间。

    “我们这里本来有个专门用来检测战斗力的阵法!”老者摇了摇头,满是无奈:“可惜,刚才那个‘破坏王’过来考核,弄坏了,还没来得及修理!”

    “破坏王?”

    张悬疑惑。

    “是啊,前些年考进来的一位天才,一年内考核了三个辅修,全都弄的人仰马翻,破坏了不知多少东西,这是第三次过来考核八星阵法师,哎,见他来,所有长老都过去了,生怕将阵法阶梯都给拆了……”

    揉揉眉心,苏长老似乎对这位破坏王,十分头疼。

    “人仰马翻,破坏东西?不知这位破坏王,如何破坏?”张悬好奇。

    他以前考核,也经常搞破坏,现在已经稳重多了,不说其他,闯山门一趟,山门就好好的,没出现任何问题。

    “如何破坏?”苏长老胡子吹了起来:“其他职业,我不多说,来了三次这里,每一次最少要坏一样东西!第一次,将我辛苦两个月雕刻的阵盘弄的报废。第二次,毁了一间静室……这是第三次,本以为只是单纯的考核实力,又将测试战斗的阵法弄的报废,简直就是十足的破坏王……”

    “一个地方破坏三次……还真够气人的!”嘴巴张开,张悬目瞪口呆。

    他尽管也破坏,但通常都是一个地方一次,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连续三次,的确做得过分了。

    破坏也是有尊严的,可一个地方可劲造……换做他,肯定也头疼。

    “是啊,考核就考核,非要搞得四分五裂……我一见到这种人就来气!”气鼓鼓的摆了摆手,苏长老一拍桌子。

    “我也很讨厌这种故意搞破坏的,当然……如果是无心的,倒也罢了!”

    感慨一声,张悬感同身受。

    故意搞破坏,是真的让人生气,幸好,他以前每次都不是有意。

    “算了,不说这些!”越说越气,苏长老摇了摇头,要不是气的太厉害,以他的身份也不可能对一个学生唠叨。

    发泄过后气也消了,再次看过来,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很不错!”

    平常其他学子,听他说破坏王的坏话,全都唯唯诺诺的,大气不敢出,这家伙看起来不错,不光不害怕,还开口表示讨厌。

    心中好感大增。

    “这样……你准备一下,我现在就给你测试实力!”沉思了一下,道。

    “测试?苏长老不说考核阵法坏了吗?如何给测试?”

    张悬忍不住看过来。

    “很简单,我将修为压低到领域境初期,你和我交手,能接住我三招,就算通过!”苏长老笑了笑。

    正常情况,测试实力的阵法坏了,是不能考核的,不过……谁让他看眼前这位顺眼呢?

    算是通融了。

    “可以!”

    还以为什么样的考核,听到这,张悬松了口气。

    “那好,就在这里吧!”

    站起身来,苏长老几步来到大厅的中间。

    大殿十分宽阔,只是检验一下实力的话,绰绰有余。

    咯吱!咯吱!

    气息收缩,苏长老将修为压制到了领域境初期,手掌一招,轻轻一笑:“你可以用尽全力,虽然是为了检测你有没有领域境的实力,但牵扯考核,我是不会放水的!”

    “我会尽力的!”

    点了点头,张悬眼神凝重。

    对方尽管是压低了修为,但极有可能是圣域七重的强者,这种实力,无论眼光还是反应,都不是张云峰可以比拟的,的确不容小觑。

    呼!

    在地上一踏,身影晃动,化作一个“之”字,闪烁着向苏长老飞掠而来。

    之行步,是青源帝国战师堂学习的一种圣域中品武技,通过不停改变位置,防止对方的偷袭和攻击。

    这招有些繁琐,正常和高手对战,很少有人使用,但在张悬脚下,速度飞快,整个人忽左忽右,如同鬼魅。

    “很不错啊!”

    苏长老眼睛一亮。

    本以为对方只是个出窍境初期,堪比领域境有些夸大其词,看到这个身影才明白,的确拥有这种实力。

    嗡!

    感慨一声,一道特殊的力量从体内释放出来,形成了直径五米左右的领域。

    滋拉!

    被领域笼罩在内,张悬的“之行不”顿时变的缓慢,像是坠入了泥坑,再没了之前的灵动。

    “我要动手了,第一招,龙象气血掌!是结合龙象之力而成,加上领域,威力无穷,可要小心了……”

    眼前这青年,听着发牢骚,而且很仇视破坏王,他十分欣慰,尽管出手没留情,却在言语中,透露了一些,希望对方,不要受伤。

    “放心吧,我会尽全力的!”

    听到对方的力量很强,张悬顿时体内鲜血沸腾,身影突然一闪,行者无疆施展出来。

    通过和真正领域境战斗,有所感悟,领域是一种牵制力,和绳子一样,一个方向用力习惯了,另外一个方向,会变得稍弱。

    刚才故意用“之”字行走,就是将对方的注意力集中到左、右,此刻配合行者无疆,出乎意料,再加上空加上的运用,还没反应,就已经出现在苏长老的面前。

    手腕一翻,一掌迎上。

    对方说了,龙象气血掌结合龙象之力,威力无穷,他一出手就是大悲天魔掌。

    轰隆!

    两个手掌对碰。

    “什么?”

    没想到对方这么快来到跟前,而且打出了如此凶猛的掌法,苏长老瞳孔一缩,没来得及说话,就感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狂涌着袭来。

    “怎么会这么强……”

    感觉像是被流星砸中,苏长老嘴角一抽,全身骨骼像是被硬生生打碎,整个人立刻向后倒飞而出。

    人在空中,想要解开自己封印的修为,就感到对方的掌力,源源不断,洪水般冲击而至,让他呼吸都来不及,其他根本没工夫去做。

    轰隆!

    脊背狠狠撞在大厅的墙壁上,砸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咔嚓!咔嚓!

    撞击太过凶狠,一道粗大的裂缝,沿着墙壁向上蔓延,一直到屋顶。

    (月初,别忘了投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