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服务员,只有三十来岁,十分年轻,修为也不过半圣级别,本来对兑换灵石,并不在意,当看到地上的无数东西,眼睛立刻直了。 ̄︶︺sんцつ

    黑市的价格昂贵,因此,除了急用,很少有人选择在这里兑换,平常的时候,几乎没人,现在随便来了个客户,一下扔出这么多东西,简直不可思议。

    “这位公子,这些都兑换?”

    缓了一会,才恢复过来,服务员忍不住道。

    “嗯!”张悬点头。

    这些东西,有从青田一脉抢来的,也有从青源皇室勒索来的,对于以前的他来说,算是无上宝物,但修为达到元神境后期,已然没了用处。

    与其留着占空间,还不如全部兑换,对提升实力也有帮助。

    “好,我现在就进行计算……”

    知道来了个大客户,服务员不敢怠慢,急匆匆向里走去,时间不长将一个老者请了过来。

    将东西全部清点了一遍,老者看了过来:“你的物品全部加起来,大概能兑换一百一十三枚精元上品灵石,这是清单……”

    张悬摆了摆手:“不用了,将灵石拿来吧!”

    清点物品的时候,已经核算过,和对方计算的相差不大。

    “好!去取灵石过来!”老者点了点头。

    服务员走了进去,时间不长,将一枚储物戒指递了过来。

    随手接过,张悬看了看,一百一十三枚灵石,不多不少。

    “张公子,你直接兑换一百多枚灵石,已经自动晋级为我们市场的贵宾,今晚刚好有个只对贵宾开放的拍卖会,要不要参加?”

    再次给了一个代表贵宾身份的令牌,老者笑着看过来。

    一下兑换这么多灵石,就算在黑市也算是大客户了,有足够资格成为贵宾。

    “拍卖会?”张悬摇了摇头:“暂时没兴趣!”

    他现在缺少的是灵石,其他的要不要都无关紧要。

    “公子不要着急拒绝,听我说完,或许会改变想法!”老者笑道。

    “哦?”

    “这次拍卖的物品,有两件出窍境中期的中品圣器,还有一枚准八级的丹药,可以在三个呼吸内,恢复出窍境强者体内的所有力量,是渡出窍劫最好的东西!”

    老者道。

    出窍劫,对抗天劫,一旦力量不济,很容易被杀,形魂俱灭。

    为了防止意外,很多人会花费无数代价,购买准八级的丹药,可以短时间内恢复元气,让实力一直处于巅峰。

    有这种东西,成功率就会大上不少。

    当然,这东西的价格,也十分昂贵,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算了……”张悬继续摇头。

    修炼了封圣解,他体内的真气,无穷无尽,这种丹药对他来说,用处不大,至于圣器,有了金源鼎,和众多傀儡,其他的要不要都行。

    “如果公子对这些,没兴趣的话,最后一样,肯定会喜欢!”

    轻轻一笑,老者继续看过来。

    “哦?”张悬疑惑。

    “榻言古书!”

    老者道。

    “榻言古书?”张悬皱眉。

    这个名字,从未听说过。

    “据说是当初洛圣,途经此地,当时的闫堂主,过来拜会,见他休息,站在原地三天三夜不曾动弹,以至于大雪满身,宛如一座雪雕。念其真诚,洛圣坐在床榻之上,讲授课程,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元气为之洒落,天地为之动摇……这份师言,被闫堂主记录了下来,流出后世,也就是这本榻言古书!”

    老者解释。

    “洛圣?”张悬皱眉。

    “嗯,圣人洛家的老祖,洛天云!”

    老者点了点头:“据说这个古书之中,牵扯到了洛家功法的一些奥秘,认真学习的话,对空间会有极大的理解,只不过,多年来,一直没人找到……也是前段时间,机缘巧合之下,被人发现,辗转流落到了这里。”

    张悬眉毛一扬。

    对于古书之类的,他兴趣不算太大,但牵扯到洛家,就有些意动了。

    如果能因此,明白洛家功法的一些奥秘,以后去寻找洛若曦,肯定会有很大帮助。

    “不知这个古书,要卖出什么价格?”

    停顿了一下,张悬看过来。

    提前知道价格,也好想办法赚取。

    虽然他兑换了一百多枚灵石,但是想要购买这种珍贵的东西,应该还远远不够。

    “榻言古书,尽管不是洛圣亲书,却也是他讲授的道理,哪怕只留存十之一、二,对于元神境、出窍境强者,也是至宝!所以,价格不菲,起拍价就超过五百精元上品灵石,最终结果,恐怕要超过一千,所以……公子想要购买的话,可以提前准备灵石!”

    老者道。

    在他看来,眼前这位随便能拿出这么东西兑换,必然是个有钱的公子,几百、上千精元灵石,应该不难。

    “好!”

    停顿了一下,张悬点了点头:“你帮我留个位置,我先去准备一下,拍卖会之前,会赶过来!”

    现在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刚好去生死擂台看看,能不能赚到一千之数。

    “是!”

    老者点了点头,派人安排。

    “走吧!”

    这边处理完,张悬不再多说,招呼张九霄一声,让其带路,向擂台的方向走去。

    擂台在整个地下黑市的最里面,进来之前,先详细检查了一遍他们的实力,给与了代表级别的令牌,这才进入其中。

    看到张悬已经达到了元神境后期,张九霄满是无语。

    这家伙的进步速度,说实话让他有些抓狂了。

    第一次遇到的时候,还只是神识境,几天功夫达到了元神境中期,和他相仿……一个时辰前和岳堂主等人战斗的时候,级别不变,现在已然突破……

    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是个天才,看到对方的进步,才明白……差的实在太多了。

    根本不在一个等级。

    “我也是积累够了,刚刚突破的……”

    见他一脸备受打击的模样,张悬安慰了一句。

    “积累够了……”

    听到这话,张九霄更受打击。

    别人的积累都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以十年为单位的,这家伙却是……一天、两天……

    没法比。

    “算了,他是天认名师……”

    纠结了一会,也就释然。

    要是天认名师也和他一样,按部就班,怎么可能获得老天认可?

    “两位,你们二人谁参加擂台赛?”

    正在感慨,一个管事的青年走了过来。

    “我……”

    张悬点点头。

    “嗯,那好,我现在和你详细说一下,擂台赛的规则和要求,想要参加,先要缴纳两枚精元上品灵石做为报名费!比试的时候,兵器、暗器之类的,必须由赛场提供,不允许自己携带……这也是为了公平!”

    青年解释。

    “嗯!”张悬点头。

    兵器不允许携带,之前他就猜出来了,不然,带个厉害的兵器,根本没办法抗衡,来多少死多少,所谓赌命,也就没了意义。

    “另外,连赢五场之后,就会有人开盘,因为牵扯赌注,除非打的半死或者残废,不允许主动认输,这点要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青年继续道。

    “半死或者残废?”张悬皱了皱眉。

    这点之前张九霄没说。

    “是,开盘打赌,牵扯很大,如果明明可以获胜,却故意认输,对我们市场的信誉也是一大冲击!所以,一经发现主动认输的,或者故意认输的,将会严惩不贷!”

    青年道。

    “明白了!”

    张悬点头。

    虽然对这个规矩不太赞同,却也知道,不这样规范的话,人人打假拳,这个擂台也就没继续下去的意义了。

    肯定也不可能引得无数人疯狂押注。

    “好了,就这么多,你继续比试的话,我现在给你报名,不比试的人,请到看台!”

    将该说的说完,青年交代。

    “嗯!”张悬点了点头,将刚才的灵石取出两枚,交了报名费,然后将整个储物戒指,递给张九霄。

    “帮我押注,每一次都全部押上,押我赢……”

    “好!”

    张九霄点头。

    对方过来,就是为了赚取灵石的,如何押注自然知道的很清楚。

    交代完,他被青年带到看台,张悬则被带到了后台准备。

    轰隆!

    路过看台,张悬向里看了一眼,台上刚好有人在战斗,真气激荡,发出剧烈的轰鸣,无数人兴奋地的嘶吼,让人荷尔蒙飙升。

    “撕了他,撕了他!”

    一声声咆哮响起。

    透过门口向擂台上看去,随即看到一个身穿铁甲的中年人,一声咆哮,将一个挑战者举了起来。

    这个中年人个头很大,足有两米,挑战者被举起来,如同抓了一个小鸡。

    嘶啦!

    一声咆哮,人当场被撕成两半,鲜血洒落满地。

    眉毛一跳,张悬拳头一紧。

    和人战斗过无数场,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狂暴,简直把人命当成儿戏。

    之前,看到各种商品出售,还觉这里,和其他商场没太大区别,见到这一幕才知道,黑市就是黑市……人命在这里不值钱,除非……拥有超过其他人的实力。

    否则,早晚都会死在台上。

    难怪张九霄只战斗五场就退了,心理冲击力实在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