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源帝国名师堂。ω δwww..

    草席并排摆在地上,八具尸体横在上方。

    每一个尸体,都身穿名师服,胸前七颗星星闪耀,彰显了身份。

    最中间的老者,张悬十分熟悉,因为他不公平的待遇,才进行闯堂,甚至还与其战斗了一场……本以为这位,会等到总部审讯,最终被剥夺堂主资格,没想到,竟然死在了这里。

    “怎么回事?”张悬皱眉,看向吴师。

    “是今天早上的事……按照你给我的名单,我才审讯了八个人,结果……堂内就死了八位名师!”

    吴师脸色铁青。

    张悬从青田皇口中知道了名单后,传给了他,为了不打草惊蛇,悄悄审讯,才刚提审道第八个人,就听到属下汇报,堂内死了八位七星级别的名师。

    包括……苟堂主!

    张悬脸色一沉。

    审讯八人,死八位名师,而且都是七星的,很明显,对方在给他们警告。

    “而且,他们的死法和陈哲一样,都是灵魂出窍,只剩下躯体……”

    吴师接着道。

    张悬沉默。

    刚进来,他就发现了,包括苟堂主在内的众人,都是被人用拘魂的手法,拘走了三魂七魄,从而变成了尸体。

    “是……狠人!”

    拳头捏紧。

    能做到这点,连苟堂主都无法幸免,恐怕只有狠人才能做到。

    只是……他在济北沼泽,根据青田皇的供述,似乎有什么禁锢,将其禁制,无法脱离……怎么可能用这种秘法,连杀这么多名师?

    “他们在哪被发现的?”心中疑惑,转头问道。

    “都在自己的住处,家人以为在休息,天明叫不醒,才发现,已然断绝了呼吸!”

    说了一声,吴师忍不住看过来:“是不是和青田皇有关?可青田皇……不是被杀了吗?”

    青田皇身为巫魂师,拥有这种特殊的秘法,杀死陈哲的事,之前张师已经和他说了……既然都死了,又是谁用出了这招,如此诡异?

    无缘无故死亡,连一点征兆都没有,已经闹得整个名师堂人心惶惶,都有些恐惧了。

    人都会对未知和不能理解的东西产生恐惧,眼前这个正是如此。

    苟堂主可以说是整个青源城实力最强的存在,他都没抗住被悄无声息的斩杀,不管是谁,都会觉得脖子发冷。

    “青田皇是死了,但是……他身后的那个人还没死!”张悬摇头。

    “身后的人?”吴师疑惑。

    狠人的事,牵扯太大,张悬没有说出去,即便是他,也不知情。

    “嗯,青田皇虽然是异灵族的一位皇者,但……巫魂师传承断绝,他能学会……是背后有人传授!动手的人,应该是这个!”

    张悬点头。

    “传授青田皇巫魂的人?这人……什么实力?超过了封号帝国阶层,我可以立刻申报总部,让其派人过来!”

    瞳孔一缩,吴师忙道。

    名师堂有名师堂的规矩,正常情况下,分部能够解决的事,最多弄个书面形式上报,不会让上面的人下来。

    一来,总部的人很忙,没工夫替属下擦屁股;二来,对分部的人也是很好的锻炼。

    什么事情都要请总部……真正的高级名师,还不活活忙死?

    不过……一旦实力超过了封号帝国的阶层,就不一样了,将会牵扯,不知多少人生灵涂炭,完全可以申请总部,派更高的名师下来,处理此事。

    “派人过来,大概需要多久?”张悬皱眉。

    “离我们最近的潜冲封号帝国,拥有半步八星名师……让他们派人过来,大概要十天左右……至于拥有八星名师的帝国联盟,现在通知,最快也要二十天才能来到!”

    计算了一下,吴师道。

    “十天、二十天?太晚了……”张悬摇头,神色凝重:“等这些人赶过来,我怕名师堂会死的更多!”

    “那怎么办?”

    吴师有些着急。

    十天、二十天的确太晚了,对方杀人于无形,一夜之间,就死了八个……真要动手,这么长时间过去,恐怕整个青源帝国的七星名师,都差不多被杀绝。

    “青田皇背后的那个人,到底什么实力,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不会超过出窍境!不然,名师堂总部肯定早就察觉了……”

    没回答他的问话,张悬分析。

    名师堂总部,虽然放任权力,遇到困难让下属的分部处理,但也会经常巡查天下,一旦发现超过等级的生命出现,会亲自出手处理。

    封号帝国,最巅峰的存在,就是出窍境……这位狠人眼睛,能够留在这里并没被发现,说明……应该没打破这个极限。

    “就算不超过出窍境……但出窍境,每一层,都有很大差距……只要超过初期,就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

    吴师道。

    出窍境,元神出窍,可以借助自然之力,控制四周的环境,每提升一个小级别,就需要经历一次雷劫,伴随经历的越多,实力也就越强,每一个小级别间,都不可同日而语,甚至可以说有着云泥之别。

    以出窍境初期和中期为例,两者尽管只差一个小级别,战斗力却差了好几倍。

    前者,十个加在一起,甚至布置成阵法,都未必是后者的对手。

    因此,就算对方依旧在出窍境,但达到巅峰……和初期,差距太大了,根本不可能战胜。

    “我知道,但具体级别,不清楚……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你……难道不奇怪,这家伙是如何杀死这些人的吗?”

    皱了皱眉,张悬知道单凭这种推测,是不可能知晓对方实力的,而是沿着满地的尸体转了一圈,开口道。

    “如何杀死?”

    “不错,那天我被青田皇偷袭,知道他们的手段,借助祭坛,甚至灵魂,都可以侵入别人的意识,将魂魄拘走……也就是说,无论招魂秘法,多厉害,都需要媒介,才能施展……杀死这八个人的媒介是什么?有没有仔细查询?”

    张悬问道。

    狠人用拘魂的方法,距离近了,可以直接进行,但相隔数万公里,只能借助各种器物。

    例如……祭坛!

    但祭坛吴师带走,等候总部审查,这些人……又是怎么死的?

    “这……我没注意这点……”

    愣了一下,吴师不知如何回答。

    “仔细查查,或许能查出什么……”

    吩咐一声,张悬不再多说,明理之眼运转再次向眼前躺着的诸多尸体看了过去。

    苟堂主临死前的表情带着惊恐,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他不敢相信的事。

    一道道纹理在眼中流淌,看了一会,张悬摇头。

    苟堂主的死因和陈哲一模一样,都是灵魂被拘走,变成了尸体。

    就算明理之眼,也看不出所以然来。

    “对了,那个忠青王呢?关在什么地方?”

    没看出什么,张悬想起一个人,急忙问道。

    “他被再次抓捕,关在了名师堂的地牢,消息肯定是传递不出去……昨天夜里,楚天行陛下,打算求见……不过,被我拒绝了!”

    想了一下,吴师道。

    “楚天行求见?”张悬皱眉。

    这家伙,只是个王爷,又不是这个皇帝的亲儿子,怎么一出事,就过来?不惜花费巨大代价?

    “是,不过他们二人没见上……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吴师道。

    “这个不清楚,但……楚天行很有可能也有问题!”张悬神色凝重。

    忠青王,通过青田皇的记忆,已经确定有问题了……这位皇帝却和他如此亲近,要说没问题,他都不相信。

    “要不要抓过来审讯?”

    “先别忙,一旦审讯,动静立刻闹大,届时,更加动乱……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杀死这些人的媒介,到底是什么……然后再想办法将幕后黑手除掉!”

    沉思了片刻,张悬分析:“只有黑手死了,大家才会真正安全。”

    “这倒是!”

    吴师点头。

    张师说的不错,对一个帝国的皇帝陛下动手,很容易人心惶惶。

    引起动乱不说,更重要的是,查无实据,影响名师堂的公信力。

    坐镇一方的名师堂,想对帝国出手,就必须有铁证,让人没办法反驳,否则,会让其他帝国怎么想?

    岂不人人自危?

    只是怀疑,远远不够。

    “我这就派人去查……”

    想通这点,吴师道。

    “不光去查,可能还要准备一些人,然后,一起去一趟济北沼泽!”

    “济北沼泽?”吴师不解。

    “我怀疑那个黑手,隐藏在这……”张悬解释。

    “好,我会挑选名师堂最精锐的力量,还有战师堂的高手一起!”吴师道。

    “嗯,你先提前准备,我也准备一下……”

    安排完,张悬点了点头。

    要去济北沼泽寻找狠人,需要做两件事,第一,将金源鼎的实力,再提升一些,争取让其达到出窍境;第二,尽快让吞噬完青田皇的狠人,渡过雷劫!

    这样实力才能真正达到出窍境,不然……以他现在的修为,狠人又不够强……贸然过去,弄不好会变成对方的补品,届时,真就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