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石板重新镶嵌在空缺之处,陈墨松了口气。ω δwww..听着榫卯接合的声音,不由的暗自感叹,这玩意果然不是这么简单,还没来得及问我来组成头部任务有没有完成,就看到法典上的字符忽然全部闪了一下,然后汇聚成一股光亮开始流转,先是在法典之上,而后扩散到整个工作间。

    工作间中原本沉寂许久的各种机械都活了起来,咣当咣当的开始了运转。陈墨跟眼前的这个小侏儒面面相觑,还没顾上交流,就又被突然出现的一个东西给吓了一跳。

    准确来讲,这个从天而降的并不是一个东西,而是一个人,一个侏儒。而且还是两人的熟人,正是大工匠梅卡托克本人!

    也不理会陈墨跟我来组头部,凭空出现的梅卡托克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就开始喋喋不休起来:“哼,这帮该死的家伙,居然把我困在空间夹层这么久!作为伟大的大工匠,我,梅卡托克怎么会出不来呢?哈哈,我这不是出来了么,哈哈哈。嗯?我这是在哪?哦,对,定向传送,应该是我的工作间,不对啊,难道法典被找回来了?”说着便转身往镶嵌法典的地方望去。

    梅卡托克这才注意到身边还有人,迅速的整理了一下妆容,清了清嗓子故作镇静的问道:“嗯?你们两个在这里干嘛?没什么事的话可以走了,我还有要紧事要忙!”

    陈墨还好,虽然觉得有些可笑,但还能忍得住,可是身边的这个小侏儒却已经毫无掩饰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导师,你这是够狼狈的啊,你干啥去了啊,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把工程学指南都找回来了,你就这么赶我走,不合适吧。”

    梅卡托克现在的样子确实有些惨,衣服多处破损就不提了,连这帮侏儒们一向很宝贝的护目镜的镜片都碎了一个,甚至连梅卡托克精心修剪过的头发跟胡须都有烧焦的痕迹。不过在听到我来组成头部的话之后,梅卡托克倒也没生气,只是轻咳两声说道:“你懂什么,我这是为了科学献身,投身于最危险的实验之中,要不是那帮该死的家伙算计我,我怎么可能被困在空间夹层!”

    我来组成头部笑嘻嘻的看着梅卡托克,一边搓手一边说道:“导师,你看你这都回来了,咱们是不是把奖励发一下,毕竟我们连法典都找回来了。”说着还向陈墨的方向努了努嘴。

    陈墨会意,接着说道:“对啊,大工匠大人看起来也不像是耍赖的人啊,如果我猜的不错,要不是我们把法典安放好,你可能还要在那个什么空间夹层再做一会实验?”

    陈墨说的没错,如果工程学指南没有放回原处,这工作间里的许多设备是无法运转的,正是因为陈墨归还了法典,梅卡托克的定位传送才收到了信号,才能进一步脱困。果然,听了陈墨的话,梅卡托克虽然一脸尴尬,但是终究没有赖账,扭捏一番还是给我来组成头部发了任务奖励,只不过陈墨的任务并不是归还石板,任务也不是梅卡托克这里接的,但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还是在这里获得了数万经验,倒也算是一点意外收获。

    看着身边这个小侏儒喜形于色的样子,陈墨就知道,身边家伙肯定是得了大好处。不过这也正常,这种级别的任务,要不是机缘巧合,想要完成实在是难度太高,更何况要是他运气不好,没碰上自己,而自己又已经归还了石板,他这任务奖励也算是泡汤。虽然陈墨算是帮助对方完成了这次任务,但毕竟他也不是携恩图报的人,也没去问对方到底拿到了什么奖励,不过这小侏儒倒是个敞亮人,主动说起了这事。

    我来组成头部:“沉默,这次算是你帮了大忙了,不过我这边的任务奖励全都是工程学材料,给你也没啥用,不过欠你的这个情我记下了,以后有用得上的地方,你尽管说。”

    陈墨一瞧,这好嘛,当即说道:“也别以后了,我眼下就有个注意,等会跟你说。看你跟大工匠的关系不一般,想来或许有戏。不过这事暂且延后,你先去问问大工匠之前被困在什么地方了,说不定还有任务接。”

    小侏儒一拍脑袋应了声好,便继续跟梅卡托克搭话去了。原来,这位大工匠口中的空间夹层实际上就是一个半位面,只不过按照他们的想法,换了一个更加具有“科技感”的称谓而已。梅卡托克之所以失踪,是因为他之前正在一个半位面做实验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则求救信号,按照信号的内容来看,正是他们侏儒们特有的求救。至于求救的内容则是说传送的时候发生了意外,被困在了半位面,空间道标遗失了,无法自行返回。

    说起来呢,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过去给对方送一个诺斯努曼的空间道标就行了,甚至都不需要帮助他们返回,也不耽搁自己的实验,于是他便循着求救信号的空间坐标赶过去了。不过到了地方却发现此地空无一物,感到有些疑惑的他返回了诺斯努曼之后进行了一番查询,这一查之下,才发现不得了,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不光工程学指南失窃,更与人族发生了战争,而且下达战争命令的还是他本人,在战争中他们也确实有几十个工匠在传送中被困在了空间夹层。

    感到事有蹊跷的梅卡托克当即下达了收缩兵力,不许任何人再擅自进行任何军事行动。然后又重新返回了当初求援信号上所标注的位置仔细查看,看看是否能发现什么线索,从而解救出自己那些被困的同伴。

    谁承想,这一下可好,刚刚到达之前的地方,就发现自己周围的半位面已经被割裂了,自己所处的半位面被分割了出来,简单的说,就是自己被困住了,如果放在平时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偏偏工程学指南失窃,自己工作间的许多设备无法运转,自己没有足够的能量破开这个半位面,重新建立传送通道,一下就有些被动了,如此一来,他又怎么能够猜不出这是有人故意针对算计他。虽然身上携带的各种傀儡机械可以自保,但他担心的是,又会有人趁着自己不在以自己的名义发布一些指令,这才尝试了各种办法试图返回,甚至不惜暴露在空间乱流之下,这才会落得如此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