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只要想起那个狗男人,我心下一横,今晚可要好好喝一场。.『.

    “喝酒。”

    声音在头上响起,我被吓了一跳,抬眸,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形落进眼里。

    站起来,接过他手里的酒杯,仰头直接喝。

    本想与我碰杯的李言泽的手尴尬的伸在半空,黑眸中多了丝趣味,然后举杯轻轻抿了一口红酒。

    一心想买醉的我一口气全干了,红酒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大事,毕竟以前写小说的时候就会小酌几口。

    “再来,换个烈点的。”

    我将杯酒递过去,眼睛却不敢看他。

    “就不怕喝醉了被我占便宜?”

    我耳根子一红:“呵,我现在这幅样子自己都嫌弃,我相信你也嫌弃的对吧。”

    李言泽的唇角在不经意间勾起一个邪肆的弧度,然后为我倒了满满的一杯酒。

    仰头,再次一饮而尽,不知道李言泽为我倒的什么酒,跟喝水一样,没啥特别的感觉。

    “什么破酒,一点焚心烧肺的感觉都没有,再换。”我擦了擦嘴角,看着李言泽手里的酒瓶。

    一串英文,作为英语渣的我肯定是看不懂的。

    他没有说话,转身拿起桌上的瓶子,又为我倒了杯酒。

    这次,我并不是什么感觉都没有,才喝了一口,肚子上就像挨了一拳似的。

    “咳——”

    酒太猛了,呛得我猛咳起来。

    “我操,你是想弄死我吧,这什么酒啊,这么难喝。”

    这个时候,撒赖是掩饰的最好办法,不然我真的无法掩饰这烈酒带给我的感觉。

    “这是捷克苦艾酒,酒精度达70度,怎么样?够烈吧?”他不急不缓的边说着边凑过身来,轻拍着我的背,然后.......竟然伸出食指将我唇边的酒液抿去。

    手指在我的唇边轻轻抚过,我甚至能感觉到手指的温度,有些烫.....

    心里一惊,抬起头,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我看不透他的内心,在我目光的注视下,他缓缓将沾着酒液的食指放到自己嘴里,表情迷离。

    ......

    好尴尬,说好买醉的呢?

    为了打破目前这个尴尬的氛围,我站起身来,一把拿过桌子上的酒瓶,为他斟上满满的一杯,再把自己那杯倒了,从新斟上满满一杯,道:“来,今晚不醉不归。”

    他看着我,轻笑了声,然后仰头一杯见底。

    我再斟:“为我们大总裁搬新家干杯。”

    又是一杯见底。

    “为我们同住一个小区干杯!”

    “为以后我们大总裁以后有数不清的嫩木莫名媛干杯!”

    “为.....为.....”

    眼泪不要钱似的落下,我的心里悲戚,难受得快要窒息。

    “嗯?”李言泽微眯着眼看着我。

    “为我从今往后没心没肺干杯!”

    “好,干杯!”李言泽碰了下我的酒杯,我在他的注视下一仰而尽。

    ......

    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后,我看见我面前站着个男人,不是李言泽。

    那是一个十分俊朗的男人,他的五官端正,一双剑眉特别英气,眼睛狭长透着令人胆寒的光芒,笔直高挺的鼻梁犹如悬胆,那薄薄的双唇微微一抿,语气冰冷:“看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