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干嘛?

    我在这里干嘛?

    脑海中骤然想起白瑾瑜锁骨那道吻痕,双手慢慢握起,尖锐的指甲就快刺破肌肤嵌入手心,可我却没感到一丝疼痛。 ̄︶︺sんцつ

    面前的男人喜欢穿黑色的衣服,黑色,是黑夜的颜色,是令人沉闷的颜色。

    黑色,就如同白瑾瑜的眸子,深得见不到底,你永远无法猜到他心里的想法,他就像神袛般伟岸。

    不,他就是神袛,我所触摸不到的神袛。

    “去s酒店,能载我一程吗?”

    “去哪里干嘛?”李言泽明显一惊。

    而我却面无表情,整颗心像泡在硫酸里,被迅速腐蚀.....

    痛,痛得无法呼吸。

    “上车。”

    夜,深得仿佛要将世间万物给吞噬了。

    此时,胸口很沉闷,像压了块千斤重的巨石,就算不用耳朵去听,不用脑子去想,我的心依旧承受着被撕裂开来的痛楚。

    泪水麻木的滴落下来,早已花了脸。

    半小时后,车子稳稳的停在s酒店门口,我不等李言泽有下一步动作,打开车门,拿起包下车跑进酒店,一气呵成。

    我照着手机上玉玲珑发来的房间走去,步履飘摇,有些失魂。

    站在房间门口,我却迟迟不敢开门,握在门把手上的手不停地颤抖,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

    夏由希啊,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打开门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吗?

    一遍遍在心里做着暗示,深呼吸一口,终于,我鼓起勇气,去拧门把手。

    就在这时,我的手赫然被人握住,那道力气很大,紧紧的禁锢住,不让我有开门的机会。

    谁啊,关键时候破坏别人好事。

    回过头刚想破口大骂,发现是李言泽,骂人的话被硬生生噎在喉咙里。

    “走,离开这里。”

    不等我有任何反应,李言泽拉起我就走,那语气不容置喙,我无力挣扎,只能被他拉着走。

    期间,有许多人对我指指点点,但我已无心去纠结这些了。

    李言泽开着迈巴赫将我带到了b市最有名的酒吧。

    夜色酒吧,地下停车场。

    车内,他始终一言不发,双眸像是只待食的猎豹,直直的望着我。

    我不知道李言泽为什么要拉我走,或许,在他看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会比较好。

    尽管如此,只要我一想到白瑾瑜的背叛,我心中的恨就如同火焰一样窜烧得厉害。

    “下车,跟我走。”

    我咬了咬下唇,深深呼出一口气,就打开车门。

    下车后,李言泽走在我的旁边,我们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不用想我也知道李言泽带我来酒吧这种地方干嘛的。

    除了买醉,那就只剩艳遇了。

    而我此时看起来也不像是需要艳遇的人。

    出了电梯,酒吧喧嚣的声音传进耳朵,让我有种震耳欲聋的错觉。

    我被带到一个包厢里,李言泽轻车熟路的脱下西装外套挂在衣柜处。

    很快,就有服务员端来各式各样的酒。

    他没要服务员留下,而是自己去将这些酒都打开。

    我看着这些酒,整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