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陌见我把选择权丢给了他,他也就没再征求我的意见,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借着神婆摆的桌子,也不问问主人意见,径自开始做起了法事。 ̄︶︺sんцつ

    问了刘强的生辰八字写在一张白纸条上,然后把那张纸条埋进米碗里,再在米上点一炷香,还让我去拉上窗帘。

    这个房子本来就光线阴暗,等窗帘一拉上,室内就更加看不清楚了。

    叶陌嘴里不知道在念些什么,反正我听不懂也听不清,半分钟不到,刘强那透明的身子渐渐清晰,我特别注意刘强爸爸、奶奶和神婆,他们三人在看见凭空出现在客厅里的刘强的惊讶的模样。

    刘强奶奶在看见刘强的时候,声音开始颤抖,蹒跚快步走来一把抱住他,急急问道:“你,你是强子。”

    “奶奶,是我,我是强子。”

    “强子......”刘强奶奶哭了起来,她在没有看到刘强之前,说话声音慷锵有力。

    刘强爸爸看到刘强,也痛苦的哭了起来。

    他们都认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刘强了,现在,他们真真实实的见到了刘强,忍不住痛哭。

    “奶奶,别哭,别哭。”

    “奶奶的大孙子啊,你让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怎能不哭啊。”

    “你这死孩子,再怎么压力大也不能走上寻死这条路啊,你让我们以后怎么活啊。”

    “我...我不是自己跳楼的,我是被鬼推下去的。”

    刘强的声音也哭了起来。

    刘强奶奶也挺可怜的,早年丧父,中年丧夫,一个人辛辛苦苦省吃俭用把儿子拉扯大有出息了,娶了媳妇生了个孙子,这不,又要经历丧失孙子的痛。

    老人家活这大把年纪了,唯一的盼头就是希望孙子平安长大,现在出了这遭事,把她唯一的希望都毁灭了。

    刘强跟他爸爸和奶奶说了很多,三个人一直哭,米里的香烧完时,刘强的身子也只有我们才能看见了。

    刘强爸爸知道刘强还在这里,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道:“刚才是我无礼了,大仙,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强子的面子上,替我收了这房子里的东西吧,幸苦费不会少了三位的。”

    刘强奶奶还在哭,人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岁,神婆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跑了。

    现在,我终于相信刘强爸爸和奶奶为什么放着大事不做,非要请神婆来家里捣鼓了,这看上去,刘强的死对他们一家人的打击很大啊。

    看着老太太伤心的样子,我就想上去扶,可苏婧语早就在我有这个想法之前去扶老太太了。

    叶陌发挥他的自来熟本领,拉着刘强爸爸到一边谈房子里这东西的事了,我就去收拾桌上的东西。

    所有做法事的东西都收拾完毕,唯独那一碗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问叶陌:“这米放哪儿?倒掉吗?”

    “别倒,让刘强爸爸明天拿去庙里捐百家米,也算是给刘强静心的,你现在就随便找个地方放起来就好。”

    一切事情处理妥当,叶陌跑过来告诉我,说他今晚要留在这里,看看能不能好好送走扯脚的那只鬼,实在不行,就只能动用武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