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也不小了,不能在耍性子了,瑾瑜哥哥也不容易,虽然娶你的时候遭到众人反对,但他......”

    白瑾瑜把婧语拉到身前,打断她接下来的话:“好了婧语,你下楼去吧,你的羽弦哥哥在楼下,瑾瑜哥哥和你姐姐有话要说。”

    婧语听到祝羽弦在楼下的时候,两眼放光,跟看见什么稀世珍宝似的,扔下我一个闪身就消失了。

    我无奈苦笑,小孩子也有靠不住的时候。

    离天亮还有好一会儿,叶陌还没回来,我又不能大半夜的出院,而且人家医院也不会同意的,无奈,我只好从新躺床上,自己睡自己的,至于白瑾瑜?他爱干嘛就随他咯,只要碍不着我事就好。

    我侧着身子背对着他,不去看他脸上的表情,双手紧紧的拽着背角,动也不敢动一下,努力让自己忽视病房里有他。

    身旁传来微微的震动,我知道,他躺上来了。

    他强行将我转了个方向对着他,手从我的脸颊滑下,伸进我的病号服里,在我的胸前轻轻的画着圈圈,注视着我的眼神沉稳深邃。

    我的心跳动得很快,生怕他兽性大发,将我在这里就给办了......

    感受到我的紧张,他的手不紧不慢一颗颗解开我的扣子,冰冷没有温度的大掌停留在小腹处,不停地摩挲,似是在轻抚一件稀世珍宝。

    果然,他对我的温柔全都是来自这个灵胎,如果不是我的肚子有用的话,他应该是看都不会想看我一眼的吧。

    想到这里,我的鼻子不经意间又开始泛酸,眼泪盘旋在眼眶。

    “婧语是你的亲妹妹,在我们大婚那天她失踪了。”

    他的目光始终落在我的小腹上,语气轻柔。

    我诧异的看向白瑾瑜,茫然的眼中流淌过一丝不解。

    我没听错吧?

    婧语是我上一世的妹妹,那这么就说得通她为什么和白瑾瑜认识了,看来上一世白瑾瑜没少讨好这个小姨子。

    但是,他说,在我们大婚那天,婧语失踪了?

    “那后来呢?有没有找到她?”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望着我的脸,目光深不可测的幽黑,在那幽黑里,我似乎看见了一抹不容易见的悲伤。

    然后,他的双唇在我的手背上轻轻舔舐着,直到我的双手没有了痛觉,这才为我拉上被子。

    “睡吧。”

    他将我禁锢在怀里,但我却没有丝毫想要推开他的想法,只是任由他抱着。

    我果然还是放不下这个男人,尽管他是来伤害我,报复我的。

    可为什么,我还是想和他在一起,哪怕前方布满荆棘,哪怕白发苍苍.....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白瑾瑜已经不见了,叶陌和婧语正在为我收拾东西准备出院。

    看见我醒来,婧语兴冲冲的奔过来,“姐姐,瑾瑜哥哥说他还有事就不能来了,他特意让我转告你,说怕姐姐又生气了不理他。”

    我唇角抖了抖,满头黑线,苏婧语啊苏婧语,你到底是谁的妹妹啊。

    一旁的叶陌听到苏婧语这么说倒是来了兴趣,边收拾边打趣道:“我说小妹妹,你不是应该叫姓白的姐夫吗?哥哥来哥哥去的叫,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