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她这一推,屁股再次坐在地上,本来就很疼的尾脊骨现在不由得更疼了,坐在地上久久起不来。

    婧语看我起来吃力,又连忙跑过来扶我,只是还没到我身边,病房内的温度骤然又下降了好几度,这情况,不会又来鬼了吧?

    我和婧语憋住呼吸,竖着耳朵听周围的动静,大约大秒后,白瑾瑜伟岸的身姿落在我面前。

    看到我扶着腰坐在地上的样子,他一愣,随后蹲下身子就要扶我。

    我推开他,往后退了一步,既然决定一别两宽各自生欢,那就不该再有任何的接触。

    “瑾瑜哥哥!”婧语看到来人是白瑾瑜,一个箭步冲过来,双手抱着他的脖子,这动作,好像他们认识很久一样。

    白瑾瑜看到婧语后也是一愣,然后把她的手从脖子上拿下来,语气亲昵:“婧语,你...你怎么会....”

    “瑾瑜哥哥,见到你和姐姐真开心。”婧语依旧一脸灿烂的笑着,那笑容治愈系的,看得我身上都好像不那么痛了。

    “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

    “我来找姐姐啊,我感应到我姐姐了,所以我就来了。”

    我被眼前这一幕愣住了,婧语是人,她来找她口中的姐姐,也就是我,这点可以说她认错人了。这件事的疑点是,婧语怎么会认识白瑾瑜,还这么厉害,不费吹灰之力就干掉白日鬼。

    接踵而来的疑惑让我的思绪更加纷乱繁杂,白瑾瑜果然没说错,我就是蠢,就是笨。

    白瑾瑜没有再说话,眸子深沉的看着我,眼中闪过一道异样。

    病房内一下子陷入死寂,我听到婧语轻微的呼吸声和我心脏跳动的声音。

    “姐姐,瑾瑜哥哥,你们两个干嘛这幅表情啊,是不是见到婧语不高兴,那婧语走就是了。”

    婧语委屈巴巴的瘪着嘴,头死死的低着,眼里蓄着泪水,转身就要走。

    “姐姐见到婧语是一时开心得没反应过来,怎么会不开心呢。”我努力扯出一抹牵强的笑,顿了顿,清冷的目光望进白瑾瑜那如宇宙般浩瀚的眼底。

    那里是那样的宽广、辽阔。

    心里,又有些酸涩的感觉。

    婧语一听,高兴得冲过来就是一个熊抱,然后目光转向白瑾瑜,扬起下颌说:“瑾瑜哥哥,你是不是惹我姐姐生气了,她都怀了小宝宝了你不能欺负她,不然婧语就带着姐姐走了,让你找不到我们。”

    我一听,眼泪当场就快飙出来了。

    一个可爱又厉害的陌生小姑娘都这么护着我对我好,这样的话,就算是害我的我也觉得温暖。

    特别是现在,我特想逃离白瑾瑜的情况下。

    “我没有欺负她。”白瑾瑜微微扬起嘴角,目光温柔的直视着我:“是溪儿对我有些误会罢了。”

    误会?

    别逗我了好吗?误会你他妈的干嘛不解释?

    误会你他妈的干嘛这么在意这个灵胎?你别告诉老子因为你爱我,想和老子生孩子。

    “鬼话连篇。”我轻哼一声,狠狠瞪了白瑾瑜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