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我还没睡下,扭头看向窗外,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把银色的光辉谱写到大地上。ω δwww..

    我猜,此时的街道应该像是一条波平如镜的河流,蜿蜒在路边浓密的树影里,只有那些因微风而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在回忆着白天的热闹和繁忙。

    在护士看来,我是因为疼痛而无法睡下,实则不然,我是因为思念那个我遥不可及的男人。

    叶陌心疼的眼神,伙同玉玲珑的话语,将我再一次推向绝望。

    许久,兴许是脖子累了,我转过脸,余光不经意间瞥到床边赫然站着一个人。

    他应该是来了许久了吧,不动声色的站在那里。

    病房里没开灯,月光透过窗子洒了进来,四周灰蒙蒙的,将他原本俊美的脸庞变得模糊。

    看到我注意到他,垂着的双手慢慢握紧,猛地顿了一下。

    不知想到了什么,刚才还平展的眉眼,在我看向他时,一瞬间拧成一团。

    我突然想起几天前,我刚认识他的时候。

    他会因为我的惧怕而骂我、凶我、惩罚我。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冰冷的沉默。

    记忆里那个曾深情凝望过我的白瑾瑜,渐渐和眼前这个连个表情都不给我的男人身影重合在一起。

    我没动,也没说话,鼻子忍不住酸痛起来,脸上却挂着牵强的笑。

    白瑾瑜看见我在笑,眉心蹙地更重,握着的双手‘咯咯’作响。

    我静静的看着,仿佛眼前出现了一道幻影。

    是每天清晨醒来,他和阳光都在。

    现在,他在,是我最大的奢侈。

    我眼睁睁的看着昔日的回忆里,爱情的藤蔓才刚刚发芽,就开始一点点的枯萎腐朽,无能为力。

    “我们谈一谈!”

    我率先开口打破沉默,说这话时,我看着他的目光并没有太多挣扎,语气平静得好像这句话,我早已练习过千百遍。

    “嗯。”

    我看着他的眼睛,突然有一种直觉,即便没有玉玲珑告诉我,他可能也一样早就想亲口告诉我了。

    只是,当时还没有到说的时候。

    有了这一层认知,我脸上的假笑深了几分,平静的语气中还带了一丝恨意。

    “我希望,我们能一别两宽。”

    白瑾瑜听完,紧蹙着眉心,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的样子。

    他没说话,我眼眸定定的看着白瑾瑜,又说:“你放心,我对你的那点情愫已经枯萎在心里了,你不用为难,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

    说完,别过脸不再看他,鼻子有些泛酸,眼眶渐渐升起一层水雾。

    白瑾瑜一怔,脸色渐渐冷了下来,沉默半晌,薄唇淡淡吐出一个字来:“好。”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抬起头看向白瑾瑜,这才发现白瑾瑜的眼神有些诡异,在他平和、淡然的眼底仿佛藏了什么汹涌的怒火。

    “那就....我要睡觉了,老公!”

    我怕我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这样叫他了。

    许久,白瑾瑜没有说话,病房里安静下来,我听见我的心剧烈起伏着,空气也凝重得仿佛就要坠落。

    “唉~”

    重重的一声叹息,我再次抬眸时,白瑾瑜不见了。

    我突然想起来玉玲珑的话:你就像前厅的尘土,在他心里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