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陌拿着向瑶瑶给的五万出去买玩具糖果这些东西了,我就留下来陪着向瑶瑶。

    他是让我回家的,说他在这里就好了,可我偏不回家,我想看看叶陌是怎么收鬼的,顺便再偷学几招,以后遇到鬼......嘿嘿!

    叶陌回来的时候六点多了,他还顺便打包了饭菜带回来。吃完饭,我拿出手机一看,才七点多一点,天还没完全黑,婴灵要午夜十二点才会出来玩。

    我们趁着这个时间,把叶陌买回来的玩具和糖果放到地上,就等着十二点的到来了。

    由于昨晚没休息好,时间也还早,我倒在沙发就开始小憩。

    破旧的废弃教学楼里,杂草丛生,很久没人来过了,房子也很破败,满目荒凉。

    透过教室窗户向外望去,操场上一地的枯叶,被风吹卷起来四处飘散着。

    看向窗外的时候,我注意到操场上站着一个女孩。黑长的头发,白裙子,低着头,看不到脸。

    她那一袭白裙与这金黄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她一动不动的站立在哪里,似乎是与我对视,又似乎不是。

    我眨了眨眼,眼神再次聚焦的时候,那个女孩不见了。

    难道是我刚才眼花了?还是产生幻觉了?我又揉了揉眼看向女孩站的地方,还是不见人影。

    我摇了摇头,余光随意的瞥了一眼身旁,忽然发现那个黑头发的女孩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我的身旁。

    她依旧低着头,看不清面容,这诡异的一幕让我立刻联想到日本恐怖电影里的贞子。我心里一‘咯噔’,惊叫一声撒腿就跑。

    刚跑出教室,身后一阵阴气就追了过来,我感觉我的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勒住一般,让我喘不过气。

    我低头一看,尼玛,勒住我脖子的是那贞子的头发,想也没想就用手去拉扯,想将这恶心的东西扯掉。

    我尝试了好几次,手指都要被勒断了,那头发依旧如铁打一般缠在我脖子上纹丝不动。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女鬼阴笑着,她那勒住我脖子的长发开始收缩,越来越紧,紧到我已站不住,倒在地上任由她拖着我。

    离她越来越近,我终于看见这女鬼的样子了,她的嘴像被人缝破娃娃一样缝了起来,她笑的时候嘴巴紧闭着的。她的双手的指甲呈褐色,如锆石一般举在半空中。

    我被她的头发勒着站起来靠在她身上,从她嘴里散发出的那股死鱼的臭味让我分分钟想割掉自己的鼻子。我就这么仰视着她,没有眼珠的眼眶里骤然爬出两条又肥又长的大蜈蚣,顺着她的脸而下。

    我是想尖叫的,可被她勒得都快窒息了,哪还有多余的功夫去大喊大叫。

    我闭上眼,干脆不去看那两条大蜈蚣是怎样爬上我的脸的。额头上传来冰冷的触感,我身体一颤,脑中竟然浮出一个念头,白瑾瑜怎么还不来救我,我都快死了。

    就在我以为我死定了的时候,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我猛地睁开眼,对上的是叶陌那双急切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