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跑出去的时候,头也不敢回,只能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瑾瑜,还好你及时赶来了,不然我就被她打了。”

    我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又不甘心的回头去看白瑾瑜有没有追出来。

    很失望呢,白瑾瑜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完全没有出来追我的意思。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头也不回地往外跑,刚转头,就一头扑进了一个很结实的怀抱之中。

    我抬头一看,是李言泽,他的眼眸正定格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下,随手将我禁锢在他温暖的怀里。

    “你跑什么?”

    “我......对不起,我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不知为什么,从今天看到李言泽的时候,他给我的感觉太过陌生,仿佛我从未认识过他。

    我跑出来的时候没有想到会撞到李言泽,而此时,那个女人也出来了,只是不见白瑾瑜的身影。

    我看到那个女人一脸得意的看着我。

    “我送你。”李言泽像是没看到她一般,柔声对我说。

    我摇了摇头,嘴角泛上一丝苦涩,我现在只想一个人。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让我送你回去好吗?”李言泽若无旁骛又继续道。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问我发生了什么事,难过什么。

    我还是摇了摇头,抬眸看了看李言泽。

    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眼底那一抹暗黑,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而那个女人则是勾起邪肆的嘴角,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李言泽察觉到我的目光,轻笑一声,神色温和,低沉好听的声音缓缓渗入我的耳朵:“那好,既然不让我送你,那让杨夜送你回去行吗?”

    李言泽话音刚落,那个女人便笑了起来:“看你这楚楚可怜的模样,是个男人都被你迷得五迷三道.....”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污蔑弄得更加生气了,还不等她说完,大声喊道:“你要点脸行吗?你看见我勾引我别人了?谁勾引别人男人大家心知肚明。”

    她只是冷笑一声,“我心知肚明什么?夏由希,当女表子就别立牌坊了,既然你都已经在外面有男人了,那完成你的使命就离瑾瑜远点,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使命’二字如刀,刀刀剜肉,而我只能咬着唇强忍。

    我不是一直提醒自己,这是一场交易吗?用身体换取自由,认清自己的身份。

    怎么被白瑾瑜轻轻巧巧的几句话,就像被灌了*汤一样,真以为他爱我。

    心中的痛宛如千斤,痛得我几乎颤抖,但我仍强忍疼痛怒怼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别人不要的垃圾你还当个宝了,你这么喜欢,我就送你了,不用感谢我。”

    “贱人,说话注意身份,瑾瑜是你能说的吗?若不是你现在还有点用,你能爬上他的床?等你的使命完成了,你就像前厅的尘土,在他心里一文不值......”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走廊响起,她捂着自己的左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你的嘴太臭了,请你闭一闭。”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