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吗?那我就不陪这位小姐打哑谜了。”说完,我转身就往外走,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个女人来者不善。

    “怎么?不想知道瑾瑜为什么只要你帮他孕育灵胎吗?”女人冷笑道。

    “没兴趣知道。”

    果然,我这句话刺激到她,女人脸上的寒意幽深,小巧的脸上满是鄙夷与厌恶。

    然后,她突然笑了。

    我一怔,这个女人头脑不会坏了吧?

    我疑惑的转身略微走近一步,问她:“你笑什么?”

    “我笑你可怜。”

    她一边说着,一边抱着双手用嘲讽的目光看着我。

    什么意思?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她说的话。

    我依旧一脸懵逼的看着她,她似乎没有耐心等我理清她话里的意思了,她冷笑着开口:“四柱纯阴,体内又拥有神灵之血,简直就是天生用来孕育灵胎的好容器。”

    “神灵之血百年难得一见,而灵胎又带着母体拥有的神灵之血,若能吞之,胜过百世修行呢。”她开口就是冰冷如刀刃的话语。

    “你以为瑾瑜放着比你优秀比你勾人的阴人不要偏偏找你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肚子有点用,等七七四十九天后,你的使命就完成了,到时候.......”她故意不接着说,抬眸看我。

    我的身子微微颤抖,耳朵懵了一下,好像整个人被沉入水中。

    她在说什么?白瑾瑜让我孕育灵胎是用来吞食提高修为?这可是他的骨肉啊,父精母血,是生命啊。

    虎毒还不食子呢,白瑾瑜他怎么会.......

    寒意从脚底窜起,冷彻全身,心中隐藏的那点感情如同跳跃的火星子一点一点熄灭。

    她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更是得意了,“我劝你最好别想着破坏瑾瑜的好事,不然你父母我可就不保证他们不会出点什么事。”

    她后面这句话让我对她的厌恶更重了!

    “至少.....我得到他的温柔,他的人,而你.....永远得不到。”我微微抬起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紧紧抓着手拿包,朝她冷冷一笑。

    就算是难过,我也不会在这种人面前表现出来。

    话一出口,我从她黝黑的眼眸里瞧到了一丝丝不可置信。

    我果然猜对了,这个女人喜欢白瑾瑜。

    可为什么,这一刻,我的心疼的很厉害,仿佛针扎一般。

    “你.....”她扬起手就要打上来,我抢先她一步,准备甩她一个耳光,教她如何做人。

    忽然,我的手腕被人捏住,那力气之大,让我有种骨头要断裂的错觉。

    我转过头,对上的是白瑾瑜冰冷的眼神,他浓密英挺的剑眉微拧,一身极地的玄色长袍,尊贵如王者。

    “瑾瑜,她要打我。”女人看清制止我的人是白瑾瑜后,高兴的挽着他的手臂,娇吟道。

    白瑾瑜没有理她,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我,俊美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冷地说道:“跟我回家。”

    我心底涩痛,白瑾瑜虽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但心里还是像被刀割在痊愈的伤口一般,痛得难受。

    我的嘴角扯了扯,淡淡地道:“家?你跟我有家吗?”

    心疼得厉害,在这一刻,我挣脱白瑾瑜的禁锢,想也没想,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