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话刚出口,一阵诡异的笑声响起。『『ge.那声音随着一个影子由远及近,越来越近,最后在我面前停下。

    黑暗中的办公区像是地狱,冰凉而森冷。一阵阴风吹来,我依稀能看见那些桌子、椅子、水杯、电脑,一个个像是潜伏在黑暗里的凶猛野兽,只为等待时机给我致命的一击。

    惨白的月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来,洒在那个人影上,我清楚的看到那个影子有两张人脸,它正阴冷的对着我笑。

    两张脸重叠在一起,我瞬间感觉整个人掉进了冰窟,很冷,冷进骨子里的冷。

    我不知道我待会儿要面临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我现在害怕得呼吸都快停止了。

    那个人影渐渐向我逼近,我连连退了好几步。

    退到角落里,已经无法再后退了,那个人影笑得更加肆无忌惮。

    我靠着墙无处可逃,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人影离我越来越近,最后在离我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那两张重叠的人脸开始往外流腥臭的液体,一只大蜈蚣从它的嘴里爬了出来,顺着地板缓缓向我爬来。

    此时我的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腿也发软站不住。

    恐怖片都是骗人的,人在恐惧到极点的时候别说尖叫了,就连动也是没力气动的。

    那只蜈蚣快要接触到我的时候,‘砰’的一下被弹开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那只蜈蚣为什么不敢接近我。

    那个人影似乎也蒙了,不过很快,它反应过来,扯着诡异的声音说:“身上居然有地府的人留下的印记。”

    突然,空气中又响起了一阵很难听的声音,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难听。

    “快把她给我带回来,这么好的容器我不能错过。”

    人影听到这个声音后,两张重叠的脸变得异常恐怖,举着指甲爆长的双手就朝我扑来。

    我绝望的闭上眼睛,身体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一样,瘫软在地。

    ‘嘭’

    整层楼剧烈的一晃,我的身子也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随着剧烈的声响抖动了一下。

    我睁开眼,原本一片漆黑的办公区此时又恢复了先前的光明,扑向我的人影也被弹飞出去老远。

    而我的身旁......此时站着一个人。

    我全身一颤,抬头望去,白瑾瑜皱着眉头,眼神愧疚的看着我。

    他这样的眼神我从未看过,就连我被他折磨求饶的时候也从未见他有过愧疚的神色。

    看清是他的时候,那一瞬间,我所有的委屈都化为泪水哭了起来。

    他蹲下来低声训斥道:“大半夜不回家在这里撞鬼玩儿?”

    我都被吓成这样了,他不安慰我也就算了,反而开口就责怪我?心里刚对他有点好感,就被他这一句话全部浇灭。

    “你以为我愿意加班啊,我不出来工作喝西北风吗,有本事你养我啊,这样我就不出来上班不加班不遇见鬼了。”这一刻,我的委屈转化为愤怒,一把甩开白瑾瑜的手对着他就是一顿狂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