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了许总的办公室后,就看到一些同事正偷偷看我。

    办公室这种地方向来都是八卦传播最快的地方。

    所以此时已经没有人不知道我一个电脑部的实习生荣升总裁秘书这件事了。

    再加上之前李言泽拉着我往他办公室去的事,一时间,整个电脑部对我的评价都不太好听。

    我无视那些人看好戏的目光,黑着脸走到自己的位置,这下子又要天天面对那个人了……

    午饭时间,我才抱着自己那一小箱子东西去21楼,路过休息室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

    走近一听,我整个心都凉了。

    “听说了吗?电脑部一实习生直接混到总裁秘书了,真是厉害。”

    “对啊,好像是叫夏由希的,才来我们公司两个多月。”

    “礼拜一那天你是没看见,总裁直接拉着她进办公室呢,好一会儿才出来,谁知道在里面干了什么事呢。”

    “她这位置要说不是用身体换来的我都不信。”

    “我也是不信,看着斯斯文文一小姑娘,居然干出这种事,真是书都白读了,真替她父母悲哀......”

    “......”

    我在别人的谣言中来到21楼,此时我的脸色极差,明明就不是她们说的那样,公司的人怎么都这么说,说我也就算了,扯上我父母干嘛?

    路过21楼的办公区时,我看到她们一个个异样的目光,有的目光带着鄙夷,而有的则是带着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的愤恨。

    我的位置就在李泽言办公室的外面,在杨特助的帮助下,我成功接手了原本该他干的事。

    交接的第一天工作量是非常大的,因为要从之前的一些文件开始弄起,尽管那些都是杨特助整理过的。

    晚上10点,公司加班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拼命的整理着今年公司的业绩文件。

    抬头时,我的电脑屏幕上方骤然出现一双穿着绣花红鞋的脚。

    就在这时,一阵冷风吹过我的脖子,我打了个激灵。

    霎时间,恐惧占据我身体的每个细胞,冷汗如同下雨般袭来。

    空气温度也明显下降了好多,皮肤都快要结冰了,办公区里,死一般的寂静,

    我一瞬不瞬的看着那双脚,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我想我是又撞鬼了。

    不等我再多做思考,那双脚不见了。原本灯红通明的办公区,此时变得昏暗起来,到处弥漫着潮湿的霉味和血腥味。

    加个班都能撞鬼,我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我感觉到不对劲,撒腿就开跑,遇鬼不跑坐着等死吗?

    我提起裙摆一步一步向电梯跑去。高跟鞋敲击在地面上,发出一串串节奏分明的脆响,像是一曲凄凉的哀乐。

    就在这时,办公区里所有的灯忽然一闪一闪的,然后‘砰’的一声,灯炸了。玻璃碎片到处飞溅,其中一片擦着我的脖子而过,我只感觉一阵剧痛,一股滚烫的液体顺着脖子而下。

    “救命啊~~!”

    我顿时大叫一声,赶紧捂住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