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突然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力道不重不轻,但却让我有一种窒息的错感。

    “你看我的眼神让我很火大!”

    他眼神恐怖的看着我,那双冷得沁人心的眸子,没有丝毫的温度。

    “这么嚣张的眼神不是你该有的,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

    此刻,我却一点都不害怕他,我甚至想,被他杀死也挺好。

    “你恨我?”我的眼睛早已充满朦胧,看他眼神里没有一丝惧意,甚至还有些嘲讽。

    从他平时看我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是恨我的,那嗜血的恨意,也让我知道,他不会就这么放过我的。

    “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你!”我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他俊美而又冷漠的脸。我承认,在这一刻,我把他当做了李言泽。

    卧室里灯光昏暗,我却无法看清他脸上的表情。他愣了几秒,松开我的脖子,冰凉的大掌放在了我的脸上,动作甚至轻柔到好似在摸一只易碎的瓷娃娃。

    他的触碰,让我心底一动,而他看我的眼神,温柔多情而深邃。

    他低头,轻轻覆上了我的唇,他竟然是如此温柔的吻我。

    “我竟然......”摄人心魂的魔音传入了耳朵里,我很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只是瞬间,他放开了我的唇,将自己的手放到了我的唇角摩挲着,随后冰冷入骨的声音响起:“今天,谁碰过你?”

    白瑾瑜的眼神又恢复以往,吓得我心里‘咯噔’一声,老实交代的话,生怕他去生撕了李言泽。

    “除了你,还能有谁这么不要脸碰我?”说完,心虚的把脸别到一边,不敢与他对视。

    “不打算说?”白瑾瑜一把捏住我的下巴,让我的脸对着他。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咬着唇,努力做到不心虚的与他对视。

    “呵~看来你这水性杨花的天性是改不了了。”此时,白瑾瑜的五官更加的阴沉了些,捏着我下巴的手越来越用力,仿佛能听见骨头‘咯咯’作响的声音。

    无助的闭上双眼,我知道他不会杀我,因为他的目的还没有完成,我也知道一会我还要面临什么。

    我不想和他废话,唯有沉默。

    “怎么?被我说对了?”

    又是沉默,但他似乎已经没有耐心了。

    “我每天晚上才来,你好像很寂寞的样子。”

    那醉人而富有挑/dou的音调传到我的耳朵里,他要干什么?

    下一秒,他粗鲁的将我调转趴在床上,双手抓住我的腰,强行的将我的半个身子抬了起来。

    然后,猛地进入.......

    也许上辈子我欠他太多,所以这一世,他来报复我,摧毁我的灵魂。

    感受着男人的挺动,屈辱感逐渐攀升,这一刻,我真的很想死去。

    “你杀了我吧。”泪水大滴大滴溅落在手背上绽开出一朵朵晶莹剔透的花来。

    现在,我宁愿死,也不要再受这种屈辱。

    “我不会杀了你的,因为......我还没报仇,你怎么可以死。”

    他喃喃的低语着,不重不轻的吻一个接一个落在我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