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娜看着我,眼睛眨都不带眨一下的,她的脸,在银白的月光下有一种诡异得令人害怕的美。

    “那你就在这里方便吧!”席娜的脸像是没有神经一般,就连说话都像个机器人。

    虽说我现在被吓得真的很想尿尿,但是只要想到我面前站的这个席娜是鬼,再想方便我也能憋着。

    “当着别人的面我方便不出来。”我吞了吞口水。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吗?”席娜说着,脸上依旧没有丝毫表情,声音却带着满满的危险。

    “是.....是......是啊!”我恐惧的看着她,声音有些颤抖。

    席娜的脸突然冷下来,脸上的肉皮一块一块掉落着,大眼睛里的眼仁逐渐缩小,最后变成只有眼白,一身血红的裙子最为耀眼。

    “你骗我,你不是说永远不会离开我的吗?”

    我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连忙摇摇头。

    “我没有骗你,我真的很急。”

    女鬼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瞪着我,她的手也开始腐烂,脸上的白蛆,在腐肉里穿梭,粘稠而腥臭的液体沾得我一胳膊都是。她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嵌入我的胳膊,钻心的疼让我放声尖叫起来,同时用力甩着她的手。

    “啊~~救命啊!”

    “你果然是骗我的,你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可你背叛了我。”

    女鬼脸上的白蛆随着她说话的动作滚落下来,身体里不停的散着鬼烟,我忍着恶心和恶臭味甩着她的手,突然‘咔嚓’一声,女鬼的胳膊被我扯掉下来了。

    我愣了一秒,然后撒腿就跑,也顾不得女鬼的手臂是否还挂在我的胳膊上了。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银白色的月光从天空中洒下来,四周看上去灰蒙蒙的。

    我一路摸黑跌跌撞撞的朝来的方向跑,在视不见物的情况下,我的速度并不快,那个女鬼却没有跟上来。

    按照来时的速度和时间计算,我现在应该是跑出这片林子了的,可为什么不管我怎么跑,我的前方依旧是没有尽头的树木和无休无止的黑暗。

    难道是女鬼布了鬼打墙?原来她是笃定我跑不了,所以才这么放心不来追我。

    小时候听家里的老人讲,遇上鬼打墙如果走了几遍都走不出去,那就站在原地千万别动。然后咬破舌尖朝前吐去即可破鬼打墙。

    有了法子,说干就干,我立即一口咬在舌尖上,咬了好几次都没狠下心来,怕一个不小心咬舌自尽了,那就得不偿失。

    转念一想,我都要死在这里了,还怕什么咬舌自尽呀,横竖都是死,倒不如拼一把。

    我深呼吸一口气,终于狠下心来咬破自己的舌头。

    ‘噗’

    随着声音落下,包围在周围的灰蒙蒙的雾都散开了,隐约可以看见远处市里的灯火。

    我一看鬼打墙破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抬腿就往市里方向跑。

    刚跑没两步,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我顿时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女鬼不会追上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