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往我身旁瞥了一眼,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里面闪过一抹阴狠:“我昨晚说的话你可还记得?”

    他蹲下来,头贴近我的耳廓,我感觉到冰冷刺骨的寒气逼近,冻的我打了个寒颤。

    “我说过,你听话,怀上我的子嗣我就不碰你放过你,你都当耳旁风了?”

    我的心‘砰砰砰’的跳着,抓着衣摆的手心不停的冒着汗,此时我心虚的像个犯错了的孩子。

    半晌,我没有回答他,也不敢再抬头看他。

    忽然,我被他一把抱起坐在电脑桌上,他的冰冷的大手急不可耐的脱着我的牛仔裤。羞耻、恐惧,侵袭我的每个细胞,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哪里来的勇气,大声的喊着叶陌的名字。

    话音刚落,就听走廊里传来跑步的声音,我知道,是叶陌他们来了。

    他知道我有救兵后,一双黑眸更加幽深了些,右手兀的掐住我的脖子,让我喘不过气来,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的灵魂正慢慢抽离我的身体。

    “你居然找人对付我。”

    “咳......咳......”

    我被他掐的说不出话来,双手不停的拍打着他的手。只要他稍稍用点力,我的脖子可能就断了。

    霎那间,一道金光从门外飞进来,猛地打向他的后背,他闷哼一声放开了我。我的身体也顺势滑倒地上,扶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从死亡边缘回来的感觉,我不想再有第二次。

    他转身扫了一眼叶陌,眼里顿时充满了嗜血的恨意,而他阴冷的声音此时更是透漏着浓浓的杀意。

    “是你!”

    还不等我们反应过来,他怒吼一声,双眼猩红,十指的指甲暴长,束在脑后的长发瞬间松散下来,长长的披在身后。铺天盖地的黑气如同潮水翻涌席卷而来,身上涌动着令人为之颤抖的戾气。

    他的速度极快,一下就闪到叶陌身边,犹如黑曜石一般的长指甲直逼叶陌的心脏。

    叶陌身手也不差,还不等那只鬼的指甲贴上,叶陌原地一个闪身,就退到了客厅里,那只鬼紧随其后追了出去。

    大约过了三秒,客厅就响起打斗的声音,还有东西被摔碎的声音。

    我趁着这间隙的时间赶紧在这地上找叶陌给我的那个八角铜镜,只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掉哪去了呢?

    正思忖着,席娜跑过来不解的问我:“你在找什么?”

    “我在找叶陌给我的那面八角铜镜。”

    “咯,不是在电脑桌上吗?”

    我一下就呆了,不是掉地上了吗?怎么在电脑桌上?

    “你发什么愣,我们赶紧去帮叶陌!”客厅里突然没有了声音,席娜大喊。

    我和席娜拿上八方铜镜跑到客厅时,客厅里一片狼藉,叶陌和那只鬼都不见了。

    我的心里顿时不安起来,思绪也纷乱繁杂,可我现在顾不上这些,拉起席娜就往外跑。

    叶陌说过,他会把那只鬼引到郊区的空地上收了他,那里布了阵法,让那只鬼有去无回。

    我载着席娜开着她的四轮小轿车,一路狂奔,不知闯了多少个红灯后,终于到郊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