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是夏由希吗?”电话那头的声音有几分娘。

    “唔......是我,你......是?”我带着满脑子的疑惑问电话那头的人,我不记得我有e城的朋友,连同学都没有。

    “是我,叶陌。”

    听到叶陌这个名字,我就像见到亲人一样,鼻子一酸,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军......军师大人!我好像摊上麻烦了。”我哭着说,我清楚的记得,以前聊天时他告诉过我,他懂点对付鬼怪那方面的东西。

    有点希望苗头是好的,虽然那只鬼说了,只要我帮他完成心愿就放过我,但是,谁特喵的愿意天天和一只鬼那啥,而且是一只变/tai鬼,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你别急,我知道了,先把你的地址发给我,我现在就买票过去。”

    有了希望,宜早不宜迟,我匆匆挂电话将小区地址发给了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叶陌的到来。

    叶陌所在的e城离我这个城市不算远,200多公里吧,他坐高铁一会儿就能到了。

    起床时,席娜眯着眼指着白花花身子上的吻痕问我:“他昨晚不是没来吗?怎么这草莓好像比昨天还多。”

    我......我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顾头不顾尾,总是把这么羞耻的东西忘记挡了。

    “你看错了吧,昨天就这么多的,我进去洗澡了。”说完,我一溜烟儿钻进卫生间里,把门反锁起来。

    镜子里的我,脸色憔悴不堪,没有一丝血色,双唇被咬破,白花花的身子上一个接一个的吻痕。

    我靠在墙壁上,抬头望着天花板,努力睁开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可眼泪还是依旧掉个不停。

    为什么这种倒霉事偏偏被我遇到,我究竟是哪辈子得罪过这位祖宗啊,所以这辈子来报复我。

    半晌,我终于哭够了,抬手抹掉脸上的泪水。

    “夏由希,别哭,哭不能解决问题,眼下最重要的,是想办法除了那只鬼,以后还要嫁人的,不能被那只鬼给毁了。”

    一遍遍给自己做心理暗示,忍着身下难以言喻的疼痛,我终于打开花洒,为自己洗了个干干净净的澡。

    临近中午,叶陌给我来电话说已经到小区门口了,我二话不说披上外套就往门口奔去,生怕把这棵救命稻草给错过了,出门的时候席娜还调侃了我一番。

    我一路火急火燎的跑到门口,就看见马路对面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他穿着一件韩版的运动外套,头戴棒球帽,手里还拉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头发染成奶奶灰的颜色,看起来痞帅痞帅的。

    我愣了一下,这真是那个整天自称老夫的叶陌吗?

    较好的脸型配上浓重的眉毛,高挺的鼻梁和优雅的唇形,这长相,怎么看也不输现在那些人气高的小鲜肉呀!

    在我发呆之际,他已经来到我身边了,倚着行李箱的拉杆挑着眉对我一脸坏笑,额头上的几缕刘海不经意间松散下来,给他又增添了几分慵懒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