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书白无恙

    魂渡幽瑾长

    故梦瑜临至

    此生割阴阳

    ———致·白瑾瑜

    所有的文学中,为了描述浓烈的希望,必定要先铺垫最深层的黑暗,生活亦是如此。

    “出来。”他冷笑一声,此时他的眼里却不掩嘲讽之意。

    出去?难道是嫌房间小,他舒展不开?莫非他是个重口味的鬼。

    想到这里,我的身体猛然的颤抖着,脸上苍白无比。

    “你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想要我放过你,就要提供你的身体,不然,即使你死了,你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他看着迟迟不肯挪动脚步的我,突然冷笑一声,吓得我身子又是一抖,他真的不适合笑,笑起来更加残忍无比。

    “我......我不会....不会忘记。”我啜泣的回应着,步子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客厅内,他坐在沙发上,长长的玄色锦袍被解开,露出结实的胸膛,唇角还挂着那抹冷笑。

    “你现在该知道怎么做?”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任由眼泪顺着我的下巴,如同溪水一样不断落下,细白的手指脱了自己的衣服,才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双手紧紧的攥着,死死的咬着下唇。

    “我....我朋友....她.....”

    “她没事!”他的眼里闪过一抹不耐烦的神情,只是一瞬间,便又恢复了以往的寒冷。

    我以为他会在沙发上将我......,然而,并不是我想的这样。只见他大手一挥,原本极具轻奢主义风格的客厅忽然变成了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房间四周都用大红色的绸缎装饰,大红的喜字,燃烧着的红烛,就连那绣花的绸缎被面上都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早生贵子”之意,竟铺成了一圈圈的心形。

    这......这是古代的婚房吧?做那种事还得来这种地方?果然是个变/tai。想到这里,我吞了吞口水,长这么大,我连个正常男人都没碰过,现在居然要和一个变/tai色/gui做那种事,光是想想浑身鸡皮疙瘩就能掉一地。

    忽然,我被他抱起丢到了那张大红的喜床上,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欺身压在我身上了。

    “嗯……”下身猛地被侵入,没有的丝毫的温柔。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痛,痛到极致的痛。

    这一夜,我被折腾的不轻,全无温柔,简直就是一头野兽在泄欲。

    我不知道他做了多久,早晨,我是被席娜叫醒的,身体酸疼的厉害,头也很痛,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一点也不想起来。

    “昨晚我怎么就睡着了?”席娜坐在床上,挠挠头满脸疑惑地问我。

    那我怎么说?我该告诉她是那个se/鬼把你弄睡着的吗?那她岂不是要气死。

    席娜拍拍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了,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昨晚他来了没有?”

    我努力扯出一抹浅笑,对她说:“没有....大概是怕这些符纸,所以他进不来。”

    我答应那个se/鬼的事,不能让席娜知道,否则她会去找他拼命的。

    有个席娜这样对我这么好的朋友,我应该是上辈子拯救银河系了。

    ‘如果爱忘了,泪不想落下......‘

    直至一段熟悉的手机铃声大作,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回过神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来电显示是个不认识的外地号码。我皱着眉头,眯着眼看着来电号码,会是谁呢?大约三秒,我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划过接听。

    “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