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娜觉得就这点东西不够,于是又向他要了辟邪的桃木剑,三样东西加起来花了近一万块,我的心疼得像割我肉一样。但一想到被鬼缠身的我活不过7天了,顿时也就释然了。

    走之前,那个中年男人再三叮嘱我,和那个鬼好好谈谈,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心愿未了,能动口就尽量不动手。

    听他这话里的意思,我顿时没有底气了。

    回到公寓,我和席娜按照中年男人的吩咐把整个房子都贴好符纸,桃木剑压枕头底下。至于那几个五帝钱,我当然握手里的,没个东西拿着防身我怕我会没开始谈判就被吓尿裤子了。

    席娜非要留下来陪我,她怕我一个人应付不了。最后犟不过她,就只好让她留下来了。

    我和她一起躺在床上,睁着眼数着时间,好不容易熬到十二点了,眼皮都在打架,那个鬼也没有来。

    当我以为他今晚不会来的时候,卧室里的温度骤然下降,身体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我知道,他来了。

    我转过头叫着身旁的席娜,不管我怎么叫,她都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我转过头,发现他赫然出现在我眼前。

    “你.....你.....你怎么....怎么进来的。”因为恐惧,话都不会说了。同时,我将握在手里的五帝钱扔向他,但是.....怎么没有任何效果?是他太强还是我遇到骗子了?

    “哼~就凭这些,你以为拦得住我吗?”他冷冷的说着,眼神冰冷凌厉,仿佛要将我射穿。

    我身形一颤,五帝钱不行那就试试桃木剑,只是一瞬间,手猛地向枕头底下伸去,拿出桃木剑对着他,口齿不清的说着:“你你....你别过来,你有什么心愿未了...你可以告诉我,我替你完成。”

    中年男人说了,一般鬼存在这个世界上,是因为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只要帮他完成他的心意,他自然就会离去。

    下巴猛地被抬起,甚至能听到我下巴传来‘咯咯’的声音,只感觉,下巴都快被他捏碎。

    “呵~心愿?好啊,我告诉你我的心愿,你帮我完成了,我就放过你。”他的声音冰冷刺骨,眼神中还带着不加隐藏的恨意。

    我被吓得打了个寒颤,像个等待被处决的犯人,害怕又无助。

    而他看我的眼神,为什么会带着恨......

    他似乎看出了我眼中的恐惧,放开了我的下巴,只是......脸上的寒意更浓。

    “怀上我的子嗣,这就是我的心愿。”他依旧冷冷的说着,嘴角勾起的弧度却不见半分笑意......

    what?鬼也能和人生孩子?那生出来的是人还鬼?关键是,看他的眼神应该是恨我的呀,可为什么还要让我怀他的孩子?

    虽然我想不通也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但我是害怕的,不敢问他为什么。

    许久,我未作答,房间变得越来越冰冷,我冻得牙齿开始打架,我知道,他生气了。

    我心里害怕极了,哇的一声就哭了,金豆子不要钱似的滚下来。

    “我答应你,你别杀我。”

    求生是人的本能,在面临危险的时候,这种意识是最强烈的。

    话音刚落,房间里恢复正常,借着月光,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长相却是无可挑剔的。棱角分明的脸,漆黑而深邃的双眸,眉峰似刀,鼻梁挺翘,双唇削薄,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一种王者的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