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我精神出现问题了,也许是我对那个男人一见钟情。在我昏迷的时候,我还做了一场梦,一场关于我昏迷前见到的那个男人的梦。

    梦境熟悉到,就好像我已经嫁过他一次一样。

    梦里,这是一场古式的传统婚礼,他穿着喜服骑着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但表情却是冰冰的,像个死人脸没有一丝表情,更没有一丝喜气。

    我坐在喜轿里,心里暗暗窃喜,想用手去挡住嘴偷笑,却发现,我根本就动不了,不管我怎么晃动,我的身子依旧坐在原地,不曾移动分毫。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动不了?而且结婚,为什么不盖红盖头?

    这时,一阵凉风吹了过来,吹起了轿帘。我透过缝隙看到,走在花轿身侧的女子,脸色纸白,纸白的脸颊上涂着两抹胭脂红,这更加衬托出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纸人。

    我吓得心头一颤,当即尖叫,可这身子却没有发出声,这是什么情况?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跃动着,节奏越来越快,好像随时都会破膛而出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花轿停了下来,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起身,在那个纸人媒婆的牵引下走出了花轿。这时,我才看清,迎亲的这些人都是纸人,并且全都没有脚,他们穿的也不是大红色的喜服,而是黑色的丧服。

    脸上湿湿的,我这才发现我吓的眼泪都出来了,除了身体我不能控制,我原来是可以哭的。

    他站在一座古代房子的大门口,微微侧目,冰冷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纸人媒婆牵着我走近后,他见我哭了,目光忽然冰如刀刃,浑身上下都透着恨不得将我凌迟的愤恨。

    我吓得又是一颤,他虽然没有说话,但我也能明白他的意思,于是立刻收住眼泪。

    他伸出白得可怕却修长的手握着由两条红绸子两端绑成的花球牵着我走。

    走了许久,前面出现亮光,这时我才看清,这里是一个灵堂。在灵堂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七八尊棺材,棺材的最中间有一个香案,香案上摆放着龙凤红烛。

    这哪里是古式婚礼啊,这分明就是结冥婚。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尊棺材?

    “请族众出棺!”一个尖细的嗓子突然大喊一声。

    原本静悄悄的灵堂响起了‘咯吱咯吱’指甲抓棺材的声音,我仔细一听,这些声音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吓得我心里不停地哆嗦。

    那些棺材盖突然被打开,一只只枯瘦如柴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然后爬出来几具古尸,他们有男有女,肌肤干瘪瘪的,眼眶深陷,眼球就那么突兀的钉在脸上,看向我的眼神,都是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

    同时,他们伸出双手集体向我走来,嘴里不断鬼叫着。

    “啊~”

    我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出租屋,但这并没有给我带来安全感,反而让我更加恐惧、害怕。

    因为,我的床边,居然坐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