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我将目光聚集在电梯楼层显示器上,显示器里不断地跳着楼层数字。

    4、5、6.......

    那一抹阴冷一直在我脖子上徘徊,久久不肯散去,我害怕的冷汗一直不停地冒着,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此时我是害怕的,恐惧的。

    人在感知到危险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跑,我也不例外,我一下子冲到电梯开门按钮那里,发疯似的按着开门键和楼层键,然而电梯并没有因为我乱按而停下来,仍在不断上升着,我心里‘咯噔’一下,我能跑去哪里?

    电梯还在运行着,电梯里的阴冷越来越重,心里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当即哭了出来,我一边不死心的按着按键,一边惊恐的回头看着身后。

    “救命啊~”

    我大声呼喊着,希望保安室里的人在监控里看到会赶来救我,遇到鬼这种事,能有什么好下场,不死也残。

    在电梯里的这两分钟,是我目前的人生中最难熬的两分钟,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吃了缓慢剂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缓慢地运行着。

    按理说,只是进电梯后觉得有一抹阴冷跟着我而已,我没理由这么害怕的。

    可早晨的经历历历在目,让我的神经变得莫名的敏感起来,一点点风吹草动我都觉得有鬼。

    ‘叮’电梯到目标楼层的提示声响起,电梯门缓缓被打开,我以为电梯外面等着我的......是无休无止的黑暗和鬼怪。

    可当电梯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我愣住了,整个人如重释放,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的我身体向后一倒就瘫在了电梯里。

    外面等着等坐电梯的人赶忙跑到我的身边扶起我:“美女,你没事吧?”

    我现在是懵逼状态,整个人像傻了一样,只知道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任由别人怎么叫,我都像没听到一般。

    “是不舒服吗?”没有等到我的回答,那个人又开口问了一遍。

    ......

    “喂!”

    我被他这突然尖锐起来的声音吓得浑身一激灵,‘啊’的大叫一声,这才回过神来。

    “美女,你没事吧?”见我回过神来,那人又开口道。电梯在他进来后就自动关闭了,然后一直朝我原先按的18楼上升着,说话间,电梯门再次被打开,18楼到了。

    “我没事。”扔下这么一句话,我像做贼心虚一样,迅速逃离现场。

    从电梯出来,我就像后面有追兵似的一路狂奔到自家门口,掏出裙子口袋里的钥匙慌忙地开着门。

    由于太过急躁,钥匙总是对不进钥匙槽里,我不由得更急躁了。

    好不容易打开门,我‘嗖’的一下就钻进去,在关好房门的那一瞬间,我整个身体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背靠着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在脑海里不断的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管怎么想,我都不认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想着想着,眼皮好重,头好晕,好想睡,在意识消失殆尽前,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男人出现在我面前,他穿着一身及地的长袍,长长的头发被高高束起,露出好看的美人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