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宇大厦地处b市的黄金地段,而那一整栋楼都是我实习的这家公司的。睿宇对职员要求非常高,尽管如此每年依旧有很多人削尖了脑袋想进来,可睿宇是什么地方?岂是随便一个人想来就能来的地方吗?

    不过话说回来,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这不是去公司的路,难道是司机知道我要迟到了所以带我抄近路吗?

    想到这里,我不自觉的轻笑一声,这年头还是好人多的,等下了车得好好谢谢司机才是。

    车又行驶了大约五分钟左右,周围的建筑物也越来越少,四周开始荒凉,这时我才发觉不对劲。我用力拉着车把手,想开门逃跑,却不曾想司机早已从里面将车门锁住,不管我如何用力都打不开。一想到那些女的上了出租车然后被jian/杀的新闻,我的心一下跳到了嗓子眼,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这时,车内突然响起一阵诡异的笑声,吓得我不寒而栗。

    我抹了一把眼泪,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向前方驾驶位置的司机,通过后视镜,我清楚地看到司机的脸逐渐变成青色,双眸散发出绿色光芒,他在笑,笑得让我毛骨悚然。

    难道是鬼,卧槽,我刚打算写灵异小说就遇到这么刺激的事情,这一瞬间我真的被吓蒙了,连打开门的力气都没有,瘫软在椅子上,双手抱着头不敢再看。

    那个司机,不,应该是那个鬼见我吓成这样,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突然,笑声嘎然停止,我抬头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却看到司机的头缓缓的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他的嘴被撑得老大,一股青烟从里面冒了出来,渐渐幻化成一个人的形状。

    随着体型越来越清晰,我看到.......这个鬼竟然有两个头。

    一个头向我侧目,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脸上的脸皮一层层的脱落着。

    我吓得又是一颤,别过头才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玻璃窗上,此时正挂着一颗脑袋。那张脸被压得稀巴烂全是腐肉,眼珠都爆出来了,舌头扁扁的吊在半空,脸上的腐肉一下下蠕动着,呕,我恶心得顿时吐了出来。

    “桀桀~你看她真胆小哦~桀桀……”尖细的笑声伴随说话声响起,吓得我又是一颤。我用手死死握住嘴,不让自己叫出声,再抬头时,那个满脸腐肉的头已经飞回身体上了。

    他们共用一个身体,两个脑袋就这么歪着长在一个脖子上。

    另一个脑袋看向我的时候,眼睛里放射出的,是那种饥饿许久的狼见到猎物时所表现出来的贪婪。

    “她一定很好吃......桀桀~”

    “啊~!”我也不知道那一瞬间为什么胆子这么大,我拼命的拉着车门,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

    “这张脸也不错~桀桀~”

    尖细的话音刚落,那颗带着腐肉的脑袋瞬间又出现在玻璃窗上,咧着嘴对我笑着,脸上的虫且随着脸部动作滚落下来,掉在我的手上、胳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