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笑痛得魂魄欲裂!只觉得骨髓都要炸了,而他打出的符,也在同时爆出一片奔腾白芒!席卷住了他和东方月。

    “啊——”

    “不——”

    同一时刻!现场所有东方家随扈,当然也没有一个幸免的!全部都被朱雀烈火焚中,那些本来就重伤濒死的四阶天赋者,当场被烧成了灰烬。

    那些半死不活的五阶天赋者,也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就没有然后的也死了,一大片的人马,全死完了。

    没一个活口!死得前赴后继,黄泉路上伴儿多。

    “……”

    看得叶千璃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她一直知道容墨很强,可是她不知道,没召唤来朱雀神的容墨,本身的实力也强得令人发指!

    八个五阶天赋者,八个四阶天赋者,其中有两个还是五阶巅峰的天赋者,居然就这么全部死完了。

    那两个五阶巅峰天赋者的实力,应该等同于紫太师和玄武大供奉,而她打这两人!打得那叫一个要死要活,可他打一群,打得那是风轻云淡。

    这差距,叶千璃……

    偏偏容墨这时候还要清声阐明道:“都是神火,知道你的九天玄火,还有多大发展空间了么?”

    叶千璃:“……”她被打击到了,她决定不跟容墨说话三天,太过分了!有这么打击人的吗?她好歹也算他的救命恩人吧。

    不过打击了叶千璃的容墨,对自己也很不满意的皱了皱眉,“刚恢复,速度还是太慢了,被跑了两个。”

    叶千璃:“……”这事她感知到了,因为刚才席卷了东方兄妹的气息,乃是神纹的气息!而且应该是五阶神纹。

    五阶神纹的力量,都被容墨的神火洞穿,并伤人!哪怕东方兄妹没死在这里,叶千璃也并不觉得他们会活得有多好。

    因为容墨的火太可怕了!被他这种火力烧伤重创,只怕一般的丹药、医师都无法救治,下场多半也是死,只是没有当场死而已。

    不过……

    “他们身上居然带有刻好的五阶神纹,怎么办到的?”叶千璃对这一点更好奇,也很在意。

    因为她是神纹师,她自己就很明白,想要把铭刻好的神纹保留,除非她本人一直操控着,否则根本办不到啊。

    “一种秘术,神纹师本身不俗,再加上符纸特殊,自然就可以。”容墨却不甚在意的解释道。

    “那这种符纸和技术,你有吗?”叶千璃下意识追问道。

    “没有。”

    “……”叶千璃无语凝噎,她还以为他回答得这么不在意,是有大把啊!结果居然没有……

    “还疼不疼。”容墨收拾完碍眼的人,这会已蹲回叶千璃身边,看她一身伤虽在愈合了,但满身的血,依然刺得他有些呼吸不顺。

    “疼。”叶千璃却伸出两只手,一脸“我很疼,要抱抱”的模样,看得容墨眼角直抽抽,但到底是如了她的愿,把她抱上身来。

    叶千璃顿时笑得贼贼的抱住他的颈,却才看到自己几乎破成条、全是血的烂衣服,不由汗颜的缩回手。

    “现在缩回去,还有意义?”容墨却挑声道,听得刚看到他素来一尘不染的锦衣,也都被她染红了的叶千璃,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

    容墨却微微俯身,将一张无可挑剔的俊脸,放大在了她眼前,以至于她呼吸里嗅到的,她自己那腥腥的血息,都被他扑来的清雪气息冲得一干二净。

    “……”叶千璃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下颚却被轻挑了起来,便和那双凑近来的暗眸四目相对了。

    依然是那么深不见底,凝得叶千璃依然有种一不小心,就要被吸纳了魂魄的心悸、心惊感,以至于她下意识就怂的垂下眼帘。

    “看着我。”容墨却霸道的不让她垂眸,还亲了她的眼儿一口,亲得她又怂又悸的小心脏,真的跳得好快好快!压都压不住。

    “殿下,……”叶千璃觉得随着自己的心跳加速,她的身体都在发热,感觉各处伤口更是有点火辣辣的刺疼,明明都愈合了的!

    她这身伤看似惨烈,其实还好,都是外伤,毕竟被她结束了性命的玄武大供奉,无法提供“后续力量支援”,所以那片声势恐怖的轰杀,其实余势很弱,她受的只是皮外伤。

    这点容墨也知道,可当他轻抚着她身上这些伤口时,眸色依然越来越暗,暗得“被迫”看他的叶千璃,又想怂回去的垂下眼帘了。

    可她刚要垂下眼帘,容墨就叫她,“叶千璃。”

    听得她眼睫毛一颤,立即打起精神来看着他,仿佛被惊到的小豹子,看得容墨暗极的眸里,自然而然的掠过一抹柔意。

    “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容墨轻声问道。

    “啊?”叶千璃一头雾水,一片迷茫。

    “仔细想想。”容墨却接着说道,那原本轻抚着她手臂上伤口的手,这会已揽在她的腰肢上,顺势也摸到了她腰上的伤。

    “噗,痒痒……”叶千璃顿时腰肢一颤,本能躲缩,但却被容墨紧紧摁住,根本不容她躲闪一份。

    叶千璃躲不得,却敏感的感觉到,容墨修长的指,正轻轻的摩挲过她的伤痕,带起一阵让她心悸的酥麻感,让她浑身更热……

    而容墨的手偏偏还在抚完她腰上的伤痕后,顺而其上的抚上她小腹的伤,然后越来越上,上得她脸全红了。

    “殿……殿下……”叶千璃声音发颤,整个人都软成了无骨小章鱼,软软的趴在容墨怀里。

    “想到没有?”容墨依然清冷的声音,却还撩在她耳边问道,不见她回答,他的指尖还恶意的一捏,“嗯?”

    “啊——”叶千璃惊声一呼,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双手更是下意识紧抓住他的背,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不行了,美太子好无耻。

    可与此同时呢,她又觉身上一重,她……

    她已经被放在了地上,而容墨就压在她身上,他那罪恶的手分明也还在犯罪现场,他就这么凝着她,那深邃的眸里有无尽的暗涌,在向她席卷而来!狷狂、汹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