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之前开场就在的人,都立即联想到了,那会子诸位考官的脸色,似乎都非常的难看!如此一来,舞弊只怕确实有。ωヤノ亅丶メ....

    面对明显来自玄武王朝的质疑,面对广大师生、新生家长的质疑,老朱再次开口了,并且依然掷地有声——

    “对,没错,测试台在开场前半个时辰,已经先送了一名新生进考核场,那个新生便是本届唯一的特招生,并且也是我天才学府有特招生史一来,第一次只招一名特招生。”

    此话说完,老朱还不怕事情搞大的冷冷说道:“我知道你们想说公平,但在我天才学府,秉持的公平一直是——天才即公平。

    我天才学府,一直秉持的是因材施教原则,你有多天才!你得到的资源就有多少,所以有天地玄黄班之分,所以这叫天才学府,而不是公平学府。”

    “……”

    老朱这番话说完,现场再次安静了,并且是特别安静的那种,哪怕是有闹事迹象的玄武七王子等人,明显也安静了下来。

    “既然你们要马上知道结果,老夫也不怕当场宣布!”而与此同时呢,老朱却已再次开口了。

    他还朝叶千璃招了招手道:“叶千璃,你过来。”

    众人的目光,因此都聚焦到了叶千璃身上,自然也发现了,这位就是那最后踩点登场的人。

    那么,叫她作甚?

    不对!她叫叶千璃?!

    “她,就是本届特招生,也是那个早半个时辰进考核场的人,你们是否想问,既然早进半个时辰,为何最后一个出来?”老朱冷扫向现场的人,尤其盯了盯玄武七王子。

    他这人,最烦外界势力!非要用各种手段,试图插足影响天才学府的规矩,影响这片让天才们,好好成长的土地。

    “知道她拿了多少分么?一千零一。”老朱说,现场的很多人闻言,下意识就在算所谓的“一千零一分”,这得是完成多少任务。

    “她早进半个时辰,并在那半个时辰内,拿下了考核场内的第一个满分!我问她,为什么不出来,她说还不够。然后她拿下了前十个拿分点,那时候才开场不到两个时辰。

    而在后面的十个时辰里!没有一个新生,能拿到满分,她呢?又拿了四百零一分?我就问你们,你们哪个蠢货,想要和她比?敢和她比?”老朱又说。

    “……”

    这次,全场更静了!简直静得不能再静了,谁都知道天才学府的特招生,意味着天才中的天才!妖孽中的妖孽。

    可是叶千璃的成绩,彻底粉碎了人们以往对妖孽的定义。

    如果说,她提前进了半个时辰,是她作弊了!那么后面的呢?十大拿分点被横扫了,还不够!最后的十个时辰里,在失去了先机的最后十个时辰里,她还拿了四百零一分……

    什么概念?

    这是什么概念?

    想不明白?没关系。

    那就想想在没有十大拿分点后,除叶千璃外,没有一个人拿到满分的情况来对比,那么……谁还能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差距。

    这就是意味着!真正的天才,你给她先机,她能横扫!你没有给她先机,她照样能横扫!这就是终极天才。

    “你们没人能和她比,所以不要跟她讲公平,那是自取其辱。”老朱掷地有声的最后这句话,可把还站在台上的新生们,打击得那叫一个体无完肤。

    “叶千璃,我谨代表天才学府,欢迎你。”

    “欢迎你!”

    而此时此刻呢,包括老朱在内的七大考官,已全都对叶千璃表达了服气的欢迎,哪怕他们最初的时候,也都对这个特招生充满了质疑!也认为她的成绩存在舞弊嫌疑。

    可是现在……

    这样的特招生!来一打,他们也愿意给这一打,一个个“舞弊”。

    容墨说的没错,她是特招生叶千璃,学府那些无关紧要的规矩,都不是为限制天才而设定的。

    “谢谢。”面对七大考官的欢迎和肯定,叶千璃自己却是有点惊讶的,她还以为她的成绩会存在很大争议,没想到居然是全票通过?

    虽然容墨没说什么,但他肯定不会反对。

    所以叶千璃很惊讶,不过心下又了然了,难怪天才学府能以一学府之力,几乎纵横在这四象大陆上,其影响力还不弱于各大王朝。

    人家天才学府,单看这几位考官,就知道是个集了很多不寻常人在内的,一个神奇的学府!

    这一刻,叶千璃对天才学府很有好感,也很期待进去学府之后的学习生涯,她想应该会很不错。

    不过……

    “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学府还是很复杂的,等你入学了,你就会明白。”老朱笑了笑的拍拍叶千璃的肩膀,似是在提醒她。

    这个的提醒意义,叶千璃此刻还不能体会,但当她成为天才学府的学员时,站在天才学府的新生席上时,她明白了。

    不过那已是三天后的事情了,事先容墨也提醒过她,还特别指明说:“等你成为新生时,天才学府有个惯例,会让老学员和新生切磋,你要小心。”

    “七王子会下场?”叶千璃自那天后也问过容墨,那个敢于质疑老朱的勇气者是谁,她得到的答案就是——仇人之一!还是头号仇人。

    “应不会。”

    “你怎么知道?”叶千璃这就好奇了,既然老学员可以和新生切磋,那这么好的机会那个七王子不会自己上?

    “自持身份。”

    “你也是?”叶千璃笑眯眯看着容墨问,她一早知道这家伙肯定不会下场,也一早觉得他就是端着,在他看来登场切磋什么的太无聊,无异于耍猴给人看吧。

    可惜她就是得上场耍,谁叫她需要这耍猴机会呢!

    不过面对叶千璃的调侃,容墨却连一个眼神都没回应给她,倒是给了她一份文卷,“大王子也许会上,这是他资料。”

    “大王子?”叶千璃展开文卷一看,眼前就掉了几根黑线下来,道:“不是吧,他一个五年级的老大爷,还好意思上台?”

    “我是希望他会为你上台。”容墨说。

    叶千璃:“……”她感受到了来自美太子的恶意,因为她将他和玄武七王子作比,她可能会因此被虐!

    容墨却又挑出一份文卷,并明显慎重的说:“你需格外小心的,是此人。”

    ------题外话------

    ps:嗷~本座今天上书城pk,打滚卖萌求推荐票票昂昂昂~【再次说明,推荐票票不要钱,企鹅用户人人都有,每天你都有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