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得就在古佛国遗址中的人,都有种难言的脊背发寒感,也让不少原本还在寻宝中的人,纷纷都从各佛窟内走出,才看到了天穹上诡异的“佛子”。

    “这……”

    “怎么回事?”不明真相的很多人都是一脸茫然,因为此刻的“佛子”给他们的感觉忒诡异。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当化成佛子的老活佛把话撂完后,那弥散在万佛门上空的魔纹,它们竟如渔网般!从空中堕下来了!?这……

    不等诸方之人反应过来,他们就悚然的看到!这些渔网般的魔纹,它们在堕下时!被它们笼罩到的山峦和佛窟壁就、就——

    就“嗤”的一声!被炼出一层黑烟的,化作一卷卷黑色魔能,汇聚向了天穹上的“佛子”,钻入了他的体内!?

    而这一幕意味着什么?很多人都在愕然中明白到,这就意味着“佛子”的放话,不是夸大其词,他是真的有能力炼化万佛门!并炼化他们这些人。

    “佛子”!

    他居然真的有这能能耐?!

    “怎么可能!?他怎能?”诸势力的人都惊呆了,毕竟万佛门可是古佛国的遗址啊!这里的一切都坚固无比,连当年的魔乱,都无法对这些佛窟造成毁灭性损害。

    而今,这区区的“佛子”居然可以!?这让所有人都有些无法理解,可事实又如此真实的发生了。

    “不对!他不是佛子了,听声音更像是老活佛。”倒是德川社的末绸比较冷静的察觉到了这一点,她也心中有谱的知道,他们这些进万佛门的人,恐怕都落入了算计之中。

    看来老活佛之邪恶!远在他们德川社调查出的程度之上,他居然要将万佛门炼化不说,还要将此间各势力的人一起炼化。

    “那现在怎么办?”珞珈南就真的慌了,毕竟他们没什么时间了,魔纹现在正在炼化那些最高的山峦佛窟,速度还非常的快!怕是马上就会炼化到他们这些人了。

    就算是躲到最低洼的地方,照这速度看来,迟则半个时辰!快则一刻钟,他们也全都要完了好么!

    这……

    早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珞珈南发誓!他打死也不进这万佛门,这不是送人头么!?还是那种无法反抗的送人头。

    “完了……”

    而珞珈南的想法,也是各势力很多强者的想法,在老活佛彰显的力量之下,他们根本就提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老活佛化成的佛子连万佛门的山峦!佛窟都能炼化,何况他们区区神台境修炼者?他们在他眼里,恐怕都是嫩豆腐吧。

    这么一想,各势力的人就更绝望了!

    就连末绸都脸色难看的盯着不断迫近的死亡,根本不知道怎么反抗,拆解魔纹?她还真没这项能力,摧毁魔纹?这么多,她又该从哪里下手?

    为今之计……

    “……”末绸就把目光看向了总窟,她知道如果他们还想活命,他们最后的希望就是里面的人身上。

    而末绸的眼神,也让所有濒临绝望,不知该如何反抗的诸势之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总窟。

    一时间……

    “对!还有容郎君和容夫人,他们肯定会有办法的。”

    “不错!他们的小儿也进来了,他们不可能坐以待毙。”

    “是啊!是啊!而且刚才那老活佛不是说了,是他们毁了他的肉身么?始作俑者是他们啊,他们怎么能不出来御敌?”

    ……

    各势力的人在议论的同时!纷纷就冉起了希冀的盯着总窟,有些人还朝里面吼了,他们有些是出于崇拜,有些却是出于迁怒。

    毕竟这会不少人都反应过来的想到,是容墨和叶千璃招惹的老活佛啊!不是他们啊,他们明显是被牵连的好么!

    “出来!”

    “对!快出来,你们招来的老活佛,怎么当期了缩头乌龟?!”

    “滚出来——”

    本就对叶千璃一行人霸占了太多传承,而心有不满的妖域、珞珈城部分强者,都在情急之下口不择言的吼了起来。

    听得末绸正有些担心!

    “……”

    弥在总窟入口的异蓝光网,却已在此时无声的散去了,从内散出的神魔强压!就如一只只巨手,当场掐住了正在爆吼的人,掐得他们的吼声全都齐刷刷的噎住了。

    “!”

    无数强者就瞪大了一双眼的看到,正从总窟们出来了的!叶千璃、容墨、小容逸和胖金龙,以及冥暗和摩西。

    哪怕此刻的摩西没带面具,但末绸却已瞳孔一缩的盯着他说,“魔、魔宗主!你……你怎么在这儿?!”

    身为德川社的核心人物,那些不能对外传播的内部消息,她自然能一手获得,所以她知道摩西的真面。

    “什么?”珞珈南等人就震愕的盯着摩西,又看了看末绸,都知道后者所言应该属实,可这魔宗主长得未免太年轻俊俏了!?

    这和以往的丑鬼魔宗宗主,感觉相去甚远啊!?

    可这显然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叶千璃一行人一出来,原本闭目在炼化万佛门的“佛子”,他就睁开了一双黑暗的眸。

    “嗡!嗡……”

    弥漫了整片古佛国遗址的魔纹,也都拉起警戒般的严阵以待起来!可见老活佛对这一帮人,还是非常的忌惮。

    可忌惮归忌惮,他的炼化速度却一点都没减!那些魔纹都已经压到了,距离诸人只有百来丈高的地方,就要压临总窟之顶了。

    看得末绸忙压下震惊的说道,“魔宗主,容夫人,容郎君,现情况已十分危急,不知你等可有脱险之策?我德川社等人愿听从调遣,绝无二话。”

    “我道宗人也愿!”道宗的人也脸忙表态。

    听得珞珈城和妖域的人,下意识也要跟着表态了,然而他们还没开口,老活佛就慈悲出声道,“其实老衲也不是非要炼化所有人才可,只要容郎君和容夫人愿将容小郎君奉上,老衲立即敞开万佛门,放诸位出去。”

    这番话老活佛是通过魔纹在散播,所以诸方之人都听得到!关键是……

    “此言当真!?”不远处就有神纹宗的强者,他们已再聚而来的呼问道。

    “自然,老衲从不打诳语。”老活佛就万分慈悲的承诺道,听得珞珈城和妖域的部分人,就本能的看向了小容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