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敢和本家主说话!”叶无方更是厉斥道,望月城和之前的事暂且不说,只说他那空空如也的府库!他就窝火得不行。

    要知道!他可是向德川社高价买了不少东西,才让偌大的叶家得以先维持,否则发不出修炼资源的叶府,更丢人。

    堂堂深渊叶氏!在天界扎根无数万载的深渊叶氏,居然穷到发不出府内的修炼资源,这得多穷?当然是穷得叮当响了。

    “欸,叶家主你怎么说话呢?本城主可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好好跟你打招呼来着,你这也太没气度了。”叶千璃就指责道。

    “略略略……”某只小小豹更甚,他还朝叶无方做鬼脸,吐舌头,鄙视他!

    看得道渊实在没忍住,当场就“噗”的一声笑出声了,然后他赶紧准过头去的说,“别管我,你们继续聊天,噗……”要笑死他了,这个小鬼精。

    “……”而被小儿鄙夷的叶无方,那自然是脸色都要黑炸了,偏他无法将他叶府府库被盗空一事说出来,让天下皆知。

    可他不说,叶千璃却要说的一拍手掌道,“哦!我知道了,听闻您那府库被盗空了,您该不是怀疑那是我做的吧?冤枉啊!”

    “哗——”四周原本就在围观热闹的人闻言,顿时就哗然而起,只觉得这消息超级劲爆了!

    不过好事者的哗然声才炸起!天梵城上下却“铛”的一声,响起了绵远而沉厚的悠扬钟声。

    “铛——”

    佛宗功德钟之音!就在时隔四天后,再次响彻了天梵城,让天梵城上下再次大受震动,又只觉得愕然无比。

    “怎么功德钟又响了?今年佛宗这功德钟,未免响得太过频繁,有点儿戏了吧?”有些强者就忍不住发出了质疑。

    然而——

    “阁下有所不知!佛宗这一道钟声,乃是微深渊叶氏的叶天骄而响,据德川社消息说明,叶天骄已和神剑圣渊大圆满融合,成为天界最为年少!却已肉身成圣的超级天才。”

    “还有这事!?”

    “阁下居然不知,也太孤陋寡闻了。”

    ……

    四方的议论声,就在功德钟响彻天梵城时,庞杂的散入了叶千璃的耳中,听得她倒也是才知道,原来叶天骄肉身成圣了。

    这么大的事冥暗居然没有禀报?看来冥暗多半也是知道,她也肉身成圣了,所以他觉得这消息对于她来说已经可有可无。

    而在这片悠扬的功德声中,圣珐的声音就徐徐响起道,“都说佛宗的功德钟有灵,能感知到踏入天梵城的不凡之处,自响起钟声来相迎,果然名不虚传。”

    “不错,它定是感知到了天骄的剑息。”叶无方等人叶家人的脸色,这会自然都好了不少。

    只可惜,功德钟的声音才发起,这才刚响了一会!余韵还没散遍天梵城的每一个角楼,情况就不对了。

    “吼——”

    有一道超峥嵘的狼嚎声,忽然就从深渊叶氏和圣家之人的身后,突兀震空的吼了出来!这还没完。

    “吼——”

    “嗷呜——,……”

    一道道气势铿锵,超级整齐的狼嚎声,就在同一时刻!纷纷响应而起的嚎了起来,霎时间——

    “吼——”

    整座天梵城就被狠厉的狼嚎声遍布,什么功德钟的钟声!当场就被盖过了,全城上下都被一片狼威称霸!

    这……

    “……”|

    等深渊叶氏和圣家的人回头时,就毫无意外的看到了!刚从传送阵出来的叶无极和道圣一行。

    至于这浩浩汤汤!磅礴霸道的狼嚎声,那自然是来自雪狼王,以及它带领的雪狼精锐军团了。

    一万头雪狼族最精锐的战狼!它们齐齐在雪狼王的带领下仰空长啸,那阵容自然是非比寻常的了。

    别说功德钟已经响了一会了,就算是功德钟这会才敲响!那也未必能碾得过人家这狼嚎声。

    关键是人家雪狼王和叶无极,还完全没有一点又踩了人家深渊叶氏,甚至圣家的觉悟,尤其是叶无极!

    他这会还老眉毛一皱的说,“怎么又碰到这些人?道宗主,你就不能挑个吉时?真是晦气。”

    “噗……”道渊这就实在忍不住的捂嘴笑了!你说你把人家都踩了,你还觉得晦气?难道觉得晦气的不应该是深渊叶氏的人吗?

    看看他们的脸色,那都黑成什么样了!您老爷子还这么无辜,真的好么?真是……干得漂亮啊!

    可这还没完……

    “老爷子说的是,怪本宗主没选好时辰,应该早些来的了。”道圣还很“耿直”的承认了错误。

    “噗哈哈哈……”道渊就喷笑出声了,他以前怎么没觉得,他师兄这么坏心眼呢?这是要把叶无方他们气死啊!

    不过这会的圣珐脸色也不大好,他就开声叫道,“圣儿。”

    “姥爷,别来无恙。”道圣就露出一副刚发现圣珐的样子,并朝他拱手拜道,却是没有上前,也是让圣珐的脸色愈发难看了几分。

    可圣珐也知道,道圣是记恨他之前的劈晕一事,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招呼了圣家的人,也勉为其难的叫上叶无方离开。

    叶无方也没拒绝,他深知再呆下去,多半还是自取其辱,还是早早离开的好,这一家子毕竟就是疯子。

    可他们要走!叶千璃就挡住道,“欸!别急着走呀,上次娇小姐把我堵在传送阵前,给我下了赌书,我觉得按礼尚往来的规矩,今儿既然这么巧碰上了,也应该赌一把。”

    “你想赌什么?”叶无方就冷声问道。

    “天秀榜第一,我若上了,深渊叶氏把北方占月城等六座城池给我;我若没上,你我恩怨一笔勾销,我以后不找你们麻烦就是。”叶千璃就施施然说道。

    “呵!”叶崇德就实在忍不住的冷笑了一声,并道,“叶千璃!你这空手套白狼的主意,倒是打得妙极了。”

    “过奖、过奖了,比您们的深渊计划还是逊色了,逊色了啊。”叶千璃就浅笑道,一脸的谦逊。

    激得叶崇德就黑脸道,“你想要北方六城可以!老朽可以应你,但你若输了,老朽要你自裁!你可敢赌。”

    “父亲……”叶老六就像阻止。

    可惜叶千璃已经打断他的接话道,“这当然是可以,不过我要是赢了!就会要了你孙子的命。”

    而这话说到最后!叶千璃杀机不掩,挑衅看着叶崇德,也挑衅看着圣珐,“你们!输得起么?”

    ------题外话------

    ps:已经回国啦,今天要转机和专车回家了【回酒店太晚了,更新迟了一些,辛苦等更的宝宝了,还是建议白天看,么么哒(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