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韵更是当场就驳斥了叶千璃,她还振振有词道,“旁的暂且不说,但你叶千璃与我女儿娇娇的赌约,乃是看谁能被紫苑天尊收为徒,可你并没有被收为徒。”

    这话本没错,叶千璃和叶天骄的赌约,确实是以紫苑天尊的最终收徒结果来定,但是——

    “叶家主也这般认为?”叶千璃就问叶无方。

    叶无方:“……”

    他当然知道,叶千璃这是要给她自己,和她爷爷先出一口恶气,她所言也不是要他深渊叶氏履行赌约!她说的是“若深渊叶氏有诚意”。

    “千璃姑……”深渊叶氏有族老就想从旁说上一句。

    但叶无方已开口道,“来人,速去请九小姐来。”

    “夫君!”道韵的脸色当场就变了。

    可叶天骄已握住她的手,让她不要说话。

    道韵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几分,她不解的看着叶天骄,就为了讨好这个小贱人,她的夫君和长子,便要牺牲她的女儿?可那也是他们的女儿、妹妹啊!

    但不管道韵怎么想,叶天娇还是被从秘密之地带来了,她来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在看到父亲、母亲和长兄都在时,才松了一口气的上前拜见。

    “娇娇,过来,到母亲这儿来。”道韵就让叶天娇过去,她不同意!绝不同意这些人牺牲她的女儿。

    但叶天骄却道,“妹妹,去向叶千璃道歉,请她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与你计较。”

    “哥哥?”叶天娇却有点懵,为什么让她给那小贱人道歉?她才不要!她为什么要道歉?她又没错。

    “听你哥哥的,去。”可叶无方也这么说道。

    “父亲?”叶天娇这就更懵了,她就本能的看向道韵,而道韵倒是不想她去,可她也只能朝叶天娇点点头。

    道韵虽有些糊涂,但她也有小聪明,她自然知道这爷俩的意图,他们无非是想让那小贱人“不能下手”,想要她女儿先装可怜。

    可叶天娇显然没有意会,她还愕然道,“不!我不去!我并没有错,凭什么要和这罪裔之后道歉!”

    “娇娇!”叶无方的脸色就变了。

    “难道我说的有错吗?”叶天娇却还不知死的指着叶千璃道,“哪怕她身上没有罪裔的气息,可她就是!我身为深渊叶氏嫡支正统的嫡小姐,凭什么给她一个下贱之人道歉?”

    而她这样的一番话说出来,知道内情的人全都摇了摇头,看过能作死的!真没看过这么能作死的了。

    就连圣珐都听不下去的看向了别处,只觉得这个曾外孙女是被道韵养歪了,可惜了一身还算可以的天赋。

    也因着大佬们,以及深渊叶氏的人都不说话了,主宴厅就在叶天娇的话说完后,陷入了一片奇异的寂静中。

    “啪,啪,啪……”叶千璃就在此刻鼓起掌来了,她还笑看着雄赳赳气昂昂!宛若一只无知斗鸡的叶天娇。

    “你笑什么?你……”

    “当然是笑你天真可爱了。”叶千璃笑不含温的说罢,她就站起身的走向叶天娇,看得后者下意识要退。

    可她才要退!叶千璃已叱道,“跪下。”

    霎时间!不等场内大佬们反应过来,叶天娇已经“扑通”跪地了,她只觉得身体似被灌了铅,沉重得只能跪下。

    “我……”叶天娇还试图站起来!但她根本不能。

    连叶崇德都反抗不了的血脉镇压!她区区叶天娇自然更不能,所以不管她怎么挣扎,她都只能跪趴着。

    而叶千璃,她就走在叶天娇跟前,并扫看向宴桌上的深渊叶氏之人,一字一句的说道,“到底我叶千璃这一脉是嫡支正统!还是你们这些废物是嫡支正统,还不够明显么?”

    “你……”叶崇华差点就站了起来!这个死丫头找死。

    但叶崇德摁住了他,并且在叶崇德的老眸里!只有满满的震骇之色。

    叶崇德本以为,离开了古之深渊,叶千璃的血脉优势就不会那么明显,现在看来……恐怕未必!

    那么,她要是在这里上演一次!在深渊边上的血脉镇压能耐,他们深渊叶氏就彻底颜面扫地了。

    不过有些个族老的脑子,可能并不是特别的清醒,还忍不住的从旁说道,“千璃姑娘既已获得了该有的尊重,有何苦咄咄相逼?”

    “你奈我何?”叶千璃就反问。

    “……”那族老就不说话了,只觉得他就是在自取其辱,再说下去,可能会让深渊叶氏愈发耻辱。

    倒是叶无方当机立断的说道:“娇娇,自废修为吧,这是你应付出的代价,休要再多言了。”

    “我、我不……父亲,你、你为什么不救我,父亲……”叶天娇还不明白,不明白这里有她这么多的亲人,为什么没人能帮帮她,就任由这个小贱人欺负她?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叶天娇不明白!她感到了恐惧和绝望。

    “给你三息的时间,自己废修为,自己喊是废物三声,否则就是我动手了,我动手的话,可能会很血腥。”叶千璃就轻声的说。

    “你……”道韵听到这里还想说“你敢”!但叶天骄拉住了她。

    可叶天娇却听到了道韵的声音,她想求救道韵!但叶无方的声音,却在此刻冷漠而决绝的说道,“娇娇,你若不自废修为履行承诺,为父便只能将你逐出家门,判为罪裔。”

    “父,亲……”叶天娇真懵了。

    “废!”叶无方就冷然斥道。

    叶天娇脸色大变,但她……

    不等她反应过来!

    “啊——”

    只觉丹田一痛的她就惨叫了一声,因为叶无方已暗中施力的!拍碎了她的丹田,有修炼气息顿从他体内肆意散出,叶天娇废。

    叶天娇废了……

    “来人,把九小姐请下去。”叶无方还当即下令道,同时他已眸色沉沉的看着叶千璃说道,“小女痛晕了,千璃姑娘不会太苛求吧。”

    “当然。”叶千璃就点点头的说,“本姑娘不会再和一个废物计较,叶家主自废爱女的气魄,也让本姑娘看到了叶家主的诚意,那么……”

    话说到这里的叶千璃顿了一顿,她就笑看着叶无方说道,“那么本姑娘要叶家主将冰雪城、东郭城、望月城作为赔礼,割让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