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叶氏上下听令!杀了此子,不死不休。”叶崇德的声音就在此时决然令下道,只是他这令声才出。

    “咔擦!”

    冯源天尊就捏碎了一块玉牌,而这块玉牌一碎!距离他们有千里远的传送阵,就“轰”然爆开了。

    也是把其余各势力的大佬都吓了一大跳,毕竟冯源天尊可是说过,这阵法沟通着叶府,一旦被引爆!那叶府就会坍塌,大家要一起完了啊。

    这……

    难道得跳进深渊里了?可深渊里面有深渊暗狼啊!而且,他们想跳都不行,因为容墨开在深渊之上的天门,还稳稳的敞开着呢。

    这……

    “社长,怎么办?”红小刀就有点慌了,他也还不想死啊!他更不相信他容师兄会想死,可是现在这情况怎么搞?

    别说红小刀不知道,被他问的德云忠也不知道好么!他只能一把扯上红小刀,赶紧先腾飞上空再说。

    “嗖!嗖……”

    其余势力的大佬也都不约而同的闪空飞起了,不过那圣珐天尊却没有动!?可不等诸大佬们细细思量。

    “轰隆隆——”

    有砰然炸世的阵法狂能,已如山洪暴发般!毫不含糊的从那阵法之内,贯涌而出了!声势惊人得很。

    看得诸大佬都是一阵眼抽,不过……

    “不对!没全爆。”紫苑天尊却有所发现的判断道,只是他这话才说完,这片滚滚如山洪的能量爆潮,已浩浩汤汤的贯冲向了叶氏阵营。

    如此一来……

    “分阵速散!”叶崇德就立即下令道,他本人也卷护住一部分叶氏成员,直朝高空遁闪而去!

    叶老六和其余三位圣者也纷纷效仿,倒是没有被狂冲而出的能量狂潮,给中伤到自家的人。

    不过这波爆裂的阵法洪潮确实很强横!若非叶崇德等人反应快,深渊叶氏的强者团也没有慌,肯定会被瞬杀掉不少人。

    毕竟就连原本佁然不动的圣珐,他最终也挟了道圣、道渊,以及叶天骄和道韵,仗剑腾空了。

    “轰隆隆——”

    滚滚的爆潮卷带着浩浩烟尘,如长龙一般!从阵法所在之地,直冲向古之深渊,最终湮灭在诡异的天门里。

    而在这个过程中……

    “冯源天尊和那容小郎君呢?”紫苑天尊就发现,这俩没有腾空啊!那这俩哪里去了?这天门也一直没散,人肯定是还活着。

    难不成那容墨又要阴人了?

    这想法不仅紫苑天尊有,所有飞空的大佬也都是这么的,深渊叶氏的人更是警惕十足!就怕再被阴了。

    “那小公子是谁?”而这会的圣珐才抽空问道,同样是觉得心惊不已!尽管他的修为比叶盛乾强很多,但他直觉刚才被灌入叶盛乾体内的诡异力量,也能摧毁他的圣者肉身。

    那蓝光……

    太诡异!

    给他一种特别危险之感!可那小子的修为他虽看不真切,但他的肉身境界,最多就是神台境,还是低阶神台。

    可那力量!还有他的速度和身法,以及隐蔽气息的能力,简直鬼神莫测!这种人,圣珐表示,他也很忌惮。

    尤其是在看不见他的情况下,更是心慌难免!所以他也在找人呢,结果……

    “在那里!还在那里!他们没走。”紫苑天尊倒是最先发现了,在能量狂潮中巍然不动的冯源天尊和容墨。

    但有一层淡蓝异光,已将他们笼罩住了,那些冲刷过异蓝光罩的阵法狂潮,全都被“齑灭”,根本没伤到人家主仆二人。

    “咳咳……”

    而容墨这会还在咳血,帕子都换了几条了,看得冯源天尊急得不行,毕竟容墨已经咳太多血了!

    “少主,您这是……”冯源天尊不由急扣上容墨的手腕,却没发现他伤得有多重,不过是体虚力竭,却不知为什么老咳血。

    再这样咳下去,会死人的吧?

    冯源天尊很担心,但他也很震撼!尽管他这少主磕死叶盛乾的代价似乎不小,但叶盛乾确实死了啊!还死得毫无反抗之力。

    果然他们天门的门主级人物,都是常人所理解不了的妖孽!曾经被记载在册的门主是,现在的少门主也是,忒牛了好么!

    天尊排名第六的叶盛乾,说搞死就搞死!敢问他们这位少主,还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恐怕没有了,只有他不想办的。

    可是……

    “您就不能再等等?圣珐天尊都来了,咱们也许不用打,也能全身而退。”冯源天尊也是操碎了心。

    这情况一直好好的!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怎么这少主说搞死!就搞死人家叶盛乾了呢?

    现在好了,肯定是不死不休了!叶盛乾那毕竟是叶家的族祖,把他都杀了,还能怎么谈?谈不了了啊!

    而这会总算咳完了的容墨,他才应了一声道,“不能。”

    冯源天尊顿时满头“……”,他就忍不住的问,“属下看您这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怎么就非得杀叶盛乾?”

    冯源天尊觉得吧,他这少主总体来说,还是不任性的那种,比较能审时度势,也知道利用自身优势。

    杀叶盛乾肯定有必须杀的理由!不然早杀了,何须等到圣珐天尊来了,才在那圣珐天尊面前杀?

    难道少主和圣珐天尊有仇,故意要扫圣珐天尊面子?

    冯源天尊猜不到,容墨也没回答,他只是再拿出一方帕子,把他收在手心里的银发,都放进去的包起来。

    然后……

    冯源天尊就有点明白了,不过他已经是满头“瀑汗”,满脑门“黑线”了好么!感情他这少主有恋发癖?

    那叶盛乾就因为断了他这少主几根头发,就断送了性命?

    嗯呃呃……

    冯源天尊只能给容墨竖起一根大拇指!您牛您牛,大佬大佬!……

    不过在冯源天尊明白真相时,叶崇德已率深渊叶氏的强者,团团将他们主仆二人包围住了。

    同一时刻——

    “哇!哇……”

    在深渊之下的某小只,他就从梦中惊醒的趴了起来!他见到他爹吐血了,还有好多好凶的人围着他爹。

    可这会子的叶千璃却在闭关状态了,她趁着弑天狼去找肉身的空档,也坐下来调息修炼了,而此时!她正好发现了,被暗主“掳”进来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