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圣一切的猜测!都在容墨的一声“嗯”中,化为了果然如此的惊涛骇浪,骇得除了叶千璃外,另外三个大人都懵了。

    “啊!”没得吃的小小豹子就叫了,还怒拍了道渊惊呆了的手,催促他喂快点,他饿、饿、饿呢。

    道渊才赶紧继续喂饭,不过道碑山上,天碑哪儿却又传出了龙啸声!震铄天地,也是让叶千璃拍了一下脑门的问,“殿下,大黑龙到底是什么?”

    “怎么了?”容墨不解反问。

    叶千璃就把胖金龙的事说了一下,容墨的脸色就微沉了沉,看得叶千璃有些忐忑的问,“不会是打不过的吧,打不过的话,天碑不能让胖胖进去吧。”

    “龙帝叔叔确实很强。”容墨只能说,他也是没想到,胖金龙会挑战龙帝,而且它写的是大黑龙,居然还能对得上号?也是匪夷所思。

    “什么龙帝?”道渊却听不明白,但道圣和盲老却有所猜测,尽管这个世界没有什么龙帝的传说。

    但传闻天门的门主身边,就有一尊强大黑龙追随,所以……龙帝叔叔,这确实就对上号了啊!

    不过等等!这辈分有些奇怪,传说中的天门门主,那得是几万几亿岁的人了吧,这还叫叔?

    等等,等等……

    不等盲老和道圣脑洞大开,不知何时已醒来的冯源天尊,他已走近在诸人跟前了,还愈发恭敬的朝容墨一拜道,“少主。”

    这……

    道圣有些惊恐的看了容墨一眼,暗道这青年的爹,难道是几亿岁的老怪物?不是吧,不能吧?不对吧……

    “坐吧。”容墨就示意冯源天尊坐下。

    道圣师兄弟已连忙起身拜了冯源天尊,人家毕竟是天尊,是德高望重的强大长辈!连盲老都起拜了一礼。

    等冯源天尊谦和的回完礼,容墨就给他介绍了叶千璃说,“这是我妻子,叶千璃。”

    听得冯源立即站起身,并朝叶千璃恭敬拜道,“少主母。”

    “冯老客气了。”叶千璃本来不好意思承人家长辈这么大的礼,容墨却非拉着她不让躲,她就只能承下了。

    而后容墨才和冯源说了叶无极的事,冯源这才知道,他们天门这位少主和深渊叶氏的纠葛缘何而起。

    “查明肯定没问题,可不需救走么?”冯源就问。

    “你若能救,则救。”容墨却道,言外之意就是,如果无法确保能救得万无一失,一定不要打草惊蛇。

    冯源听得明白,便点头应道,“少主放心,老朽明白。”

    “还有一只纯白、碧眼小猫,你一起查查看。”容墨还说,好歹是没忘记小白喵,这要是小白喵在这儿,估计要被感动很久,不枉它当了这么久的“喵姨母”。

    “少主放心,那老朽这就去深渊城,等候少主和少主母。”冯源也是利索的人,说定就要去行动了。

    “我道宗在深渊城也有些眼线,如若需要,冯天尊可随时差遣,这是联系密令。”道圣这时却忽插说了一句,还交出了道宗在深渊城的暗线。

    此举可谓是一种“投诚”,这是彻头彻尾要帮叶千璃一家了,但道圣一点没犹豫!他懂得雪中送炭最珍贵,锦上添花无多用的道理。

    而道宗这么多年布在深渊城的眼线,自然绝非寻常的雪中送炭!所以叶千璃已起身拜谢道,“多谢道宗主。”

    “千璃姑娘客气了。”道圣绵和应道,他这也只是在给道宗筑基,他相信这一家子值得他这样的相助。

    于是冯源就带着道宗的支持,去调用天门蛰伏的人,开始了调查、营救叶无极的全盘计划!

    盲老则在冯源天尊离去后,才开口说道,“看来容太子早有安排,那老朽的那点安排,也许倒不中用了,不过还是要说一下。”

    “老师请说。”叶千璃就接话道。

    “当日炼器切磋,不仅阵道的人会聚集,丹道、器道者都会聚集,毕竟这几道都有共通的课题——神纹。

    所以,当世最强神纹大能——紫苑天尊也会去,我本想让千璃你拜他为师,让他向深渊城施压。”盲老说明道。

    听得道渊就赞说道,“紫苑天尊精通丹、阵、器三道,是名气实力都在冯源天尊之上的大能,其下门客成千上万,影响力很大,盲老这计划不错。”

    “不错,紫苑天尊也曾放话,要在本次九势炼器切磋中,选取衣钵弟子,传授毕生绝学。”道圣也附说了一句。

    “但这也有风险,紫苑天尊未必会帮忙,这一切要取决于千璃的天赋能否打动他,且就算真的可以,老师也无法保证,他就一定会帮忙,毕竟那是深渊叶氏。”盲老也坦言道。

    这只能说是一个赌局,成功率或许渺茫,但至少有希望!可那会的盲老并不知道,容墨还有天门少主的身份,此子仿佛是到哪儿都能开启一个新身份,还都很牛。

    不过……

    “我还是要争取,毕竟如果这位天尊肯帮忙,我们的胜算会更大,对吧?”叶千璃就看向容墨问道。

    “嗯。”容墨点头,并说:“若有两位天尊,完全可以强攻叶府,一明一暗,必能把人救出来。”

    “可别!叶府若被强攻,叶老六肯定不会无动于衷,而且深渊叶氏可不仅仅只有一位圣者,只是说常年坐镇的,就有一位圣者!”道渊连忙就说明道,心肝都被吓得直“噗噗跳”。

    “不错,强攻还是不可取,深渊叶氏在天界发展了这么多年,枝繁叶茂、根深蒂固,要撼动很难,只能智取!硬碰硬,绝讨不着好。”道圣也从旁说道。

    盲老也点了点头,让叶千璃刚有点激动的心又沉了下去,容墨就握住她的手,并轻声承诺道,“一定能救出爷爷。”

    听得叶千璃却反手握住他发凉的手掌,并十分认真的说道,“我们也不能有事,都要好好的。”

    她是想救爷爷,但她不想他搏命,她很贪心,她希望一切都顺利,一家子能好好的团聚,不要缺了哪一个人。

    “嗯。”容墨也明了的点了点头。

    叶千璃就往他肩膀上靠,又伸手去抱还在吃饭饭的小小豹子,同时在设想一个事,如果……

    如果她把深渊力量,绵绵不断的外放出来的话。

    深渊城,会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