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太虚帝喘上一口气,女帝已催动口诀,直接引爆了小阵!这就让太虚帝颇有些目瞪口呆,不过他马上就觉得干得漂亮!

    毕竟如此一来,太阴魔修恐怕就永远出不来了!将要被永封在龙山里了。那天龙帝也是,这招!依然够狠。

    只是呢……

    “轰!”

    随着阵法被摧爆的力量散出,有可怕的诡异气息!就如泄洪般,要不受控制的宣泄出来了,这就让太虚帝脸色微变了一变。

    “走。”女帝倒是当机立断的,一把扯上太虚帝的朝外头闪去了,那速度还不是一般的快!

    可被拉着走的太虚帝却问,“你知道路么?这路如此复杂,那太阴魔修之前还明显绕路了。”

    “原路返回,没问题。”女帝回应间,也不拉着太虚帝了,她之前拉着这个人,不过是因为这货还有用,她才拉他一把。

    不过她才松手,太虚帝却反手拉上她!这让女帝眉头顿蹙,太虚帝却将她拉入另外一条道的说,“那还是跟着本帝走吧。”

    “你……”

    “别忘了,本帝对光天生敏感,要怎么进来,本帝不在行,但要怎么出去,本帝拿手。”太虚帝简说了一下,已带着女帝迅转了几道。

    女帝也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不过她料想着,在这种逃亡时刻,太虚帝不可能会拿他自己的性命做忽悠。

    而他们这两大帝的速度,也真不是说说而已,从诡异小阵法被引爆开始,只用了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

    “唰!”太虚帝就带着女帝,猛从他们原先进入的崖洞中,直接闪空而出了!且就在他们闪出的同时——

    “砰——”

    那诡异的阵法力量,就如井喷般!猛迸出狂暴的能量,直接摧毁了一大片悬崖,瞬炸出一串儿的烟云。

    “轰隆隆——”

    暴乱的炸响!巨大的动静,自然是引来无数人的迅速围观!也引来了陈虞之等昆仑驻军的密切注意。

    “嗖!”

    阳神更是在动静发出的一刹那间,就猛从临时帝帐内,爆冲而出的闪到了现场,因为他最清楚女帝干什么去了!

    所以他直觉这动静和女帝有关,可他在闪空而来的瞬间,他所看到的就是!被太虚帝牵着手腕的女帝。

    这……

    虽然只是牵着手腕,看样子还并非女帝主动,她只是被动的被牵,但这也足以让阳神懵了一下。

    毕竟女帝这样的人,就是想要强牵她的手腕,那也不是简单能办到的事,虽然太虚帝真的比较强。

    可是……

    “女帝!?”

    “女帝?!”

    而在阳神发懵的同时,后续闪来的廖婆婆、陈虞之两人,也是被他们看到的这一幕,惊呆了好一会。

    “呃……”

    其后围观而来的厌火帝,也眼神特别亮的!似充满了八卦的,盯着女帝和太虚帝那“牵着”的手,脑中顿冒出无数个问号。

    敢问谁能告诉他,之前说回了太虚境的太虚帝,他怎么还在这儿!?这也就算了,他怎么还和女帝手牵手了!?

    这俩难不成有什么“隐”情!?

    难道不仅太虚太子要娶昆仑公主,太虚帝也要娶回女帝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

    啊呸!现在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事的时候,现在的关键还是这俩怎么在这儿!后头的大爆炸又是怎么回事!?

    厌火帝强行扭转了他自己的关注点,目光就从那“手牵手”上,转移到了后方的乱爆,而他这一看过去,他就又懵了!

    因为……

    “轰——”

    随着滚滚的阵法能量不断炸出,太阴魔修的身影,以及天龙帝惨烈的龙躯,也都在同时被“炸”了出来。

    尽管这俩一出现,就瞬间消失了!但厌火帝的脑子已有点转不过来了,因为他看到了太阴魔修!

    毕竟太阴魔修当时虽然自爆了,但大家都基本能肯定他还没死,而他虽被逼离了升龙台了,但似乎没有被淘汰啊!

    可既然没有被淘汰,那他怎么就出来了!?难道那会大家都没觉察清楚,其实他在自爆的同时,就被淘汰了?

    不!

    绝对没有。

    每个被淘汰出来的人,都会引发龙山规则力量,那是传送他们的力量,但太阴魔修“消失”那会,并没有出现那力量。

    所以太阴魔修根本不是被淘汰出来的,他……

    “这帮人!这帮人……”厌火帝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他怀疑这三个大帝,忽然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们可能进了龙山废墟!?

    这种事,如果是放在以前,厌火帝万万不敢这么想!也绝对无法想到这一茬,但因为有太阴魔修的出现,他下意识就这么想了。

    毕竟太阴魔修既不是被传送出来的!那他就肯定是有别的办法出来,既然有别的办法出龙山,那自然就有别的办法进龙山,不是么!?

    念及此……

    厌火帝看着眼前这两大帝的眼神,顿时就变得十分莫测起来,他觉得他的推测基本属实了,尤其是……

    “砰隆隆……”

    随着这片暴乱的阵法力量不断碾出,厌火帝还隐隐感知到了!一些属于龙山的人皇气息,和神秘的升龙台气息。

    而与此同时呢!

    “砰!”

    九境废墟的上空,也就是龙山所在位置的上方,那些缓缓流注入龙山的碎光,还明显炸动了一下,仿佛是被波及到了。

    这毫无疑问的!是在肯定厌火帝的猜测,让他愈发笃定!这几个人,其实就是从龙山出来的了。

    可厌火帝才这么想着,四周的惊哗声,却已纷乱吼起来道,“这气息!这气息怎么感觉是气运的气息,它散出来了!它居然流散出来了。”

    “这!快!快吸啊——”

    “这……”

    全场这会都能感知到,因着那碎光的陡然一炸,似有气运之力在从中流散而出,不少人因而都激动无比的!赶紧掠上去抢汲气运之力了。

    这就让早已抽回自己手的女帝!脸色顿沉了下去,她是万万没想到因着这一炸,那本该属于她女儿和女婿的气运之力,居然直接散了出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