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衣!”

    太虚长公主立即爆出诸强防御,同时一脸阴森的盯着叶千璃,那目光宛若淬了毒,非常的怨恶。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毕竟她刚才可以说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如果她再努力一下,也许就有可能觉醒黄帝血脉了,然而!

    这一切都被叶千璃说毁就毁了,这简直就是把她从天上,推到了尘埃里!她如何能不怨,不憎恶?!

    但叶千璃根本不在意,若非金缕衣的防御确实了得,太阴魔修也已回援了,她不介意整残了太虚长公主,这个长公主留着迟早是个祸害。

    不过太虚长公主虽然没有被整残,但她在接下来一天的淬体里,已经再也没有那种可觉醒黄帝血脉的机缘了。

    是以……

    “真是完美了,这样恶毒又阴险的人,就是不能让她如愿。”宫明澈这就放心了,因为他并不觉得,太虚长公主还能走到第六关。

    毕竟在觉醒不了黄帝血脉后,太虚长公主在龙雕上的状态,可以说非常的惨烈!她能坚持下来已去掉了大半条命,根本不可能再闯关。

    当然了,如果太阴魔修还有全新的魔丹,那又另当别说,而事实是!他真的有,并且再次给了太虚长公主。

    一时间……

    眼瞅着天虚长公主又恢复了的场外诸强,都有种古怪的念头,“这太阴魔修,不会是真看上太虚长公主了吧?”

    “呃……那么丑,虽然可能会痊愈,可是……换你,你不会总想到她那缺一半的样子?我肯定会。”

    “人家是魔修能一样么?人家在意的是实力吧,而且太虚长公主也是有影响力的人,和她在一起,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呃……”

    诸强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说也许魔修的脑子,和他们正常人想的,就是不太一样吧。

    而随着太阴魔修的魔丹再次支援而出,太虚长公主再次痊愈后,第五关的淬骨一关,已落幕。

    场内一时寂静无声,仿佛都在修整中,而场外的人也没怎么议论,但大家都知道!第六关开始,一切只会更精彩。

    毕竟往年闯关最牛的女帝,可是连第六关都没坚持完,不过场内那四人!诸强敢肯定,有三人绝对能坚持到落幕。

    那么在第六关结束后,是否也会有气运反馈!?那或者是别的反馈?!好期待……

    ……

    可这诸方强者期待中的第六关,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忽然在某个时候就降临了,大家“苦等”了六天,第六关都还没有开始。

    “看来第六关不会特别提前,女帝那一届,可是有七天的修整时候,这次可能也有。”忘尘笑就推断道。

    宫明澈也赞同道,“有这种可能,毕竟第六关不好闯,女帝当年那么强,在第六关都只坚持了一天,就被刷下来了。”

    而两人的猜测,也是诸强和诸帝的推测,大家因而倒是稍放松了一下,只留意着场内的情况,没有再全神贯注的盯着了。

    倒是场内的太虚长公主因为“恢复”得快,这会已下意识怨毒的盯着,正在休整中的叶千璃。

    如果有可能,她大概会出手杀了叶千璃!可惜她知道,她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哪怕对方只是个六阶巅峰的天赋者。

    这种感觉让她的眼神变得愈发怨毒!本来她也有机会这么强,但却被破坏了,可恶!可恶……

    倒是若有所感的叶千璃,就在睁眼的一瞬间,施施然挑衅道,“有胆就上,光盯着算怎么回事?”

    “你……”太虚长公主有点要炸起来了!但太阴魔修已发声道,“别那么幼稚,被人一挑就炸。”

    太虚长公主:“……”她承认她是有些失去理智了,只是她这一路承受的实在太多,让她无法再保持一贯的必胜心性。

    毕竟无论是阴崇桑,还是廖宗明,可都是后来居上的超越了她!叶千璃更是以比她低了三阶的修为,碾压着她。

    在这样的一重重打击下,太虚长公主哪怕再自命不凡,再自信强大!她也稳不住了,怎么稳?

    这就让察觉得出她心境不对的太阴魔修,直接说道,“我淘汰你出局吧,你需要出去静心了。”他本就是看重太虚长公主够狠!够坚韧的心性。

    但在黄帝血脉的觉醒机会被打散后,他发现太虚长公主的心态已经崩了,根本不能再帮他,反而可能会成为累赘。

    然而——

    “再给我一次机会!”太虚长公主却说,而她所说的机会,自然是报仇的机会!她知道,太阴魔修肯定会在第六关里,对那两人出手。

    而她,一定要报复昆仑公主!她要废了昆仑公主,天之骄女?天赋超绝?呵,做梦去吧,她要将之全踩在尘埃里。

    以报复黄帝血脉被打散一事!你让我堕入尘埃,我便要你堕入地狱,万劫不复!昆仑公主……

    而她这样的心态,倒是让太阴魔修在犹豫了一下后,就留下了人,因为他知道,仇恨也是最好的激进情绪。

    如此一来,太虚长公主就被留下来了,可昆仑境的人还来不及遗憾、担心!他们就忽然看到——

    “小公主离开龙雕了,这……”宫明澈眼瞅着叶千璃“唰”的一下,掠到了附近的容墨哪儿去,就、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俩……

    别人闯关闯得要死要活,他们一个两个的!还时不时擅离原席,看起来还是为了谈情说爱,看得……

    好气哦!

    人比人气死人了,想当年他宫明澈,可是在第二关就被刷下来了!也是要生不死的,结果小公主和那位太子,嗳……

    不过还是很想看!移不开眼。

    于是在很多人的密切关注下,大家看到的就是!擅离龙雕的昆仑公主,这会已捧起了太虚太子的脸,这……

    “哇!又要亲了吗?”诸强中的女修都特别激动的呼出声来了,但事实是!叶千璃并没有亲上去。

    她此刻只对容墨低声说道,“我就要帮你,让我试试。”这话她说得声音虽低,语气却极郑重,显然是在回应他之前说的,没有人能帮他。

    这就让本来也以为,她是专门跑过来亲他的容墨,心头刺刺的一缩再缩,他因而已抬手握住人儿的颈,把她整个人猛往下摁!……

    ------题外话------

    ps:下午的车,定了早上七点起,写个六千再出门~说起来,我真是个实诚人,就算要爆更,如非情况特殊,或者特别累了,也不敢轻易的缩减更新!哪怕有人建议我这么做。

    为此,我付出的代价,你们无法想象,从三月以来,为了存稿上架爆更,为了能稳住八千的更新,我除了去西藏做志愿和这次要去广州讲课,从未离开家门一步,这意味着逛街、看电影、聚餐嗨、都与我无关。

    除了最近的世界杯,我几乎就是码字、吃饭、睡觉、想剧情……造成的结果就是乳腺出问题,不过应该是小问题,等爆更完了,再抽空去医院看。

    苦吗?我不觉得苦,因为我爱狂医爱你们,我愿付出,但……为什么此刻眼有点酸呢……

    嗯,言归正传!求月票!求鸡血!【苦哈哈不是我,厚脸皮才是!哈哈哈~月票红包持续发放中~】